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圣山网>教会历史> 文章正文
神的仆人叶乃光
来源:信仰网刊 作者:蒙爱者 时间:2010-03-24 Tag: 点击:

 神的仆人叶乃光

蒙爱者 口述 

 

  

  复兴远象

  以往神拆毁中国教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教会的使者容让罪恶,所以“我就快临到他那里,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以往神在中国作的工作,一个是熬炼,一个是拆毁。神以往拆毁教会,是为了教会的圣洁,这是一些前辈的观点,也是一个我非常尊重的叶乃光长老的观点。

  叶乃光老弟兄,贾玉铭老牧师也见过他,他谈的一些问题贾玉铭老牧师特别重视。叶长老一禁食就是四十多天,对这个世代神对他也有启示,《漭山灵修记》,是解放前十几年,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在河南的黄河边上他得到的启示。有很多是关于我们现在的,甚至十几年以后的事情,你看那里头啊,连年代都算得很对。因为他是真正祷告的人,他禁食四十天,四十天不吃不喝家常便饭,所以我称他为神人。1968他见我的时候他是七十二岁,他是1972年被主接去的,死于胃癌。现在他的孙子还在。

  19687月份我见到他,8月份以后我就进牛棚里去了。我特别感谢主,在我进牛棚前能见到他的面,他的祷告生活和神迹奇事给我的信心一个很大的帮助。进牛棚前见了神的仆人叶乃光,进了牛棚别人差点把我打死以后圣灵充满,这两个都是我特别蒙恩典的事。

  我怎么能见到叶乃光长老呢?是因为有一个人见过他,说他主耶稣有两次向他显现,问我愿意不愿意见这个人呢?我说:“当然愿意。”我就到接待他的杨路德家里,她的爱人叫左瑞轩,左瑞轩是一个非常敬虔的老人,他们家那时候养了几只奶羊。

  跟叶乃光长老谈话大概是早晨十点钟开始,见到他我就问他,(那时问这样的问题成了一个习惯)我说:“我管你叫作大爷吧,大爷中国的教会到底还有没有前途?”那时候我不敢谈,一谈就要掉眼泪,所以这也是特别蒙神怜悯的一点。他就把我的手抓住,说:“孩子,神给我有话,中国的教会大有前途。”他说他经过祷告,神告诉他中国的教会这几十年是拆毁,以后就是整顿,第三个就是倒输,就是神的道要从中国输出去,传到神的道已经衰落的地方,就是欧洲,传到福音变质的地方,就是美国。在整顿这个过程中,神要兴起一班新人,新人不齐,新日不到。“新年新日必到,诚信者何必心焦,复兴盛会正临到,哈利路亚好大荣耀!”这是一个天使跟他说的,因为他常为中国的教会痛哭,为中国教会的前途祷告,有一天一个天使向他显现,说了这些话。然后说新年就是为新人准备的,新人不齐新日不到。所以整顿这一阶段很重要,神用各种的办法来筛选,筛选属他的人,新人要是齐的话,就是要借着这些新人复兴神的道。那时那些自认为属灵的,自认为爱主的,自认为如何的都要被神撇在一边。所以“蒙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乃是主所称许的。”所以那时候圣灵的能力要穿上一批新人,他们无论怎么被神大用在神面前永远是谦卑的,是虚心的,以无用的仆人自居,那是合用的器皿。

  感谢主,这些话对我帮助很大,跟我父亲一样,他们两个的看法都是一致的。对我以后对中国教会的反思,对个人经历的反思都是非常有益处的。得的的结论和很多人都不一样,但是,尽管这样,我又不是为自己作见证的,我是为神的道作见证的,为神的工作作见证的。

  

  高崖求死

  我认为叶乃光长老是一个被神兴起来的神人,因为他和神的关系特别密切。

  他曾经是个中医,但是河南一带,土匪特别多,他就借红十字架保护自己,拿白布,用红药水画一个十字架往那儿一插,地痞流氓就不敢欺负他。因为那时到处教会都有势力,你要伤着教会的话,不管你是谁,官府一定得给他申冤,教士要是告什么人,那个人一定逃不了,中国人对中国人那是另外一回事,对洋人那就不得了,是特别的保护。所以他就借这个十字架的旗号开中医,他信了没有,也没信。看他能说会道,又打了个红十架的旗号,外国的牧师就请他到他的那个礼拜堂讲道。他说:“真奇怪我自己也没信,我就看看圣经,把圣经上的意思就那么说一遍,居然有不少人就信了。所以那儿信主的人越来越多,聚会的人越来越多。我就是似信非信啦。”一方面他作中医赚了不少钱,他的两只手的金镯子啊都快戴到肩膀上了。后来耶稣告诉他:“你的都是打着我的十字架的旗号赚的,所以都是我的,你要么给我,要么都丢。”他不愿意给,结果来了一群强盗都给抢空了。

  他中医很好,中国武功也很好,因为他的中间三个手指头都是齐的,都是方头的,这是练铁砂掌练的。他会点穴,他把手往桌子上一放,我说:“大爷你这手怎么这样啊?”他说:“我从前练武功练的,我这手放在你这儿,我要你三天死你就三天死,我要你七天死你就七天死。”我说:“我也得学这个!”他说:“你学这个干什么?耍肉体!”一下就说到我根上了。他说:“你骑车,我放你出去骑五分钟,拼命蹬。不到五分钟我就把你追上了。”他走路是之字形蹿着走,一蹿好几丈出去,一蹿好几丈出去,蹿几下就把你捉住了。他说一般的城墙,我一蹿就可以够着那垛子,那蹿得相当高了,那比许世友蹿得高。他也发明了一套基督教的拳术,有与主同死,与主同活,主钉十字架,圣灵充满招式。他说:“咱们也有一套。”就表演了一下。

  他经过很多试炼没死,因为他筋骨特别好。

  他在那里讲道的时候就得了胃病,疼得特别历害,他用各种中药就是治不好。越来越吃不下东西,他说:“耶稣啊!我给你传了这么多道,让这么多人信。为这个功劳你也得治我啊。”结果他怎么祷告也都好不了。一天好不了,两天好不了,他就禁食祷告三天也好不了。他生气了,就开始骂耶稣:“你这个没良心的,我给你作了这么多见证,这么多人信了,你还不医治我。”他说:“我还给人看病呢?我自个儿病成这个样子,我怎么给人看。”他说:“不活的啦!”走的时候还带着那个圣经,他说:“你说我信吧,我也不信;你说我信吧,我也信。”他夹上圣经就走了。

  因为他会武功,而且会水。他到黄河边上一个大高悬崖上,底下就是黄河。他说:“我就在这儿饿,饿得差不多晕了,我就往下一滚,我没劲了,连砸带没劲,这就淹死了。我的武功很好,不这样死不了。”他就在那里等死,什么也不想,胃也疼,肚子也疼,吃不下。等到第七天了,也差不多了。这时他突然感到里面有个力量,病好了。不但病好了,里头还特别的喜乐。他就想起了教会的歌,站起来他就唱,他本来就会唱歌,外国人让他教歌,他就教。他唱了一首又一首,一首又一首,手舞足蹈地在那悬崖上唱开了。特别轻省,他说,我不知道那就是圣灵充满,我就是觉得很喜乐很喜乐。这时就听底下说:“下来,下来!”因为底下黄河里头还有好多船。这时十几船就靠岸了,有人招手:“下来,下来!”他说:“叫我下去干什么,是叫我吗?”“叫你呢。”他就下去了,那些人就问他:“你是那个站在崖上的那个人吗?”他说:“我就是啊!”他们说不对,站在崖上的人浑身穿白衣服亮得很,你怎么还穿这衣服呢?他就明白了,这是被圣灵充满。神要借着他的形象拯救这些人。他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说实话,我们都是江洋大盗,每个人手里都有十几条人命。”他说:“你们要信耶稣,今天神让你们看见我那样,就是要让我给你们传福音拯救你们的灵魂,人总不免一死的,你们杀了那么多人,你们死了以后怎么办?那就到地狱里去吧!你们谁愿意下地狱啊?”他就讲那地狱的硫磺火湖,他们就说:“我们不愿意去,我们不愿意去!”“那就有一条路,信耶稣,耶稣宝血赦免你们的罪。”他们说:“我们都愿意信耶稣。”“扑通”一下,都跪在那儿认罪了,那么底下该怎么办呢?“你们到官府自首去。因为你们犯这么大的罪,官府怎么惩治就怎么惩治,但你们的灵魂可以得救。”他们就都到官府自首去了。结果怎么样他也不知道。

  

  漭山奇遇

  就是这一次回去以后不久,圣灵就感动他,带一包红糖,拿一个大碗,然后就到山上去,那是河南登封,周围有很多山,这是头一次神让他进山去祷告,到了那里就有一个洞,他就到黄河底下去拿水。拿水后,就把那个红糖放进去,主说:“我要教你三天的灵程。”要给他上三天的课,他准备好了,整个洞里都是金光,(撒旦也有光,是青光,青颜色)。他就躺在那儿睡着了,睡了一会儿就起来了,起来了看见一个人穿着白衣服就来了,他一认就知道是耶稣,因为脚上都还是受死的钉痕,他说:“那你就是为我受死的耶稣吗?”他说:“我就是,今天我要带你去三日灵程。”三日灵程他只大致说了一下,杨路德手里有那个书,我就借来看一下。(《三日灵程》后来由贾玉铭老牧师审定,改名为《漭山灵修记》)

  三日灵程完了,就喝旁边的水。喝了那个水以后,他就在那里差不多有四十天的祷告时间。在那里神就给他讲道,借着花讲道,借着小虫子讲道,就像所罗门王似的,讲的是圣经上的道。神告诉他:“你看这个花为什么长得这个样子,这是对脑子有好处的,所以长得这个样子。你看这一种,这样子(小红豆什么的),这是有毒的,吃了以后人死不了会昏过去。” 跟他说了好多他以前不知道的。他说:“怪不得以前很多道我看不懂呢?神创造的万物里都蕴涵着他的道,神是充满万有的,万有都充满他,神所造的一切都有他的道在里面。”可真是啊,你看植物都有植物的道,小动物都有小动物的道。都有它们的道和理在那儿,都是神的灵在那里借着它们来表现神的荣耀,万物都是为了表现神的荣耀。所以他从那一次学的好些草药,他用的别人都不知道。

  这是头一次他禁食四十天。他回来的时候下着大雨,淋得他受不了,他说:“主啊!你让你的儿子受不了了。正说的时候顺着那个山的水流漂下来一个大草帽。”他说:“感谢主啊!”就戴上了,他过了那个溪水以后啊就顺着山路拐了一下继续往上走,走走走就看到一个大松树底下一个大石头,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胡子挺长的,头发也白子,脸红红的,盘着腿在那儿坐着。叶长老到了那儿,老人就说:“请你把你的草帽还给我。”“草帽怎么是你的?”“因为刚才下大雨,神感动我把个草帽扔到水里,因为你在底下淋得受不了了。我就把草帽扔了下去,所以这个草帽该还给我了。”他说:“哎哟!你也是信耶稣的啊?”他说:“我也是信耶稣的,我是专门祷告的。感谢主啊!给你三天属灵的课程让你上得很好,神特别爱你啊!你可得小心记住了,不要忘了。你走吧,我要祷告了!”叶长老说:“你别祷告啊!我还想和你交通呢?”老人把眼睛一闭就不理他了,怎么说话都不理他。就像魂游像外似的。怎么唤也不理,他也不敢多说,就走了。后来圣灵告诉他说:“你别以为你上了三日灵程就是最属灵的,就是和我关系最亲的,这个人祷告一辈子,与我的关系比你更亲。”让他不要自满。

  

  祷告的人

  有一次他主让他出去禁食,两礼拜了,主让他到山前去要饭,他说:“主啊,我在这儿即不饿也不渴,跟你交通特别美。”他说:“我每次就是特别喜欢禁食祷告,而都是有呼召,去那儿为教会祷告,为教会的前途和福音祷告,有这个呼召你才祷告得下去,也不渴也不饿。”那一次主让他去,他说:“我不去。”主再三让他去,他还是不去,那里头圣灵的感动就仿佛成了要哭的样子。主说:“难道我为你舍命流血,对你这一点祈求,难道你都不愿意?”他就去了,去了三十多家人家,最后只有一家给他一杯凉水,还用枣木棍子把他赶出来。他回来说:“主啊,我本来也不渴也不饿,也非常让我去,结果不是被枣木棍子赶出来,就是被狗咬出来。”主说:“你安静,我有我的旨意。”过了两个礼拜,主又让他到后山去要饭,他到了那里,人家听说他四个礼拜没吃饭,拿着炖肉炒着鸡蛋,有好的就都拿来摆了一桌。他说:“你们这儿的人怎么这么好啊?前两个礼拜,我到山前去要饭,他们不是枣木棍子就是放在眼里狗把我咬出来。”他们说:“他们还是信耶稣的,就冲着他们我们就不信耶稣,真是上天有眼,两个礼拜前一个瘟疫都死光了。”叶长老说:“我就是那耶稣派我来的。”“哟,他们死光是耶稣作的!”“对了!因为他们那么坏,拦阻你们信,是十字架的仇敌,所以神一下就让他们死光了。”“哟,这个公义的神哪,那我们都信了。”叶长老说:“我们都是罪人,他们是罪人,我们也是。”结果他们都认罪了,那个七十多岁不到八十岁的全村之长首先跪下来认罪,接受耶稣,底下跪一大片,几乎整村都信了。

  他在一次四十天祷告的时候,圣灵就让他看到一个异象,就是一个大的臭泥粪坑,臭气冲天啊,好象有好多猪在里头拱来拱去,他一看不是猪,都是教友,还有好多传道人、牧师、教士,有一些是外国人,都在那里拱来拱去。圣灵就感动他:“你把一个梯子放下去。”他就把一个梯子放下去,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再拱下去了,主来的日子近了,应当醒悟过来,脱离这世俗的污秽,赶快上来,主的宝血要洗净你们。惟有上来脱离污秽的才能得救。”他去叫一个牧师,那牧师就看看他,接着在那里拱,猪不是喜欢在那个脏的地方拱吗?他见这个长老他认识,就说:“某长老你快上来吧,主快来了,你赶紧让主的宝血把你洗干净,主就接你啊,你就看得见主啊。”可是他喊了半天,那个人接着拱。他喊啊,喊啊,没有一个上来的。圣灵告诉他:“这就是今天中国教会的情况,我来的时候能看到有几个儆醒的呢?”主说这话很悲哀:“我今后给你的任务就是唤醒这些人,因为我来的日子近了,你要把他们唤醒。要作一个天天儆醒看守衣服的人。”

  后来他又说了一些他生活上的事情,我也记得不太清了。记得的就是他的传道啊,神对中国教会的启示啊这些情况。因为那时候谈话很长,从早晨十点到晚上十一点半。

  

  屡次冒死

  后来他说了两方面的事情,一方面是传福音的事情。神让他用各种方法传福音,一个是他在庙会的时候,他到他哥哥的家里要他嫂子的衣服。他说我穿这衣服干什么,主说:“我让你穿你就穿,不要问。”他说:“好吧,那我就穿上吧!”又戴上那女人戴的帽子,他就到了那个门口,有一块大石头,他就坐在那大石头上。旁边好多人看到一个大男人穿这个衣服坐在这儿这是干什么呢?人就越聚越多。神说:“看到了吗?我就借这个形象把他们招来。给他们传道。”他就给他们说:“你们不要看我这个男的为什么穿这样的衣服,这是我的神让我穿的,把你们吸引来,这里热闹很多,你们都不去看别的,都看我来了。你们看我都是神拣选的,神让你们今天都信耶稣。”他就讲耶稣钉十字架,神爱世人。他讲了以后,很多人就都信了,真是感谢主。

  还有一次圣灵带领他到一个地方去传道,他一讲,人家信佛信得历害,那些年轻人就把他抓到庙里,说你还敢传,他说:“我就是要传,因为耶稣才是真神。”“佛是真神。”“耶稣是真神,耶稣让我来给你们传福音的,你们将来都要下地狱。”“还要下地狱!你简直不想活了!”就把他捆起来,就拿来茅厕里几桶连屎带尿的,把他嘴撬开,鼻子捏住,往嘴里灌,结果他没办法了,咕咚咕咚就往里喝,连喝了两桶,浑身都是屎。他们说:“还让你传,你还传不传啊!”“不传了,不传了。”“走吧!”就把他轰走了。

  走了不久就恶心吐啊,旁边一个老太太在地里就说:“孩子啊!你别再来啦,这些人都不讲理,别看这些人信佛,最不讲理。你真快走吧,别再来了,拐弯有一个池子,你到那池子里洗洗去。”他就跑到那个大池子里洗,是白天啊,他又不敢脱光了洗,洗完就坐在桥旁边晒太阳。晒干了以后啊,圣灵让他再回去传去,他说:“我可不去了,这一顿可喝个够了!”主说:“我为你流血舍得啊,你这一点苦都不愿意受啊?为你们的灵魂我都惨死在十字架上了,为了这些人的灵魂,你吃点屎喝点尿都不愿意啊?”“哦,主啊,我愿意,我愿意!”就回去了。

  老太太说:“你怎么回来了?”他说:“耶稣还得让我回去,我还得传。”

  去了以后,这些人问他:“你怎么又回来啦?”他说:“我还得传,你们无论怎么苦待我,我还得传。因为耶稣爱你们灵魂,天父是救人灵魂的。”“你还想喝吗?”“我不想喝了,我喝够了。可是耶稣非得让我传不可,因为他告诉我,他特别爱你们灵魂。你们从来没有人给你们传过,无论怎么着,你们就是把我打死,我也得给你们传。”这几句话就把他们感动了,“耶稣这么爱我们,我们这么苦待你,还这么爱我们,你讲讲吧!”他说给他们讲。“哎哟,这么好的道,那我也信,我也信!”带头欺负他的那个人先信了,“扑通”跪在那里先认开罪了。这一下那村子里好多人就都信了。

  最惨的一次是有一天圣灵感动他到一座山上,有一座庙在那里,有好多土匪在那儿,要他给他们去传福音。上去就把他给逮住了,因为当时冯玉祥的军队正在底下围剿这些人。他们说:“你是冯玉祥军队的探子。”“我不是,我是传道的。”“不是探子啊!”就往他手里扎竹签子,他说:“左手我还能受得了,扎到右手第三个的时候我就晕过去了,疼啊。”一会儿把他用水一泼泼过来了,“你到底是不是探子?”“我不是探子,我就是信耶稣传福音的,为了救你们灵魂的,耶稣让我来的。”“你还不承认。”就把他的两个拇指用铁丝拧起来了,用钳子往里拧。铁丝拧得都拧到肉里碰到骨头了,使劲地拧。他疼得就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一问:“你还是吗?”,“我还是,就是耶稣爱你们,我不是探子,是为拯救你们让我来的。耶稣为我受死,你们把我弄成这样,我也情愿为你们的灵魂受这罪。”哎呀!这几句话感动他们了,“到底耶稣怎么回事?”“耶稣是神爱世人,赦免我们的罪,我们都是罪人。”“哎呀,我们这样的罪耶稣能赦免吗?”“耶稣当然赦免了。”“那我们都信了。”带头的先跪下认罪。然后说:“你走吧,可是这没办法啊,我们这里也没大夫。”当时他的手都肿啦,铁丝都弄到肉里去了,一拔都疼得受不了,他们说:“你别受这罪,你真快下去吧。”

  他就下去了,下去啊,冯玉祥的军队又把他逮住了,说他是土匪的探子。他说:“我不是,我是传福音的,我上去他们说我是你们的探子,你看这都扎着这个竹签子,把我折腾得都快死了。”“噢,是这样子,弄半天你也是个弟兄啊?我们这儿都是弟兄。”那个连长就是个弟兄,他说:“感谢主啊!”就叫了军医来,给他打上麻药,解开后,一会儿就好了,拔完了以后也不流血也不疼。神就这么怜悯他,虽然让他受这个苦。他们说:“这些人不讲理,给神的仆人受这个苦。”架上迫击炮就要打。“别打,别打,他们现在都是弟兄啦。他们都信主了,我为他们作见证,你不信叫他们来。”结果他们就都缴了枪下来了。结果剿匪啊就变成欢迎弟兄大会。

  还有他曾到一个地方去,那地方迷信得特别历害,不过神给他说:“你放心,你的一根骨头都不至于折断。”他被打晕了以后,浑身都是血,就把他放在一个大磨石上头,上头搁了好多荆棘,把他放在上面,上面又放了好多荆棘,上头再用一块大磨盘往上一放,给他压下去,就扎得他浑身疼啊,就流出血来了。因为那磨盘很重,到了半夜呼吸就越来越没劲,越来越没劲,突然他觉得一个能力进入他里头了,“哈里路亚!”就这么一下挣开了,起来了。结果下来什么事都没有。那些人一看打都打个半死又压在磨石下了,这么折腾还没死,一看他身上一根刺都没有,身上好好的。“哎呀,你可真是神的仆人哪!”结果这些人就都这么信了。

  有一次打得特别历害,一下都打死过去了,流了好多血,人家从山崖上就把他给扔下去了。扔下去以后,没想到底下有两棵小松树把他给挡住了,半夜露水一凉他就醒了,醒来就浑身虚得很,一点劲也没有,他往脖子上身上一摸就这么一块一块的,里头圣灵感动:“你把它吃下去。”他就把脖子上衣服上一块块地吃下去了,那是他流的血凝成的血块,吃下去后慢慢地他身上就有劲了,因为他骨头没坏,武功又好,他踩着两棵松树,一纵就到了山崖上。回去那些人一看打成这样还没死,又有好些人信的。

  神就借着他这样传福音,使附近好些人都变成信徒了。这是第一方面。

  

  十架大能

  第二方面就是他在教会方面的传道。有一次一个教会请他去,那个执事跑了好几趟了,他说:“我得祷告,神让我去我就去。”他说:“主啊,人家跑好几趟让我去,我去不去?”“去,我让你走你就走,我让你说你就说。”他去了,一看底下,扭头他就走了,走到转弯一个庙的台阶上,他就坐在那儿,休息一会儿。执事就跟上来了,“长老啊,我们好不容易请你讲道,好不容易请了这么多人,你怎么不讲就走啊?”他说:“主啊去不去?”“去!”他一去看底下这一种情况,神说:“走!”他就走,哎哟,执事说:“你怎么回事?”他说:“我听圣灵的,圣灵让我来我就来,我走也是听圣灵的。圣灵不喜欢你们。”“不喜欢你也得讲啊,因为觉得教会软弱我们才请你讲啊。”他又去了,他说:“你们中间啊到底有几个信耶稣的?举手我看看。”那些人就都把手举起来了。“你们要是真是信耶稣的话,求十字架再一次显现在你们心里!”哇,大家都哭了。底下擦口红的,穿时髦衣服的,烫发的,这样的女的一大堆,男的也是,完全不像一个基督徒,完全世俗化了。“像你们这样都把耶稣基督忘了!”结果大家就哭啊认罪啊,就这么两句话教会就复兴了。所以他说:“一切都顺着圣灵,一切都顺着圣灵作工,圣灵感动人让,人归向神。”

  还有一个地方请他去,他就去,那儿一个大黑板,圣灵就让他写,他就说:“好,有没有粉笔?”他们就找来粉笔。他说:“圣灵感动我写我就写,写的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不是中国字,圣灵感动他怎么画,他就怎么画,怎么写他就怎么写,怎么点他就怎么点,写了一黑板。“把你们的牧师和教士都叫来!”他们这个教会里头,外国人根本看不起中国人,中国人讲道他们都不出席的。几个教士,还有一两个牧师往那儿一站,一看那内容啊,哎哟,上面都是圣灵感动他写的他们可耻的事,都是英文。他说话了:“教会里面首先应当悔改的是你们!”撩下他就走了。

  有一个牧师请他祷告,他说:“我没有感动为你祷告。”牧师说:“你一定为我祷告,因为我病得很历害。”因为叶长老很著名,行了很多神迹奇事,特别爱主。“好!”他说:“耶稣基督啊,你什么都知道,阿们!”牧师说:“你怎么就这么祷告啊?”他说:“圣灵让我这么祷告,你还让圣灵继续感动我,把你那些事都祷告出来吗?”“行行,我悔改,我悔改,我一定向神悔改。”他实在应当悔改,所以主就借这个方法,你看神还挺尊重他,没有把他那些事告诉叶长老。

  有一次他到西安一个地方一个放羊的弟兄家里,羊圈旁边有一个小屋子,神就说:“这就是我预备给你住的地方。”没想到这个羊圈旁边没臭虫、没虱子、没跳蚤,干干净净,就是有那个羊的臊味,他就在那儿住了几年,那是在教会荒凉的时候,解放以后的时期。可是常常圣灵感动他到外头去,到外头去呢,就遇见好多车,车是归一个工厂的,这个工厂的书记厂长都是基督徒,所以他们所有的工人也几乎都是基督徒。可不能在厂里头聚会,也不能掰饼,他们把车开到离他很近的地方,他一去一看都是弟兄。他说那个厂里头啊,招工人的时候就招了些人,过些时候那些人就不愿意在那儿呆了,基督徒都留下来了,不是基督徒圣灵都把他们赶走,他们到星期天了,就开车出去郊游,到他附近领圣餐,在车上掰饼记念主。他和他们一直有交通。

  

  倚靠圣灵

  还有一次,圣灵感动,叫他买长途车票,让他把所有的粮票,所有的钱都带上。那时候几毛钱就到底了他说:“感谢主,你又要让我到哪儿去祷告了。”他特别喜欢圣灵感动他去祷告。结果到了那个地方不是山,是一片大马路,马路中间好多人围着一个人,圣灵就感动他:“你去看看。”中间一个人穿的是志愿军的棉袄和裤子在那里和人辩论,他说:“你们说某某人万岁,但是我告诉你基督徒是永岁,耶稣才是拯救我们得永生的。”他们说:“你看你对得起你那身衣服吗?”他说:“我和你们毫无关系,我既不求你们周济,也不求你们帮助。”这时候来了一个老太太,说:“昨天晚上耶稣向我显现,说让我到这个马路这儿等你,你是不是叫某某?”他说:“对了,我就是。”“耶稣让我给你炖了一锅肉,还有这些馒头,让我给你送来。”那个人就说:“你们看见了吗?耶稣养我,用不着你们,你们走你们的。”他一看见叶乃光,就给他使眼神,马路一边有一大块地,他们就转到地的后头去了,那是一块大高梁地,他们往田埂上一坐,那人说:“我已经在这儿禁食两个礼拜了。圣灵感动我在这儿等一个神的仆人叫叶乃光,你是不是叫叶乃光。”他说:“对了,我就是。”他说:“我这两个礼拜在西安,现在西安有多少基督徒?”叶乃光说:“现在有名在册的大概就三四百人。”那人说:“聚会的是三四百人,真的属神的只有十二个。他们的名字主都告诉我了,我要带回去为他们祷告。”因为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你爱钱,爱名,爱地位,爱某些人,爱教会的房子,那都不是爱神,只有爱主的人那才属神。叶乃光说:“神让我带上所有的粮票,对不起我只有两斤了,带上所有的钱,我只有两块了。”那人说:“因为你是属神的,所以我接受,从现在开始我就结束禁食,我开始吃饭了。”那个老姊妹给他拿的有十几个大馒头,一筐啊,他就在那里吃。那个人和他讲了什么他没有根我详细谈,他只是和我谈了西安的情况。

  有一次,大概是解放前他在西安的车站,一个七十多岁的外国人在那里走来走去,在那里等车。他里头就有感动,想上去见他,两人一见面一握手,就抱在一块了,哎哟,“感谢主,感谢主!”交通了很多。过了几天就有一个法国人,跑到西安的教会去找一个长老,会说法语的,叫叶长老,他说法语人家都不懂啊,是翻译告诉别人的。人家就说:“我们这儿没有会法语的。”后来有一个老姊妹就明白了,她说你等等,我去找叶长老来,从叶长老那儿坐车来要下午才到,数十里地。他来了,法国人就说:“在车站你不是根我说法语吗?”他说:“那是圣灵感动我说的,现在我可不会说法语。”那个万人的方言就是这样,一句话出来,日本人听的是日本话,英国人听的是英国话,法国人说的是法国话。我以为万人的方言是早晨说的英国话,下午说的是西班牙话呢!万人的方言就是你说出这一句话来,各国的人听的都是自己的话。

  

  苦路异象

  后来我就问他:“听说耶稣两次向你显现,这个情况是怎么样?”他说:“我常常想看看耶稣。祷告说:‘耶稣啊,你向我显现,让我看看,我心里就得安慰了。’”祷告后,主说:“好,我答应你。”结果一看就是耶稣背十字架,戴着荆棘冠冕,一步一步走不动那劲儿,摔在地上的样子。他说:“主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让我也要走这十字架的道路。”后来他又说:“主啊,你再向我显现。”他想什么呢?他想看主在荣耀里降临那个样子,再一次显现还是这样。他说:“主啊,我明白了,你的话已经很清楚,我没有必要再求你向我多显现。”因为两次都是背十字架,“要背你们的十字架跟从我。”他说:“我这路就是背十字架的路,我明白了。”“噢!”我说:“我也明白了,要跟着耶稣就得背十字架。”不背十字架就不能走到荣耀里去,走到荣耀里去就只有这一条路。所以我们要跟跟从耶稣也得走这一条路。

  

  在旷野必有水发出

  关于中国教会的前途问题,他说:“我的领受是这样,可是有一些祷告的人领受也是这样。感谢主,神把他带到我身边,让我们彼此有交通。”首先是南方有一批在深山野林的人。在北方也有一批,也是在深山野林里祷告的。

  他说有一次神感动他到一个山上去祷告,他出来就看到一个修鞋的,他说:“老同志啊!”那儿有好多老同志,可是一看这个修鞋的是个哑巴。结果他又走,走着走着,看见一个老太太,他说:“老奶奶。”还是一个哑巴,他说:“主啊,我怎么一出来就碰到俩哑巴?”主说:“我让你去祷告,什么时候让你去问人了?”他说那我就不问了,我就顺着里头的引导,让他去这个山,告诉他名字了,可是山怎么走,不知道。出了城,他又碰到一个锄地的,他就有感动问问他,一问又是个哑巴,他说:“我就问你这个山在那儿。”这个哑巴把锄头往那儿一扔就会说话了,怎么怎么走,结果说完了以后,他又成了个哑巴。

  他走了几十里,他会武功走得快呀,一般人走一天,他不要半天就走到了。上山的时候,越走路越狭,树林越密,前头忽然就有一个人冲着他来,心里一惊,往后头一看,后头也有一个人来了,前后夹击。他说:“哎哟,天父啊,我可碰到强盗了,这怎么办呢?”他们手里都有东西的,圣灵就感动他:“一个点,一个杀。”他说:“主啊,我可不敢杀,自从信你之后,我可从来没有伤过人命的。”“我让你杀你就杀,因为他应当死。”后边的是杀,他回头一点,那个人咣当就倒了,前头的一点,就不会动了,被他点穴了。他就走了,那个人一会儿醒过来就把另一个人扛走了,就不敢来动他了,因为知道他会武功啊。点穴可不是一般的武功。

  他就山上,没到山顶那儿他就看到山顶上站着几个人,老远就说:“你是不是神的仆人叶乃光啊?”他说:“我就是啊!”“你快来吧!”原来他们蒙神引导在这儿等他俩礼拜,主就让他们在这里等一个神的仆人,叫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我一见你的面,我就知道你叫叶乃光。”他说:“噢!我这才知道,神让我到这里来,我以为是让我禁食四十天祷告,我挺高兴。因为好几年了都没有禁食的感动,现在让我禁食,我非常高兴。原来让我在这儿见你们的面。”他们一交通啊,特别通。

  这个人就是解放以后在中国北方深山老林里祷告的四十个人中的一个,因为那时候要消灭教会的传道人,传道人和他们的儿女啊,差不多四十个人就都到了山上山洞里头。那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在密林中间,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他们就在那里祷告。十七岁的小女孩就把自己的小辫拴在树上跟主拼命:“主啊,你一定要复兴中国教会,中国教会现在遭到这么大的破坏,你一定要复兴,你要不复兴,我们就死在你跟前。”就那样一边禁食一边祷告,因为她禁食要睡着了,头一顿,小辫就牵动,就醒来接着祷告。所以那一些进去十几岁的小姊妹,以后都个个祷告成了白毛女了。

  他们祷告了四十天就有一个弟兄不见了,因为那时候大家只顾自己祷告,谁也顾不得谁,就满山遍野找啊,突然在一个山崖底下发现一个大石头,石头压在弟兄身上了,可是他们已经禁食四十天就都没有力气了,这三十几个人就都帮弟兄搬那个石头,好不容易搬开以后,这个弟兄就没气了。他们就把他放在洞口小平台的地方,就都跪在那里祷告,说:“主啊,求你救我的弟兄,我们不知道他跑到那儿让一块大石头压死了,无论如何我们是四十个人一块来的,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那个地方有岩盐,以后他们就拿那个盐水,慢慢就往他口里滴。渐渐弟兄就活过来了。后来立时天上就有声音跟打雷一样:“你们为什么帮助我?”哎呀,他们就说:“主啊,我们不知道我们得罪你啊,我们就知道爱弟兄啊,弟兄遭难我们就应当帮助啊,不知道帮了弟兄反而得罪你,他是因为你的旨意被压死的,我们不明白你的意思,也没求问,我们就知道爱弟兄啊。”他们就明白一件事:今天中国教会是神定意要压碎的,谁帮忙谁受罪,神不允许人插手。因为是神让中国教会遇见了这么大的逼迫,他们才明白这个道理。神对他们说:“你们就为我的教会祷告,我把你们召集到这里,你们的任务就是祷告。”

  四十天的时候,他们在那儿饿着,要吃的也没吃的,上来带的那一些东西吃光了。就看到一个老虎一个豹拉着一条大蟒来了,蟒已经被咬死了,虎和豹扔下蟒就走了,他们说:“哦,这是神让咱们吃的。”他们就把蟒皮剥了,切成四十段,头一顿就吃那个盐水煮蟒。他们没有想到北方山里有那个蟒,可是在解放前我就知道,有人到那个山去的话,就看见那个草往起翻,正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下子就抬起一个大蟒头,护送的那个镖啊,起手“当当”两枪,那个蟒“叭”死了,因为那是有钱人到那个山里去,那个地方也有很多草。他们雇的那个镖头枪法特准,两枪就把蟒的眼睛打瞎了。

  这是头一顿饭,后来他们那里有盐,他们就去挖野菜煮着吃,后来神就让那里的狗尾巴草长得跟谷子似的,他们就拿起那个东西搓,慢慢地发明一起东西,把狗尾巴草籽加工好后,就煑粥吃,别看黑,那个粥可香。以后他们用那个东西磨成面,是黑面。

  这都是山顶上的那人告诉他的。

  他还讲了一些同工的问题,说有一次他走到一座桥上头,神就让他掰饼,他就看到一座荣耀的房子,白色的,上头有一个金色的十字架。他说:“主啊,我多少年没掰饼了。”一边说一边哭。过了这个小桥就看到两个人,天上就显出三个十字架,一人一个十字架,插到他们里头去了,主就说:“这就是你将来的同工,你们走的是一条道路。”他说:“主啊,我知道的,我们走的就是十字架的道路,没有别的道路。”所以那一次掰饼的异象是主亲自给他掰的,就好象主在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掰开的……这是我的血……”

  他说,他还能为主工作二十年,其实他1972就去世了。其实这可能是借着他的口说预言,或许将来中国要有一个大开放,开放过程当中福音要从中国倒输到国外二十年的时间。是我以后的理解。

  我老伴因为这个就绊倒了,说他哪里属神的。我说:“错了,是指中国福音开放以后,新人齐了,新年新日到了以后,要有二十年,主才来。是这个意思。”

  和我谈话的中间,他说赶紧给我买明天早上六点的车票,迟一点都来不及。我就问他:“大爷,为什么你和神那么亲近,神什么都告诉你啊?”他说:“孩子,你的心太乱了。”这句话给我震憾很大。第二天早上我四点多就到他那里,他走后不到一个小时红卫兵就来抄家了。

  (据2003924谈话录音整理,未经口述者过目。)

          

 

 非特别注明,本刊所录文稿均为作者惠寄或经特别授权。转载敬请注明出处。

 返回当期《信仰》

 

 

 

[信仰网刊 | 第十三期 | 20043]


【责任编辑:丁谷泉】
上一篇:崔权:禁食祷告的领受 <<——————————>>下一篇:《宗教改革运动思潮》原书序/麦格拉思
网友评论: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自始至终,耶和华都帮助我——广州市大马站家庭教会林献羔弟兄的见证
  • “九代奇恩”与今天的中国教会
  • 倪柝声和中国家庭教会
  • 蒙爱者:神在中国的手
  • 华 桦:大学生信仰基督教状况调查——以上海部分高校大学生为例
  • 慕安德烈小传
  • 王韵翔:我和我的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记父亲王晓光和母亲杨荣丽
  • 基督教会历史(上:神圣罗马帝国之前)(简明百科版)
  • 徐永海: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 朱家河教堂惨案:一段被屏蔽百年的历史
  • 相关文章
  • 主仆梁惠珍师母行述
  • 冉云飞:1957年的一则基督教史料
  • 邹穗:新福音派与20世纪美国基督教复兴运动
  • 《宗教改革运动思潮》原书序/麦格拉思
  • 神的仆人叶乃光
  • 崔权:禁食祷告的领受
  • 崔权:40天禁食祷告文
  • 王韵翔:我和我的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记父亲王晓光和母亲杨荣丽
  • 江登兴:家庭教会:待书写的传统与待传承的生命
  • 袁相忱的一九五七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