圣    山

 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

神因人全靠祂得救赎而受了荣耀

爱德华兹证道选

“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但你们得在耶稣基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1:29-31)。

那些接到使徒保罗这封书信的基督徒,他们所居的地方,是以人的智慧极其著称的,正如保罗在本章二十二节上说:“希利尼人求智慧。”哥林多离雅典不远,这雅典是历代以来世界最著名的哲理与学术的中心。所以保罗在这里向他们提到,神如何以福音摧毁了他们的智慧,使之归于乌有。有学问的希腊人和他们的大哲学家,靠他们的一切智慧,都未曾认识神,未能发现属神的事之真理。他们既竭尽精力,没有效果,神就乐意用他们当作愚拙的福音,来把祂自己启示出来。祂“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徒保罗在本处经文中告诉他们。神为何如此行:“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今将这些话分析如下:

一、在施行救赎的事上,神的目的乃是要使人不能自夸,而只夸耀神:“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

二、在救赎的作为中这目的的达成,乃是在于使人在这事上直接绝对依靠神,来得到诸般福分。这有以下的原因。

第一,他们所有的一切福分都是在基督里,且由基督而来。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堕落蒙救赎的人所有的福分,都包括在这四项中,再也没有比它们更好的了;但基督是我们这四项中的每项,而我们除非是在基督里面,就一项也没有。“神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在祂里面,我们就得着一切真实善良优美的悟性。智慧是希腊人所佩服的,但基督是世上的真光;只有借着基督,人心才有真智慧灌入。只有在基督里。而且只有靠着基督,我们才有公义。只有在祂里面,我们才能称义,罪得赦免,蒙神恩待看为义人。只有靠基督,我们才有圣洁。在基督里,我们才真有优美的心思和领悟。基督成为我们内心之义;这义也是祂赐给我们的。只有靠基督,我们才有救赎,得脱一切苦难,领受一切幸福与荣耀。因此我们靠为神的基督,才有一切的益处。

第二,我们必须依靠神,才能得到一切的益处,因为神将基督赐给我们,叫我们因基督而得这些益处;“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

第三,我们其所以能住在基督耶稣里,与祂有分,而且得以领受祂为我们所成就的那些福分,都是本乎神。那使我们向基督投降的信心,也是本乎神。

所以这节经文表明我们的依靠三位一体神的每一位,才能得到一切的益处。我们依靠神的儿子基督,因祂是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我们依靠圣父神,因祂将基督赐给我们,且使祂成为我们的这些福分。我们依靠圣灵。因我们得以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祂;圣灵赐我们在主里面的信心,借此我们才能接纳主,向祂投降。

   

兹将本经文的教理阐述如下:

神在救赎的作为上是因得赎者绝对完全依靠祂而得荣耀。兹分两节来说:第一节,得赎者是绝对完全依靠神,才能得着一切益处。第二节,神因此乃在救赎作为上受了荣耀。

第一节  得赎者是完全依靠神。按照救赎之工的性质与计划,得赎者都是完全地直接地依靠神。他们在凡事上依靠神,在各方面依靠神。

一个人依靠别人得福,和凡由耶稣基督得赎者靠神得福,有下列的几种方式:他们的一切福分,都是本乎神,借着神,且在神里面。既然神是最初因,而他们一切的福分都是从祂而来,所以也可说都是本乎神;神又为传达这福分的媒介,所以他们的一切福分都是借着神而有的;而且神即是那赋予人的福分之本身,所以,一切福分是在神里面。因此凡靠耶稣基督得赎者,在这些方面,都直接完全地依靠神来得到他们的一切。

第一,得赎者所有一切的福分都是本乎神。

神为一切福分的创造者。祂是福分的最初因;不仅如此,而且祂是独一真因。由于神,我们乃得有我们的救赎主。那为我们预备救主的,乃是神。耶稣基督不但在位格上是神,是神的独生子,而且就祂作我们的中保,而与我们发生关系来说,祂是由神而来,祂是神所给我们的恩赐:神拣选了祂,用膏膏了祂,差遣祂到世上来,并委派祂在世上所作成的工。神将救主赐给人也悦纳这救主。神赐给人类一个救赎者,祂也预备了得赎者。

基督得为我们所有,和我们得被带到基督面前,与祂联合,都是出于神。我们领受信心得以与祂订约,好在祂里面有分,也都是出于神。正如以弗所书(2:8)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我们得以实在领受基督所买来的一切福分,乃是出于神。那使人得蒙赦罪称义,免于下地狱的是神,祂在称人为义之后也以恩宠接纳他们。所以,那拯救我们脱离罪的辖制。使我们从罪污中得以洗净,且将我们从残缺中改变过来的,都是神。得赎者能以领受一切真的美善,智慧,与圣洁,都是出于神:一则因为那作成这些事的圣灵,乃是由神而来,出于神,且是有神所差遣的;二则因为圣灵本身即是神,靠着圣灵的运行,寓于心中,人乃得认识神和属神的事,并有圣洁的性情与一切恩典。虽然将恩典分给人,乃是借着工具,然而我们有这些恩典工具,乃是由于神,而使它们发生效力,也是由于神。我们得有圣洁,乃是出于神,因为圣经是神的话。我们得到典章,也是出于神,而它们的效力,也是靠祂的灵直接发生影响。传福音的,是奉神的差遣,他们所能承担的,也是出于神。所以哥林多后书(4:7)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因之,传道人的成功,完全地绝对地依靠神所赐的福分和效力。

(一)得赎者的一切都是出于神的恩典。

神将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全是由于祂的恩典。这恩典之伟大,可由恩赐之优美看出来。这恩赐真是无限宝贵,因为所赐的乃是无限宝贵的主基督,祂是无限光荣的,也是与神无限接近,为神所无限亲爱的。这恩典之伟大,也可由我们在基督里所得的福分看出来。我们所领受的福分,在两方面是无限量的:我们不仅得蒙拯救,脱离了无限的永苦,而且也领受永恒的快乐与荣耀。这恩典之伟大,也可由我们如何不配领受恩赐看出来。我们不但不配领受,而且应受神无限的处罚。这恩典之伟大,又可由神如何施恩看出来。祂屈尊虚己付了极大代价,使我们得以领受这恩赐。神使基督住在我们中间,使祂成为肉身,具有我们的本性,像我们一样软弱,只是没有罪。神不但使基督卑微受苦,而且被杀,作为我们灵魂的筵席。

    神赐我们这恩典,完全是白白的。神并没有义务须把它赐给我们。神很可以弃绝堕落的人类,如同祂弃绝堕落的天使一样。神赐这恩典,是在我们与神为敌,没有悔改以前;我们并未作什么事,配得这恩典。这恩典乃是由于神的爱。祂在我们身上,并看不出丝毫的美善,足以招致这恩典,祂也从未曾期望得报答。再者基督的恩惠赏赐给人,也全是由于恩典。那些蒙召成圣的人,只应将他们的被选,完全归于神善良的美意。神有至上权,祂要向谁施怜悯,就向谁施怜悯。

如今人较堕落以前更需要依靠神的恩典。他较堕落以前,更需要神白白的善良。那时他靠神的善良,来对完全的顺服施赏。因为神并不必将赏赐应许人。施与人。但如今我们更需要靠神的恩典;我们需要神施恩,不只是为得荣耀,也是为将我们从地狱和神的永远忿怒中拯救出来。按照第一次的约,我们需要靠神的善良,将义的赏赐施与我们;如今亦然,不过如今我们需要神白白至高的恩典,来赐与我们那义,赦免我们的罪,并将我们从罪债与无量的刑罚中释放出来。

我们如今不仅比在第一次的约以下,更需要依靠神的善良,而且也需要依靠神更大更奇妙白白的善良。我们如今更需要依靠神绝对至高的美意。我们在最初未堕落时的身分,原依靠神才有圣洁。那时我们的义是从祂而来。但在那时圣洁并不是像如今这样由神至高的美意所赐与。人被造时本是圣洁的,因为神将一切有理性者造成为圣洁的,那乃是适宜的。若神把任何有理性者造成为不圣洁的,那就有损于神的圣洁本性了。但如今神使堕落的人变为圣洁,就是由于神随己意施与白白的恩典;因为神如今若要永远拒绝堕落的人有圣洁,那是并无损于神的完全的。

我们不仅更需要依靠神的恩典,而且这种依靠也更为明显,因为我们的缺欠和无力,在堕落失败后,较之在犯罪堕落前,更为明显了。我们显然更需要依靠神来成圣,因为我们是先有罪,先完全败坏,然后才得着圣洁。所以这种效果的产生乃由神而来,也更为明显了。假如人向来是圣洁的而且素常如此,那么他的圣洁到底非属必然和非为固有的事实,就不是很明显的了。正因为我们原来应当被神憎恶,后来才蒙神宠爱,所以我们需要依靠神白施恩典并蒙神宠爱,乃是更明显的事了。正因为我们原是可怜的,后来才得到福分,所以我们需要靠神得福,乃是更明显的事了。正因为我们自己毫无功德(如果被造之物竟有什么功德可言的话),所以我们所得的,是神白白的恩赐,乃是更明显的事了。我们不只是毫无功德,而且是被无穷可憎的事所充满所败坏。正因为我们原是赤露的,无善可言,后来才具有诸般的善,所以我们的一切善都是由神而来,乃是更明显的事了。##

(二)我们所领受的一切,是由于神的能力。

我们常说,人得救,不只是由于神的恩典,也是由于祂奇妙的能力。神的大能从祂将罪人从罪孽和痛苦的深渊中领出,提高到圣洁和幸福的境界,显明出来了。以弗所书(1:19)说:“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

我们得救的每一步骤,都是靠着神的能力。我们靠神的能力来感化我们,使我们信仰耶稣基督,有新的人性。这乃是创造之工。正如哥林多后书(5:17)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以弗所书(2:10)也说:“我们是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堕落的人类不能达到真正的圣洁,除非是靠再造之功:你们要“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4:24)。这新人乃是从死里复活:“你们即受洗与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他一同复活,都因信那叫他从死里复活神的功用”(西2:12,13)。神这种能力的作为,较比创造天地,或叫死人复活,更是光荣,因其效果更为伟大奇妙。神使人重生所产生的圣洁和快乐的生命,与灵性的生活,较比光有生命与生活,更为伟大光荣。再者人处于死,在罪中本性完全败坏,受深重痛苦的境地,比起光是死了或不存在来更远离那所达到的新境地。

我们得以保守在恩典中,也是靠神的能力。彼得前书(1:5)说:“你们因信蒙神的能力保存的人必能得着……救恩。”恩典原是由神而来,也继续是由神而来,并由神维持,正如空中之阳光在天晓时和终日,都是由太阳而来一样。人全靠神的能力,才有那运行在心中的恩典,来克服罪恶与败坏,促进圣洁的本质,好在善事上结果子。人全靠神的能力,来使恩典臻于完全,使心灵有基督的光荣样式,而变为完全可爱,充满喜乐与福分;人又须靠神的能力,使身体复活,且使生命达到完全的境地,适合于作那完全蒙福的灵魂的居所和机关。这些都是神的能力最光荣的功用,是可从神对受造者的各种作为上看出来的。

人在原来的境地即依靠神的能力,但如今更是依靠神的能力;他依靠神为他作更多的事,也依靠神奇妙地更多施展能力。人原来成为圣洁,是依靠神的能力,但如今更是如此,因为这种作为当前有许多的阻挡与难处。使一个败坏被罪辖制的人成为圣洁,较之将圣洁赐给一个未被罪沾污的人,更是能力光荣的作为。从魔鬼的手中和幽暗的权势下,救拔一个人达到救恩之境,较之将圣洁赐给那未被魔鬼和黑暗势力所辖制的人,更是能力光荣的作为。路加福音(11:21,22)说:“壮士披挂整齐,看守自己的住宅,他所有的都平安无事;但有一个比他更壮的来,胜过他,就夺去他所依靠的盔甲兵器,又分了他的赃。”所以当人的心中仍有余留罪恶之抵抗,和撒但竭力之反对的时候,使人的心灵保守在恩典和圣洁中,直到使之进入荣耀中,较之当撒但在人里面毫无所有之时使人不堕落。更是能力光荣的作为。这样我们就表明了得赎者的一切福分,是完全依靠神,因为他们的一切都是出于神。

第二,得赎者也依靠神得着一切,因为他们的一切是借着神而有的。

神不只是万有的创造者与根源,也是万有的媒介。我们所有的一切,如智慧,罪得赦免,免下地狱,蒙受神的宠爱,恩典与圣洁,真正的安慰与幸福,永生与荣耀,都是借中保由神而来;这中保就是神,就是我们借以领受一切的。所以在这里我们有依靠神得着一切福分的另一种方法。神不仅赐给我们一个中保且接受祂为中保,又因祂的能力和恩典来赐给我们那由中保,所买来的一切而且那中保即是神自己。

我们所有的福分,都是购买来的;购买是由于神,福分是由祂所购买,而购买者也是由神所赐;不但如此,神自己即是购买者。是的,神既是那购买者,也是代价;因为祂原是神的基督,为我们舍己作了我们得救的代价,为我们购买了这些福分。祂牺牲自己为我们买得永生。希伯来书(7:27)说:“他将自己献上。”该书(9:2)又说:“他如今……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虽然所献上的只是祂的人性,但那位献上祂自己的,也具有神性,所以那是无限的代价。

既然我们是由神而得福分,所以我们对神所有的依靠,乃是人类在原来境地中所未有的。那时人可以因自己所有的义而有永生;所以他可以一部分靠自己里面所有的义;因为我们不仅依靠那使我们得福的源头,也依靠那使我们得福的媒介。而当时人所依靠的义,虽是从神而来,然而也可说是他自己的,在他自己里面;所以,当时他依靠神,并不像我们这般直接。但如今我们所依靠的义,不再是在我们自己里面,而是在神里面。我们是依靠基督的义得救;祂是我们的义;所以先知耶利米预言说:“他的名必称为主我们的义”(耶23:6)。这就是说,使我们得称为义的义,乃是基督的义,乃是神的义。正如哥林多后书(5:21)说:“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所以,在救赎上,我们所有的一切,不但是本于神,而且是依靠神,借着神而有的。正如哥林多前书(8:6)说:“然而我们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他,我们都归于他;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借着他有的,我们也是借着他有的。”

第三,得赎者一切的福分都是在神里面。

我们所有的福分,不仅是本于神,借着神而有,而且是在神里面;神乃是我们一切的福分。得赎者的福分,若不是外在的,便是内在的。所谓外在的福分,即是指使人感觉快乐的外物;所谓内在的福分,即是心灵中所有的美德和喜乐。在这两方面得赎者所有的一切福分都是在神里面;或说,神的本身即是他们一切的福分。

(一)得赎者一切外在的福分都在神里面。

神本身即是圣徒由救恩所得以持有并享受的最大之福分。神乃是至高的福分,是基督所购买的一切福分之总和。神乃是圣徒的产业;神是圣徒灵魂的分。神是圣徒的财产与宝库,是他们的生命,饮食,与住处,是他们的冠冕与装饰,且是他们的永久尊贵与光荣。圣徒在天上所有的便是神;神乃是得赎者死时被接入,和在世界末日复活所归向的最大福分。神乃是天上耶路撒冷之亮光;也是乐园当中的“生命水的河”和“生命树”。神的佳美和荣耀必永远灌注圣徒的心,神的爱将要成为他们永远的筵席。得赎者当然也要享受别的恩赐:他们要享受与众天使的团契,和彼此间的团契;但是无论他们从天使或彼此间的团契,或从其他一切所有的喜乐幸福,都是因为他们在这些恩赐里面看见了神的本身。

(二)得赎者所有内在的福分都是在神里面。

内在的福分是两方面的;它不是美德,便是喜乐。得赎者不但从神那里获得它们,而且也在神里面享有它们。他们是因为与神有分,才有属灵的美德与喜乐。他们是因领受神的美德,才成为美德。神将祂自己的荣美,即是祂荣美的形像,加在他们的灵魂上。神使他们得与祂的性情有分,即与祂的道德形像有分(彼后1:4)。神使他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来12:10):圣徒之荣美和福分是因他们领受了神的圣洁与喜乐,正如月亮与行星是因太阳的光而发亮。圣徒获得属灵的喜乐,是因神将之灌注到他们的心灵中。得赎者在这些事上与神有交通;他们与神有分。

圣徒得有属灵的优美与福分,乃是靠所得的圣灵,并靠祂住在他们心中。它们不但是靠圣灵才有,而且也以圣灵为原则。圣灵住在人心中,作灵魂生命的原则。圣灵在人心中发挥作用,成了圣洁和喜乐之源,如同泉源为流水之源一般。约翰福音(4:14)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又(7:38,39)说:“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着信祂的人,要受圣灵说的。”基督所替我们买来的,即是前一节所说的活水泉源,以及后一节所说的活水江河。得赎者在天上所要领受的福分,即是启示录(22:1)所说:“生命水的河……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这生命水的河,与约翰福音(7:38,39)所说“活水的江河”,乃是一样。这活水的江河,别处称为“神的喜乐河”。这其中充满了圣徒从基督所领受的福分。圣徒是由领受圣灵,才与基督有充分的团契。神赐圣灵没有限量;人充分领受,恩上加恩。这就是圣徒全部的基业;所以信徒在世上所领受的一点圣灵,乃称为他们得基业的凭据。正如哥林多后书(1:22)说:“他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又(5:5)说:“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神,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以弗所书(1:13,14)也说:“既然信他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神之民被赎。”

圣经讲到圣灵与好东西,看为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似乎神的灵灌输于人的灵魂,便包括了各样好东西。马太福音(7:11)说:“何况你们在天上的父,岂不更把好东西给求他的人么?”路加福音(11:13)也说:“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么?”这就是基督受死为我们所得的整个福分,也是福音的应许主题。加拉太书(3:13,14)说:“基督为我们受了咒诅,使我们因信得着所应许的圣灵。”神的灵,乃是天父的最大应许。路加福音(24:49)说:“我要将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所以神的灵,被称为“所应许的圣灵”(弗1:13)。这所应许的圣灵,基督在完成救赎之工时,便接受了,以之赐给凡被祂救赎的人。使徒行传(2:32)说:“他既被神的右手高举,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所以得赎者一切的圣洁和喜乐,都是在神里面。这乃是由于圣灵之感动,运行,并在他们心中居住。圣洁与喜乐都是圣灵现在和将来的果子,因为神住在人里面,人也住在神里面。

这样神赐了我们一个救赎主,我们所有的福分,都是由祂买来的,所以神是救赎主和赎价;祂也是所买来的福分。因此我们一切所有的,都是本乎神,借着神,且在神里面。正如罗马书(11:36)说:“万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在这里所说“归于祂”。在希腊文上是说:“在祂里面”(林前8:6也是如此)。

第二节  神在救赎作为上因得赎者绝对依靠祂而受了荣耀。

一、因此人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和责任,来看到并承认神的完全与富足。人对神的各种完全越有关系并且越依靠,就越有机会注意它们。一个人对神的能力与恩典越有关系并且越依靠,就越有机会注意那能力与恩典。一个人对神的圣洁越多越直接地加以依靠,也就越有机会看到并承认这圣洁。人对父,子,圣灵,三位一体神之完全,越存绝对的依靠心,就越有机会见到并承认父,子,圣灵的荣耀。因为凡与我们最有关系的事,就必最为我们所注意所观察。这种关系——即依靠的关系,最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与观察。凡不为我们所依靠的事物,也就容易为我们所忽视;但那些最为我们依靠之事物,我们也就不能不注意到。正因为我们在各方面须如此依靠神和祂的完全,所以祂和祂的荣耀也就更直接显在我们眼前,姑无论我们的眼睛是向着那一方面去看。

我们所能承担的既然都是出于神,这也就使我们有更大的机会,注意到神的完全富足。我们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去默想神为无限的善良,且为百善之源。人处在这种完全依靠的地位,就足以表明神的完全富足。人越发现自己处于依靠神的地位,就越认识到自己的虚空;如是人就越显为虚空,而那供给人需要的神,就越显为丰富。人的所有既本乎神,这就表明神的能力与恩典之丰富;人的所有既是借神而来,这就表明神的功德与尊贵之丰富;人的所有既在神里面,这就表明神的美妙,慈爱,和喜乐之丰富。得赎者因须大大依靠神,他们就不仅有更大的机会,也有更大的责任,去默想并承认神的荣耀与丰富。我们既然必直接依靠神的荣耀与丰富,那么,我们若不承认,那乃是多么无理而忘恩负义阿!

二、从此就表明,神的荣耀比起人的荣耀来,是何等伟大。既然人都须完全依靠神,这就表明人算不得什么,而神乃是万能。这也表明神是无限高于我们,祂的能力,智慧,与圣洁,比我们所有的,都无限伟大。无论人怎样看见神是何等伟大荣耀,但如果他不感觉到他与神之间的差异,因而看见神的荣耀,比他自己的荣耀,是何等伟大,他就不会将神所应有的荣耀归于祂。若人在任何一方面把自己与神列于平等地位,甚或抬高自己来与神竞争,那么无论他看到神怎样应该从那些比他自己更远离神的人,受何等大的荣耀和敬重,但他不会深切感到这是他自己所当归于神的。人越抬高自己,就越不想高举神。神在救赎的作为上,表明祂是丰富完全的,而人是空虚无有的(如果我们认定圣经是神旨意的启示)。人不当在“神面前夸口”,这乃是神所宣布的旨意;那乃是说,神的旨意是要表明祂自己的荣耀,与人所有的不同。人越发“在神面前夸口”,就越发少将荣耀归于神。

三、既然神的安排使人这么绝对完全依靠祂,从此就可见祂要统治我们整个的心灵,要我们不分心地敬重祂。如果人是一半靠祂,一半靠别的东西,那么,人就把敬重心分散给他所依靠的那些东西了。如果我们只靠神来得一部分福分,而另一部分是靠自己或别的东西,那么情形就必如上所述的了。如果我们得福只是本乎神,却是借着一位不是神的,并在乎一位与二者皆异的,那么我们的心就在那福分本身与我们本乎得福的,和借着得福的之间起了分裂。但现在这是不会发生的,因为我们的福分不仅是本乎神,也是借着神,而且我们本乎祂借着祂所得的福分,就是祂本身。所以,凡足以引起我们敬重的,都势非归之于神不可,万有皆归于祂,以祂为中心。

这道理的用处

1)让我们现在来看神在救赎作为上所显的奇妙智慧。神使人因堕落所陷入的虚空和可怜,以及他卑微,沦丧,毁灭之境地,成了更增进祂荣耀的机会;因为人在别的事上,尤其是在这事上,更完全地明显地依靠神。虽然神乐意将人从所堕落到的罪与祸的深渊里救出来,将他提高到极优美尊荣的地步,且进而达到极高的荣耀和福分,然而人不能在任何方面夸口,一切的荣耀显然都属于神,一切都是由绝对依靠父,子,圣灵而来。在救赎的事上,三位一体之神的每一位,都同受荣耀,人须绝对依靠父,子,圣灵每一位:一切是本于圣父,一切是借着圣子,一切是在圣灵里面。这样,神就在救赎的作为上表现为一切的一切。那自有永有的独一之神,在救赎之工上是阿拉法和俄梅戛,是始是终,独一无二,一切的一切,这乃是合宜的。

2)所以凡反对这样绝对依靠神的神学教义或主张,就都亏损神的荣耀,并妨碍神为世人所定的救赎计划。凡想在上面所提的任何方面,来用人代替神,凡想在关于人得救的事上,抬高人的地位,来代替圣父,圣子,或圣灵之作为的主张,也是如此。这些主张虽承认得赎者须靠神,但他们否认人完全地绝对地依靠神。它们承认人在有些事上须完全靠神,但在另一些事上不必如此;它们承认在赐给并领受救赎主一事上,人须依靠神,却否认人为求在救赎主里面有分须绝对依靠神。他们承认人须靠神赐下圣子,并靠圣子作成救赎的工夫,却认为人不必绝对依靠圣灵,才能归正,隶属基督,并领受祂所赐的福分。他们承认人须依靠神,来得恩典的工具,却认为人并不绝对依靠神,来得那些工具的益处和成效。他们承认人部分依靠神的能力来获得圣洁的生活,却不完全依靠祂至高的恩典。他们承认人依靠神白白施恩宠爱,而人并没有什么善功可言,但他们并不承认人不因仰慕恩典或因受感动而有功劳。他们承认人一部分依靠基督,因基督是使人得生命的,为人取得了生命的新约,他们却仍旧主张人在自己里面就具有那得生命之义,有如人在第一次的约底下所有的。因此,所有的教义,凡是违反人在凡事上须绝对依靠神的,凡是不承认人的福分都本乎祂,借着祂,并在祂里面的,便都违反了福音的意义与计划,并将神所认为是福音的荣耀与光彩剥夺了。

    (3)从此我们就知道,为何信心是使人在救赎上有分;因为信心的性质即是使人在救赎的事上感觉到自己绝对依靠神。人为得这救赎的福分,就必感觉而且承认有依靠神的必要,这乃是理所当然的。神是用这种方法,来在救赎作为上荣耀了祂自己;神在蒙恩得救的人身上得这荣耀,乃是理所当然的。信心原是人对救赎之真实性的一种感悟;相信的心在感觉上,和行动上都是绝对依靠神来获得一切的救恩。信心叫人谦卑,而将神高举;它将救赎的一切荣耀只归于神。人要获得施拯救的信心,就须虚己谦卑,感觉自己是“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谦卑是真信心的一大部分。凡真承受救恩的,要像小孩子一样去承受。马可福音(10:15)说:“凡要承受天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相信的人,就以虚己只高举神为乐。诗篇(115:1)说:“主阿,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要……归在你的名下。”

    4)我们要听劝,只高举神,将救赎的一切荣耀归于祂。我们要努力得着并增进一种绝对依靠神之感,专心仰望祂,抑制自恃自义之心。人自然很容易趋向于抬高自己,依仗自己的能力与良善,好像他须仰仗自己得福一样。人总想在神与圣灵之外寻求快乐。但是上面所说的道理教训我们要惟独高举神,要用信靠和依赖之心赞美祂。“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有人指望自己悔改,成圣,心中充满属灵的真美么?有人指望罪得赦免,蒙神宠爱,承受作神儿子的光荣与福气,并且获得永生么?他就当将一切的荣耀归于神;只有神才使他与世上极坏的恶人以及地狱里最可怜的罪人有别。若有人心中得了安慰和永生的盼望,他就不当抬高自己,反要更加自卑,想到自己极不配领受神的恩典,倒要一心高举神。若有人极其圣洁,富于善行,他就不要将荣耀归于自己,倒要将这荣耀归与神,因“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