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公共神学> 文章正文
王子仪:走近盼望的上帝之城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02-09 Tag: 点击:

走近盼望的上帝之城

——对“天国”观念的一点澄清

     

《圣经启示录》在使徒约翰写给教会的信中,给坚守真道的教会,传达了上帝宝贵的应许说:“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我必快来,你要保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上帝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上帝的名和我上帝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上帝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启31012)这说明“上帝之城”要降在教会的根基上,愿人都以基督为圣,这是“上帝之城”降临的前提。“上帝之城”以世上的“此岸”为基础,以天国彼岸为目标,在二者中间开辟了一条连接的道路。与基督联合的人民走仰望之路,依靠上帝掌权,耶稣基督拯救生命为职志,使人类脱离魔鬼罪恶权势的捆绑和奴役,得享上帝儿女自由的荣耀,更新世界建立天国的救世计划才能实现。

教会在历史上传达上帝计划的信息中,受到二种干扰:一是片面“彼岸拯救论”;二是片面“此岸拯救论”。其共同特点是分隔了连接的道路。

彼岸拯救论只强调来世的灵魂拯救,鼓吹此世的苦难有助于来世的幸福,或用苦修的行为,以赎罪愆,寻求灵魂解脱“死后进天国”。把“天国”理解为仅仅是人死后的国度,这样将“永生”、“复活”的盼望,新生命的盼望,片面地以为是对“死后的盼望”。它的消极影响,就是误导和扭曲《 圣经》“登山宝训”中关于“天国”的美好应许。这种“神学”观点忘了凭信唯一的救主耶稣即能得救、因信得活,脱离死亡的真理,而不是相反。“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1010),指的是现世的,此岸的得救,并不仅是“彼岸的拯救”。靠着十字架的恩功,就能得救,得着新生命。“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上帝的大能。”(林前118)。知道已蒙“此岸拯救”,在此岸尝到与基督联合脱离罪恶权势捆绑和奴役的主恩的滋味,有释放的喜乐和平安,那末“彼岸拯救”才会有踏实的把握。“彼岸拯救”与“此岸拯救”是密不可分的。“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是指从此岸的、现世的罪恶中救出来,成为天国的子民。在上帝之城,在圣洁、公义的、脱离了罪恶、充满了赞美、荣耀的彼岸,正是以此岸为降临基础的,从而实现上帝所应许的“彼”“此”同归于一的美好境界。(参弗110)耶稣基督是此岸人类的唯一救主,“唯一”性,就不能有“基督的代替品”,不论是以宗教领袖代替元首的位置,还是以政背道反教,以政支配教,在上帝观上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在历史层级上,只有上帝是至高者,是无可比拟的。宗教如果没有上帝,就是邪恶的偶像崇拜;政治如果没有上帝,就是黑暗的窃取“主权”的个人迷信。使徒的位格是主耶稣的仆人、奉差者。倘有什么人自以为是什么至高无上的“上帝的代替品”,这是界级错位、僭妄的魔鬼作为了。在一些教会的圣职人员面前赎罪,严格的说是只知有教会,不知有基督,实际上架空了十字架,圣灵籍使徒保罗的话:“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林前117)可谓不幸而言中。强调“彼岸拯救”、“来世拯救”,而轻视在此岸“行仁义公平,比献祭更蒙耶和华悦纳”(箴213)的重要启示,忽视“他为困苦和穷乏人伸冤,那时就得了福乐,认识我不在乎此么?”(耶2216)认识上帝限于彼岸、限于教会之内,缺少要在全地、在历史中认识上帝的作为,在历史计划中事奉上帝,亲善拒恶,经历基督,这就是教会有时缺乏“灯台”应起作用的原因。“上帝原不是死人的上帝,而是活人的上帝”(路2032)。上帝的慈爱、公义是明明可知的;上帝也要世人“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弥68)。所以,关注此岸的公义,去救助应该救助的人,把上帝对困苦人的爱充充满满地彰显出来,为现世受不义压制的无辜者辩屈,伸张正义获得自由,这是行善的责任。至于因钱财而丢掉了崇高的理想,鼓吹人们去盲目地忍受精神上、肉体上的奴役和压迫,以作为“来世拯救”的代价,这样岂不是错误地把上帝当作死人的上帝么?这就不是顺从真理,而是随从不义了。

主耶稣关注的是活着的人,他使死人复活,也着眼在“活”。他希望信他的人,活在世上能“作光”“作盐”,过有意义的人生,与上帝的国降临相联系的人生。他传讲的福音信息主题是“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115)。他为信徒向父神祈祷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约1715),脱离罪恶。所以,只强调“来世的拯救”,因罪从魔鬼而来,而世界充满了罪恶,就鼓吹人要放弃这个世界,只追求来世的“永恒充实”,这实际是一种怯懦的退避思想。而在现世彰显上帝的国、上帝的义,接续在此岸世界施行公平和公义的努力,把属天的公义、属天的智慧持久不断地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求耶稣基督的事”(腓221),从教会中来,到世界中去,推进拯救人类生命的伟大工程,靠着上帝的能力驱除魔鬼和罪恶;在地上大大扩充善行,从而见证耶稣基督的荣光,这与把世界拱手让给魔鬼的片面“彼岸拯救论”,大相径庭。“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的手下”(约壹519)的局面,靠着上帝的能力普遍地、必然地被打破,这是神的计划之中的。因为世界本是上帝创造的,原是美好的,只是由于魔鬼的作为败坏了世界。但真理的灵,公义、圣洁的灵,“神爱世人”,使人因信得救,不致跟魔鬼一起灭亡的怜悯的灵,在上帝的百姓、上帝的儿女和有爱心、伸张公义的“外邦人”中间,在主的教会内外运行。上帝不是要人放弃这个本来由他创造的世界,而是要更新这个世界。因为放弃这个世界,不能拯救人类于罪恶之中;而更新这个世界,才能拯救人类出离黑暗。“上帝啊,求你起来,审判世界。因为你要得万邦为业。”诗828)“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正直判断万民,耶和华又要给受欺压的人作高台,在患难的时候作高台(诗98)”。在上帝与世界的关系上,大卫传达的信息也可以纠正片面“彼岸拯救论”的偏颇。人类依靠上帝的能力,不是单靠人自己的力量、知识、智慧,驱除这个黑暗而残暴的世界的恶者,脱离败坏的辖制,摆脱罪恶的捆索和奴役,上帝的国就临到世界了(参路1120)。离开基督,而鼓吹“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事实证明是欺骗历史,只是以“人血建城”,以“新”的、更严酷的、对人民的特权阶级的压迫,代替旧的压迫;以“新”的、更腐朽的罪恶的生活方式,代替旧地主、资本家的生活方式。这并不是人类获得自由解放的新世界和新社会。建立新世界只有靠耶稣基督真理的能力,人类唯一救主的荣耀的权能,除灭旧世界魔鬼的作为才能达到。所以,基督教的社会原则,与片面的死后的“彼岸拯救论”的区别,不是“把国教顾问答应对一切已使人受害的弊端的补偿搬到天上,从而为这些弊端继续在地上存在进行辩护”①;基督教的社会原则,也不是象背离信仰的“无神论”者攻击的那样,“认为压迫者对被压迫者的各种卑鄙龌龊的行为,不是对生就的罪恶和其他罪恶的公正惩罚,就是无限英明的上帝对人们赎罪的考验”②。这种不把上帝的圣善与历史上在位兽类的、强暴、魔鬼恶行相分别的“一元论”的历史观抹煞了魔鬼败坏世界的罪恶,抹煞了魔鬼与上帝的二元对立的事实,也将随从黑暗权势的一些世俗化的宗教领袖的“人意”,与基督教《圣经》的“神意”不加分辨地混淆了。基督教的社会原则,就是《以赛亚书》611-2节表述的:“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差谴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报告耶和华的恩年、和我们上帝报仇的日子。”以及“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118)。“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210)。”“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象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启226-27)。“伸冤在我,我必报应”。耶稣基督当权的时代,必然要打破“世人之城”与魔鬼不法之权的罪恶联盟,要完全改变一切不以上帝为至高者,不以基督为圣的压迫人的黑暗、败坏的制度,和极度贪婪的、强暴待人的现代奴隶制。坚信上帝赏善罚恶、管治列王,掌管明天;以慈爱、公义和真理治理世界,使“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启1115),谎言和一切偶像都被废弃。在向“上帝的国”前进的时代里,“上帝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17),这与“颂扬怯懦、自卑、自甘屈辱”,“颂扬愚民的各种特点”的奴隶主义③,“结党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罗28)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毫无共同之处。藉主耶稣基督的大能,以更新此岸世界为基础,奔向彼岸世界天国的目标,与基督联合的人民相信:只要努力把自己的思想行为,融入于整个神的计划之中,必蒙上帝的福佑,得着应时的帮助,与联于亚当受罪恶权势捆绑下作为奴隶的旧人类相分别,而奏响联于基督脱离罪恶权势捆绑的自由新人类的得胜的凯歌。

然而,影响上帝计划的既有放弃改变此岸世界,把脱离罪恶败坏的辖制交给“来世”的片面的“彼岸拯救论”,又有片面的“此岸拯救论”。它以为拯救的力量在于个人自身,在于人内在的理性,把追求个人现世幸福、财富、世俗化的物质生活享受,来代替预备神国降临即耶稣基督当权时代到来,人类生命都得拯救的崇高神圣的目标。为此,甚至有人公开主张基督徒可以“勇敢地去犯错误”④,就有诱惑夏娃大胆地吃“禁果”的意味了。圣经告诉我们,一个基督徒以叫上帝得荣耀为最高的行为准则,追求“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罗1312),做光明的子女,如同明光照耀,而笼统地把俗务混淆为“天职”,离开尊崇上帝的前提,把世上的掌权者当成“上帝的代替品”,去随从个人迷信,“把完成世俗事物的义务尊为一个人道德行为所能达到的最高形式”⑤,不分充当义的器具还是充当不义的器具,那末“世俗事物”就成了偶像,成了虚假的“形式道德”外衣下的捆索,就把真正的自由甚至生命廉价拍卖了。法西斯主义及法西斯化的“共产主义”把表达思想、言论和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看作人民、下层群众的奢侈品,赤裸裸地罔顾道德、不法地压迫人、残虐人,那末资本主义现代奴隶制、金钱拜物教,则是给世俗事物带上“文明”花朵的一条奴役人的锁链。而他们在贪婪地追求钱财,这一深层的动机上,在违背上帝的仁爱、公义上会结成魔鬼的联盟。当人的思想和潜力从“律法”、“规条”的束缚中,从消极的彼岸拯救论中摆脱出来即自由之后,却滑向把世俗的东西——不受公义监督的权势和对钱财的贪取“神圣化”的误区,错误地把自由当作放纵贪欲的机会。“他们应许人得以自由,自己却作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服就是谁的奴仆。倘若他们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后来又在其中被缠住制服,他们末后的景况,就比以前更不好了。”(彼后219-20)象“潘多拉盒子”打开一样,现世代成了腥血和铜臭污秽全地的大染缸,罪恶交叉感染蔓延了东西方社会。信仰与生活的分裂,生活与生命的分裂,资本主义的贪得无厌,法西斯主义的残暴和黩武,使一些有权位的人被化为财奴,化为懦夫,化为说谎的政治骗子,化为与上帝作对、丧失道德、残害人民的敌人。金钱拜物教、个人迷信、偶像崇拜决不能混同于基督教的价值观。台上台下的基督徒,受上帝的保护,仍然要脱离罪恶。一脱离把在上帝审判之下的以个人为偶像、作为上帝代替品的法西斯主义。因为“唯有恶人和喜爱强暴的人,他心里恨恶。”(诗115)决不认同;二脱离金钱拜物教这个“万恶之根”。与基督联合的人民承担拯救人类的使命,高举以基督为圣的旌旗,必须率先实行这两个“脱离”,传和平福音,走战斗路程。“你败坏那败坏世界之人”(启1118),败坏把世俗的东西神圣化的魔鬼的作为,以大大彰显基督的权能和荣耀。

上帝之城、“神的国度”即耶稣基督当权时代的降临,是目标,是方向,也可以说是对“主再来”荣耀的盼望。她是以羔羊的血,无数先知的血,以及因义而受迫害者的血,所见证的上帝之道,通向一条凯旋的道路的。信主得救拯救人类于罪恶捆绑之中,获得“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上帝儿女自由的荣耀。”(罗821)自由于仁爱公义的上帝之下,这是真自由、真平等,“弟兄和睦同居那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而不能“自由”于不义不法的魔鬼罪权之下,那是在罪恶之下,被罪恶捆索着,一步一步滑向深渊。因为“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罗28)结局就是“上帝必照真理审判他”(罗22)。此岸世界“世人之城”是因初人犯罪被魔鬼败坏的世界。上帝之城,对“世人之城”宣扬十字架的救恩是以仁爱救人;宣扬上帝的公义,反对把世俗的东西偶像化、神圣化,这是审判。但此岸世界是工作的基础,无论就救灵救人,还是公义审判而言,都是基础,因为上帝已赐下圣灵于其上。彼岸世界是目标,无论就救灵救人,还是公义审判而言,都是通向耶稣基督当权时代这一“天国”目标,因为创始的上帝已为人类历史定下成终的计划。离开基础,而谈“彼岸拯救”,吝啬地不给活着的人得着耶稣基督复活的丰富生命,使他们不知信主得救应许的宝贵,却把神圣的东西世俗化,去相信苦修,甚至自虐赎罪,这不能说有真的“信德”;离开目标而只谈“此岸拯救”,不能超越世俗,并陷于世俗之中,迎合把世俗的东西“神圣化”,甚至对屠杀人民的罪恶视而不见,有时竟然还表示“认同”,就会在脱离罪恶上缺乏见证。这不能说“爱德”坚贞。此岸拯救与彼岸拯救,相辅相成;不能割裂,更不能只讲一个方面,互相排斥,而是在信主得救,主的应许不改变上连续起来的。人类拯救的旗帜只有一面,就是以基督为圣的旗帜,就是与《圣经》相协调,以上帝为至高者的旗帜。世界历史证明,以不是上帝的敌基督的个人迷信为旗帜,诚如鲁迅以犀利的眼光早曾看出的那样,它不过是“荫伏在大纛旗下的群魔”,“黑暗中活动的鬼物”,只会给人类带来灾难、浩动和败坏。任何哲学理论、任何个人、任何世俗的组织,都不能把人类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而脱离罪恶和使罪得赦。耶稣基督的荣耀、权能诚然“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弗121)。那种操弄指使神去听命于人的颠倒,是悖逆的行为。不是上帝的偶像崇拜、偶像名号,只会误导人陷于更深重的罪恶和败坏之中,背离理想社会的目标。因此,与基督联合、与光源联结,不仅教会要做发光的灯台是必须的,即使就国际关系而论,在《圣经》为全球意识,以《圣经》判断世界的时代,把不尊崇上帝,残害人民,压制真理,拒不改正自己错误的一方划分为国际关系中的敌对关系一方,引导万国归向上帝,这也是必然的历史抉择。因为离开基督只能是纷争和对立,而无辜的生灵惨遭一次又一次的萘毒。在历史巨大转折的时代,在拯救人类与残害人类,光明的“上帝之国”与黑暗“撒旦王国”的罪恶争战无可妥协的时代,实践“拯救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克服片面的“彼岸拯救论”和片面的“此岸拯救论”,以耶和华上帝为独一真神,以耶稣基督为人类的唯一救主,废弃一切偶像迷信,以“望德”维系“信”、“爱”两德,连接“此岸”“彼岸”的道路,满怀信心地认定“除他以外,别无拯救”的标竿,靠上帝行事,努力向前,天国就在前头了。以“看得见”的信心从而见证《启示录》所启示的,耶稣基督当权的时代——“上帝之城”必降临此岸世界。

注释:

①②③马克思:《“莱茵观察家”的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P218

LJ宾克莱《理想的冲突——西文社会中变化着的价值观念》P335

⑤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P56

                                   原作于94612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三自教会的现状与走向——对M市基督教三自教会的调研报告:盐光沙龙
  • 2008年浙江省温州市乐清白象基督教会的“民主选举事件”
  • 曹志:中国宗教团体登记制度分析——以基督教家庭教会为考察对象(下)
  • 曹志:中国宗教团体登记制度分析——以基督教家庭教会为考察对象(上)
  • 盐光沙龙第十五期:杨佳是谁?——基督徒法律人看“杨佳案件”
  • 张义南:教会脱敏与历史转型—和于建嵘教授商榷
  • 刘同苏:中国官方首次举办家庭教会专题研讨会
  • 李华伟:从宗教市场论看“家庭”教会问题——以河南某地教会为例
  • 张守东:论家庭教会与政教关系
  • 张义南:对新疆“七·五事件”的属灵透视
  • 相关文章
  • 圣经中有独特魅力的25个女性----佚名
  • 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抗争思想
  • 耶稣会如何培养领导者?
  • 华理克:精神企业家的兴起
  • 李凡:基督教对中国民主的影响——2009年7月18日在日本庆应义塾大学
  • 李凡:基督教对中国民主发展的影响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 刘同苏:活出来的宪法——论基督信仰的公共性质
  • 张义南:对新疆“七·五事件”的属灵透视
  • 罗博学:站在信仰的荒原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