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圣山网>教会历史> 文章正文
西门:从所多玛到上帝之城——约翰•加尔文在日内瓦
来源:信仰之门 作者:西门 时间:2008-11-21 Tag: 点击:
从所多玛到上帝之城——约翰•加尔文在日内瓦
西门

 

  日内瓦可能是我们这个星球上知名度最高的城市之一。
  
  日内瓦坐落在风景如画的莱蒙湖畔,其南、东、西三面都与法国接壤。静静的罗纳河穿城而过,湖与河的汇合处,由数座桥梁连接着南北两岸的老城和新城。
  
  山丘上的老城区古朴典雅的建筑群与新城区现代化的楼房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步行十几分钟就能穿过的老城区内,石子铺成的街道,窄窄弯弯地向前沿伸着,仿佛是一只默默伸出的手臂,要把你带向上一个世纪的童话中。绿树掩映中,忽隐忽现的欧式建筑古朴凝重。街道两边挂着黄绿相间的圆形标牌的是古玩商店,建在莱蒙湖边的城市是日内瓦的新城区。市中心的商业区、住宅区整齐宽阔,布局合理。随处可见的公园内,古树参天,幽静美丽。无论是身置老城或新城中,无论是在郊区还是旅游点,呈现在你面前的都是一个鲜花盛开,风景秀丽的美丽城市。
  
  有许多美丽的欧洲古城,但不是每个城市都能像日内瓦一样获得世界级的关注,她不仅美丽,而且以她两百多年持续的和平安宁赢得了众多国际性组织和重大国际会议的青睐,成为一个世界性的政治中心。
  
  然而,却没有人想到,中世纪的日内瓦又是何种景况。
  
  1535年的日内瓦,以自己的勇敢和坚忍不拔宣布脱离罗马天主教,宗教改革和久违了的自由终于来到了,然而城内居民的道德水平却与以前无二:酒店里总是满满的,醉汉们在街头蹒跚而过,赌桌上掷骰子的声音日夜不停,牌局忙得不可开交。男人们在大白天公开与情妇、妓女鬼混。城中心的广场上搭起了巨大的舞池。人们衣着既不整洁又不端庄。
  
  也许这样的场景在现代的都市生活中是我们所屡见不鲜,以至即使不以为然却也不以为忤逆。但是,当时,整个日内瓦正式宣告信奉基督教新教,日内瓦的居民都站在圣皮埃尔教堂里,举手宣誓要按上帝的话语来生活。然而,他们对于信仰却是如此的无知,他们对于邪恶早已习以为常。
  
  就在这样的时候,一个陌生的法国难民来到他们中间,他就是约翰•加尔文,一个被教皇逐出自己祖国的人,但上帝却使他的名字与日内瓦,与整个基督教所带来的西方文明放在了一起。
  
  这个只有25岁的,身体病弱,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成为了这个城市的牧师。在一间昏暗的小房子里,他开始将基督教信仰转变成人们的生活方式,让信心结出“行为的果子”。在我们这个多元化的世界中,基督教在许多层面上已经退缩到多元化文化的一元,然而,在那个伟大的改革时代,基督新教成为了人们的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而正是这种生活方式的坚持才使整个欧洲和北美走出中世纪的黑暗和蛮荒,赢来了现代化的文明。
  
  加尔文首先完成的是一份21章的《信仰告白》,他以此告诉日内瓦的人民,他们为之而战斗,宣誓要持守的福音信仰到底是什么。然后,他与法雷尔牧师又带着对日内瓦教会进行四项改革的文件来到议会,他们说“我们以上帝的名义请求您……假若您同意我们的建议是基于福音的圣言,那么就应该接受下列几条,并命令全城的百姓照着去行。
第一、 建立起由教会开除信徒教籍的纪律,并有权决定谁可以领圣餐;
第二、 按照圣经的原则重新审核婚姻法;
第三、 对儿童进行教理问答,让他们从小明白信仰;
第四、 教会应该在敬拜中唱诗篇,会众可以同心合意地参与赞美。”

  议会对于后面三项改革没有异议,但对于开除教籍和领圣餐的事上有很多争论,许多议员大叫,我们有权决定谁该受惩罚,我们不要在自己的城里设立一位教皇!
  
这样的事情在今天的信仰自由背景中会令人难以理解。但在那个时候,整个日内瓦都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全体人民都属于日内瓦教会,所以在那种政教合一的年代,加尔文只能对议会这样提出自己的要求:“并命令全城的百姓照着去行。”而实际上,这样的做法正是反映出加尔文在那个时代中,第一个提出了政教分离的原则,教会决定对信徒作出惩罚,议会只是来执行。在《基督教要义》中,他明确地指出,必须确立政教分离的原则,而同样伟大的马丁•路德,却承认德意志每个公国的诸候也同时是当地教会的主教,使得路德宗最终成为新的德国国教。

加尔文并不是教皇,他在自己所写的文件中,涉及教皇二字的地方都留了空白,他甚至不屑写上教皇这个名称。他所提出的要求,不过是以一个牧师的身份对深陷罪恶而又不自知的信徒提出更高的要求,他愿意把这群叛逆的羊群带进基督教所教导的信仰与生活中去,并使他们因此蒙福。

  •   牧师们的努力并不是很快就有成效的,虽然人民成批地被召集起来,在教堂的讲台前被教导,并且宣誓遵守自己的信仰,然而,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这些牧师所到之处,人们的罪孽好像在嘲笑他们。掷骰子、发牌的声音不绝于耳,闹哄哄的酒店里不时地抛出醉汉,趔趔趄趄地到街上,等着的就是整夜的打架、咒诅。妓女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向过路的人们卖弄风骚。而且在1538年,日内瓦以怨报德,在伯尔尼教会事件中,强力以政府干涉教会事务,加尔文与法雷尔、库劳德三位牧师一起被逐出了日内瓦,黑暗暂时胜过了光明。
      
      没有加尔文那只坚定的手,城里的放荡生活变得更加放荡,有人甚至吹吹打打地在街上裸行。终于,1540年秋,明白事端严重的日内瓦议会采取了行动,大小议会一致决定“为了上帝的荣耀得以彰显,务必请加尔文回来做牧师。”10月20日,日内瓦人民集合起来,他们喊着“我们一定要加尔文回来。”
      
      此时的加尔文,已经在和平宁静的施特位斯堡做了三年牧师,结婚了,并且深受人民的爱戴,从他人性的一面来说,他不愿意回到那座可怕的湖上之城去,在那里他会“一天死一千次”,但是,上帝的呼召,法雷尔的催促,日内瓦和瑞士其他城市不断的来信,渐渐夺得了他的心。
      
      1541年9月13日,这位被施特拉斯堡议会称为“无可比拟的,主的罕见的仆人,我们的这个世纪里没有出过像他这样的人”的加尔文,再一次走进日内瓦城。这一次,城市议会决定:永远留住加尔文。而他们也真的这样做到了。
      
      加尔文,他的那颗心是“被杀的祭牲”,是自愿献给上帝的,只要是他的主差遣,他就愿意回到这个曾经那么狂暴的城市中来。两周后,一份《日内瓦教会宪章》已经写成,并于1541年11月20日由日内瓦人民正式通过。
      
      而这份《宪章》花了两个月时间得以通过,又花了14个风风雨雨的年头才真正付诸实施。后来对许多国家的许多教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这份《宪章》包括了许多东西,它按照《新约》的样式,设立了教会的四种领导位置,即:牧师、教师、长老和执事。并且详细规定了每一圣职的职责和具体规范,《宪章》里也有教会的整套程序。这份《宪章》后来被全世界的教会所采纳,是所有改革宗和长老会教会管理制度的基础,对许多国家的许多教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然而,日内瓦需要加尔文回来,但绝不想让他或教会夺走议会的任何权力。因此在这14年间,加尔文仍然不断地受到恐吓、侮辱、挑衅,不断地遭到敌人围攻。否认《雅歌》和《使徒信经》的卡斯特里奥在被教会拒绝按立为牧师后恼羞成怒,起而侮辱加尔文,在被驱逐之后满怀仇恨写下了一本攻击赛维斯特火刑事件的书,并成为1936年斯•茨威格写作《异端的权利》的主要素材,使得许多不清楚历史背景的后人认为真的是加尔文烧死了赛维斯特。城中的自由派也总是寻衅攻击牧师,天主教的修士也来到日内瓦指责加尔文的神学。
      
      最大的争战,也是最多与加尔文捆在一起的事件,即1553年10月赛维斯特火刑事件。现在回首,我们只能说,那是一个火刑的时代,是一个人们相信审判他人关于上帝的信仰是他们的责任的时代。而赛维斯特的异端思想,使得他在当时欧洲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处死。而传记显示:“判决塞尔维特的权力不在加尔文手里,此权力完全在日内瓦小议会手里。塞氏入狱的那段时间,正是加尔文对小议会影响力最小的那段时间,因为自由派与加尔文之间正为开除教籍的权力作殊死的搏斗。”然而,这个异端的名字还是与加尔文捆在了一起。但是,当火焰升起来的时候,个性温和,一直倾向于和平、妥协的德国改革宗领袖墨兰斯顿写信给加尔文说:“基督的教会会感激你……您的政府所作处死这个亵渎者的决定完全符合一切法律。”
      
      卡农街上的牧师带着他病弱的身体和坚强的心灵努力地工作着,讲道、教理问答和纪律都渐渐地深入许多日内瓦人的心里,人们开始看到加尔文走的路,看到上帝的道,也看到加尔文所过的朴素、严肃和专一的生活,世风开始改变。
      
      1555年2月的选举中,自由派完全失败,四位支持加尔文改革的公民当选为行政长官和议员,这个所多玛之城正在被改造成上帝之城。自由派决定作最后一博,企图掀起一场暴动,大、小议会忍无可忍,终于彻底收拾了这群暴徒。历经多年患难,日内瓦迎来了和平。当周围的国家,地区被战火与灾难搞得动荡不安之际,这座城市稳步走向了宗教改革的世界之城的地位。
      
      14年的风雨,从极度邪恶到全然敬虔,日内瓦成了全世界宗教改革的大本营,不仅仅在以后的年代里,这个城市和整个瑞士邦国得到越来越多的祝福,成为地球上最美丽也是最和平的地方,而且,信心的果实结出了六十倍,一百倍:苏格兰最伟大的宗教改革家约翰•诺克斯在日内瓦生活了三年,当他在1559年返回祖国后,将苏格兰改变成长老制教会的摇篮;而法国的胡格诺派,荷兰的乞丐派,英格兰的清教徒,美国新英格兰地区的清教徒移民,这些都是这个法国人约翰•加尔文在属灵上的后裔,他们开创了一个又一个敬虔的年代,也建立了那些至今仍然屹立的伟大国家,敬虔的果实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了下来。而在今天,加尔文所事奉的那个上帝依然是永活的上帝,在我们这个对许多罪恶已经熟视无睹的世代,也唯有这位上帝才能给我们带来敬虔的生活,使我们所生活的城市成为上帝之城。
      
    (《加尔文传》,作者:茜尔•凡赫尔斯玛{美国} 译者:王兆丰,定价:26.00元 华夏出版社2006年3月出版)
      

【责任编辑:圣山网编辑二】
网友评论:共有 3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自始至终,耶和华都帮助我——广州市大马站家庭教会林献羔弟兄的见证
  • 华 桦:大学生信仰基督教状况调查——以上海部分高校大学生为例
  • 蒙爱者:神在中国的手
  • 倪柝声和中国家庭教会
  • 基督教会历史(上:神圣罗马帝国之前)(简明百科版)
  • 朱家河教堂惨案:一段被屏蔽百年的历史
  • 徐永海: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 杨安溪:神在中国的手
  • 中国教会的发展和我们的福音使命
  • 范老弟兄:是谁点燃了中国大地复兴之火
  • 相关文章
  • “九代奇恩”与今天的中国教会
  • “我”被展开的忏悔录
  • 朱家河教堂惨案:一段被屏蔽百年的历史
  • 亦文:古田教案
  • 杨安溪:神在中国的手
  • 王文新:近代基督教思想对中国大学教育的影响
  • 黄海波:从公益团体到宗教团体——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上海基督教
  • 站在世纪的转折点上——1907年在华传教士百年大会初探
  • 大变革的时代传奇性的人物——黄乃裳的故事及回响
  • 大门口的传道者──马礼逊传教思想探讨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