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圣山网>灵修神学> 文章正文
倪柝声: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一)
来源: 作者: 时间:2008-11-05 Tag: 点击:

内容提要与读经

第一篇、破碎的紧要

第二篇、未破碎与破碎后

第三篇、手中的事

第四篇、如何认识人

第五篇、教会与神的工作

第六篇、破碎与管治

第七篇、分开与启示

第八篇、印象与灵的情形

第九篇、拆毁后柔软的情形

 

内容提要与读经

 本书说到基督的仆人需要学习的一个基本的功课,就是被主破碎外面的人,好让灵能彀出来。惟有出乎灵的工作,才是神所要的工作;也惟有破碎外面的人,才能让灵自由的工作。

读经: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至十三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约翰福音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

哥林多前书二章十一至十四节:“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哥林多后书三章六节:“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圣灵;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圣灵是叫人活。”

罗马书一章九节:“我在祂儿子福音上,用心灵所事奉的神,可以见证我怎样不住的题到你们。”

七章六节:“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事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

八章四至八节:“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

加拉太书五章十六节:“我说,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

二十二至二十三节:“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

二十五节:“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

(以上所引圣经中的“心灵,”按照原文都可译作“灵。”)

 

第一篇、破碎的紧要

 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都会发现,拦阻他工作的并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也都要找出,他外面的人和他里面的人不一致,里面的人是倾向一个方向,外面的人是倾向另外一个方向。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都要感觉,他外面的人不能顺服灵的管理,不能按着神最高的命令去作。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总要找出,他工作最大的难处就在他这个外面的人,这个外面的人就是拦阻他使用灵的。本来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能彀使用他的灵,都能彀用灵与神同在,用灵认识神的话,用灵摸人的情形,用灵将神的话送出去,也能彀用灵摸着和接受神的启示,但是,因着这个外面的人的打扰,就不能使用灵。许多事奉神的人不能作基本的工作,就是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在基本上受过对付。这个基本的对付一缺少,结果就不可能作基本的工作。任何的奋兴、任何的热忱、任何的苦求,都变作白花工夫。只有这个基本的对付,才能使我们在神面前作一个有用的人。

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

罗马书里面有一句话:“按着我里面的人,我是喜欢神的律。”(七22。)我们里面的人,是喜欢神的律的。以弗所书也给我们看见:“藉着祂的灵,叫你们里面的人的力量刚强起来。”(三16,照原文另译。)保罗在别的地方也给我们看见:“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的(人)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照原文另译。)圣经把我们人分作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神所住的那个人是里面的人,神所住的那个人之外的人是外面的人。换句话说,我们这个人的灵就是里面的人,一般人所感觉得到的人就是外面的人。我们里面的人是穿上了一个外面的人,好像穿上了一件衣服一样。神将祂自己摆在我们里面,神将祂的灵摆在我们里面,神将祂的生命、能力都摆在我们里面,乃是摆在我们这个里面的人里面;在这个里面的人的外面,有我们的思想,有我们的情感,有我们的意志;最外面有我们的身体,有我们整个肉体。

我们要知道,一个人能为神作工,就是他里面的人能出来。里面的人不能冲过外面的人而出来,这是事奉神的人基本的难处。里面的人要出来,必须冲过外面的人。所以,我们在神面前必须认准,我们工作的第一个难处不是在对方的人身上,而是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里面的人是一个受监禁的人,像关在监牢里一样。我们的灵就像被罩子罩着一样,不容易出来。如果我们没有学习怎样让我们的灵冲过外面的人而出来,我们就不能工作。没有一件东西能拦阻我们,像这个外面的人一样。我们的工作能不能有果效,就是看我们外面的人有没有被主打碎,让里面的人经过这个破碎的外面的人而出来。这是基本的问题。主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让里面的人有一条路出来。里面的人一出来,许多的罪人都要蒙福,许多的基督徒都要蒙恩。

死与结子粒

主耶稣在约翰十二章告诉我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生命是在麦子里面;麦子的外面有一层壳子,相当厉害的壳子;这一层壳子一天不裂开,麦子一天不能生长。“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这个死是甚么?就是地里面的温度、水分等等所起的作用,使这个壳子裂开。壳子裂开了,然后麦子才能长出来。所以问题不仅是里面有没有生命,并且是外面的壳子有没有裂开。这段圣经的下文又说,人如果爱惜自己的生命,就要失去生命;人如果恨恶自己的生命,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外面的壳子就是我们自己的生命,里面的生命就是祂所给我们的永生的生命。如果要让里面的生命出来,外面的生命就非损失不可。外面的不破碎,里面的就出不来。

在全世界的人中间,有一班是有主生命的人。在这么多有主生命的人中,有两种不同的情形:一种是生命受限制,生命受监禁,生命受包围,生命不能出来的人;一种是主在他身上打通了一条路,生命从他身上能出来的人。今天的问题,不是我们怎样才可以得着生命,乃是怎样才可以让生命从我们身上出来。我们说需要主破碎我们,这并不是一种说法,也不是一种道理,乃是我们这个人是应当被主破碎。不是主的生命不能遍满全地,乃是主的生命被我们锁住了!不是主不能祝福教会,乃是主的生命被锁在我们里面,被监禁在我们里面,没有路出去!外面的人不被破碎,我们永远不能变作教会的祝福,我们也不能盼望世人能从我们身上蒙神的恩!

玉瓶要打破

圣经告诉我们,有真哪哒香膏。神的话特意把“真”字放在里面,是真哪哒香膏,实实在在是属灵的。但是玉瓶不打破,真哪哒香膏就不能出来。希奇!许多人还在欣赏玉瓶,觉得玉瓶比香膏更值钱,许多人还以为他外面的人比里面的人更可宝贵。这是在教会里的难处。你宝贵你的聪明,以为你自己是了不起的人;他宝贵他的情感,以为他自己是了不起的人;许多人宝贵他的自己,觉得自己比别人好得多,口才比别人好,作事比别人快,下的断案比别人准。…但是,我们不是玩古董的人,我们不是欣赏玉瓶的人,我们乃是要闻着香膏的人。外面的不破碎,里面的就出不来;这样,不只我们自己没有路走,并且连教会也没有路走。所以我们不能一直那样的宝贵自己。

圣灵并没有停止祂的工作,圣灵在许多人身上都没有停止祂的工作。一个遭遇再来一个遭遇,一件事情再来一件事情,这些圣灵的管治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打破我们外面的人,就是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让我们里面的人能彀冲得出来。但是我们的难处就在这里:我们稍微受一点难为就不平,稍微受一点挫折就发怨言。主是在那里豫备一条路要用我们,但主的手刚在我们身上摸一下,我们就不乐意,甚至就和神闹意见,就消极。自从我们得救到今天,主多次多方的作工在我们身上,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不管我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主的目的总是要拆毁我们这外面的人。

宝贝是在瓦器里,但是谁需要你的瓦器?教会所缺少的是宝贝,不是瓦器;世人所缺少的是宝贝,不是瓦器。瓦器如果没有打破,谁能看见里面的宝贝?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事到底为着甚么?就是在那里打破我们这个瓦器,打破我们这个玉瓶,要把我们的外壳打破。主盼望在属乎祂的人身上能有一条祝福的路通到世界去。这是一条祝福的路,也是一条有血迹的路,的的确确是有血在那里,有伤痕在那里。这个外面的人的破碎是何等的紧要。因为如果不是这样,就绝对没有工作。我们把自己奉献给主,为着事奉主,我们就得豫备被破碎。我们在这里不能放松,不能保留自己,要让主把我们这个外面的人完全破碎了,让主的工作有路可以出去。

我们每一个人都得替自己找出来,主在我们身上到底有甚么用意。有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就是有许多人,主在他身上作甚么事,有甚么用意,他自己不知道。但愿我们每一个人能找出到底主对于我有甚么用意。当主开我们的眼睛的时候,我们就看见,我们一生一世所经过的事,每一件都是有意义的。主没有白作一件事。当我们明白主的目的是为着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就很明显的看见,每一件的遭遇,都是有意义的,都是主在那里要达到同一个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要打碎我们这个人。

但是,有许多人,主的手还没有动,他已经不乐意了。我们要知道,主所已经给的那些经历,主所已经给的那些困难,主所已经给的那些遭遇,都是为着我们最高的好处。我们不能盼望主给更好的,这已经是最好的了。如果有人到主面前去求主,说,“主阿!请你让我拣选一件最好的;”我们相信主要告诉他说,“我所给你的就是最好的;你每天遭遇的,就是你最高的好处。”主为我们安排的一切,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外面的人被拆毁,灵能彀出来的时候,我们才有使用灵的可能。

破碎与时间

主是用两种不同的举动来破碎我们外面的人,一种是积蓄的,一种是忽然的。有的人,主给他一个忽然间的拆毁,后来逐渐逐渐的再拆毁他;这是忽然的在前,积蓄的在后。有的人,是天天都有遭遇,天天都有事情,到有一天,主忽然给他一个大的拆毁;这是积蓄的在前,忽然的在后。一般人的被拆毁总是这样,不是先忽然,后积蓄,就是先积蓄,后忽然。一般说来,路走得正直的人,主也总得花几年的工夫在他身上,才能作成拆毁的工作。

这个时间,我们不能叫它缩短,却能叫它拖长。在有的人身上,经过几年的工夫,主能彀作成这个工作;但是,在有的人身上,可能过了十年、二十年,这个工作还没有作好。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没有一件事更可怜过于浪费神的时间。许多时候,教会不能蒙福,是因着我们!我们的思想能传道,我们的情感能鼓动人来传道;但是,我们不能使用灵,神不能藉我们用祂的灵来摸着人。这样,我们把时间拉得太长,损失就非常大。

所以,如果我们从前没有一次彻底的奉献,我们盼望现在能彻底的将自己奉献给主,说,“主!为着教会的前途,为着福音的前途,为着你的路,也为着我个人的生命,我把我自己无条件、无保留的交在你手里。主!我乐意把我自己交在你手里,我乐意你从我身上打出一条路来。”

十字架的意义

我们一直听见十字架,十字架,也许听得很熟了;但是,究竟甚么叫作十字架?十字架的意义,就是破碎外面的人。十字架是使外面的人死了,是使人的壳子裂开了。十字架要把你外面的人的一切都毁了,要把你的意见毁了,要把你的办法毁了,要把你的聪明毁了,要把你的自爱毁了,要把你的一切都毁了。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毁,你里面的人就能出来,你的灵就能被使用。这条路是清楚的,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外面的人一被拆毁,我们的灵就容易出来。像有一位弟兄,认识他的人都承认,他是一个思想非常好,意志非常强,情感非常冷、非常深的人。可是遇见他的人,总觉得是遇见他的灵,不是遇见他那刚强的意志、聪明的思想、又冷又深的情感。人每逢与他交通的时候,是遇见一个灵,一个干净的灵。缘故在那里?就是因为他这个人是被拆毁过的。又有一位姊妹,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非常快的人,思想快,说话快,认罪快,写信快,撕信也快。可是遇见她的人,不是遇见她的快,而是遇见她的灵。她这个人是被拆毁过的。外面的人被拆毁,这是基本的事。我们不能一直保守我们的缺点,不能叫主在那里对付我们五年、十年,还是同样的味道。我们总得让主从我们身上打出一条路来。这是主对我们基本的要求。

不能拆毁的两个原因

为甚么有的人经过多少年的对付,还是那么一回事呢?有的人意志强,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情感强,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思想强,主也能把他拆掉;但是,为甚么有的人已经有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被拆掉?我们相信有两个最大的原因:

第一,是因为他们住在黑暗里,他们看不见神的手。神在那里作,神在那里拆毁,他们并不知道是神作的。他们缺少光,他们没有活在光里面。他们所看见的只是人,他们只看见人和他们作对;他们只看见环境,以为环境太坏,所以总是怪环境。但愿神给我们一个启示,看见这是神的手,跪下来对主说,“这是你,这是你,我接受。”我们至少得认识那对付我们的手是谁的手。至少要认识那对付我们的手,不是世人,不是我们家里的人,不是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乃是神的手。是神对付我们。我们要学习像盖恩夫人那样跪下来亲那只手,宝贵那只手。这个光我们总得有,我们必须看见,凡是主所作的事,我们就接受,就相信,因为主所作的事不会错。

第二,是因为他们太自爱。自爱是人被拆毁的一个大拦阻。我们必须求神除去我们爱自己的心。当神要把我们那个自爱的心除去的时候,我们要敬拜着说,“主阿!如果这是你的手,就让我从心里接受。”我们要记得,所有的误会,所有的不平,所有的不满,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私下的自爱。因着我们私下自爱的缘故,所以我们在那里想法子拯救自己。这是极大的难处。许多时候发生问题,就是因为我们又在那里想拯救自己。

上了十字架而不喝苦胆调醋的人,才是认识主的人!许多人勉强上了十字架,还是想喝苦胆调醋来减轻他的感觉。凡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的人,就不喝苦胆调醋的杯。他只喝一个杯,不喝两个杯。这样的人是完全不自爱的人。自爱是基本的难处。但愿主今天在我们里面说话,但愿我们能祷告说,“我的神阿!我看见了这一切都是出乎你。过去这五年,过去这十年,过去这二十年,我所有的路都是出乎你;你这样作,没有别的,就是要达到你的目的,好使你的生命能从我身上活出来。但是,我愚昧,没有看见。我因为自爱,作了许多事来拯救我自己,所以耽误了你的时间。今天我看见你的手,我愿意将我自己奉献给你,我再一次将我自己交在你的手里。”

盼望看见创口

没有人能像一个被打碎的人那样美丽。一个刚硬的人、自爱的人,被神打碎了之后,就显得美丽。我们看旧约里的雅各,他在母腹里就已经与哥哥相争,他是一个调皮、诡诈、多计多谋的人。可是,他的一生充满了痛苦,少年时就逃到外面去,二十年之久受拉班的欺骗,心爱的妻子拉结中途死掉,心爱的儿子约瑟被卖掉,过了多少年,便雅悯又被扣留在埃及,他接二连三的被神对付,他遭遇了许多不顺利的事。他一次被神击打,两次被神击打,可以说雅各的历史就是被神击打的历史。雅各经过神多次的对付,他这个人改变了。到他末了的几年,他真是明亮得很。他在埃及回答法老的话是多么庄严。他临终的时候,扶着杖头敬拜神,是多么美丽。他为他的儿孙们祝福,是多么清楚。我们读他末了的一段历史,我们要低下头来敬拜神,在这里有一个人成熟了,在这里有一个人是认识神的。雅各经过几十年的对付,他的外面的人被拆毁了,到他老年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们各个人多少都有一点雅各的性情在身上,或许不只有一点,乃是有不少。我们就是盼望主在我们身上打出一条路来,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到一个地步,让里面的人能出得来、能看得见。这是宝贵的事,这就是事奉主的人的路。是这样,我们才能事奉;是这样,我们才能带领人到主面前去;是这样,我们才能带领人认识神。其余的,没有多大用处,道理没有多大用处,神学没有多大用处。光有圣经的知识有甚么用?只有神能从他身上出来的人才有用。

我们外面的人被击打、受对付,经过各种的遭遇,留下创口在我们身上,留下伤痕在我们身上,就能让里面的灵从我们身上出来。我们怕遇见有的弟兄、有的姊妹,整个人还是完整的,从来没有受过对付,从来没有改变过。求神怜悯我们,把这条路清楚的摆在我们面前,给我们知道这是惟一的路,没有第二条,并且也给我们看见,主在过去这几年、这十年、这二十年,在我们身上所有的对付,都是为着这个,目的都在这里。所以,没有一个人能轻视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愿意主真是给我们看见,甚么叫作外面的人被拆毁。外面的人如果不被拆毁,所有的都是在头脑里,都是在知识里,那就没有用。盼望主给我们一个彻底的对付。

 

第二篇、未破碎与破碎后

 外面的人的破碎,乃是每一个事奉神的人基本的经历。神需要把我们外面的人破碎了,才能使我们为祂作出有效的工作。

一个事奉神的人在他作工的时候,有两个可能发生:第一个可能是因着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他的灵不动,他的灵出不来,他的灵发不出能力,而是他这个人的思想或者情感在那里作工。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的思想在那里作工;他是一个热情的人,他的情感在那里作工。这样的工作,不能使人遇见神。第二个可能是因着他外面的人没有被分开,他的灵出来的时候披着思想而出来,或者披着情感而出来,这就是搀杂、不干净。这样的工作,使人在经历的时候也会有搀杂、不干净。以上这两种情形,都使我们不能好好的事奉神。

“叫人活着的乃是灵”

我们如果要作有效的工作,有一件事是我们必须有一次基本的承认的,就是“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这个问题,我们今年不解决,明年也得解决;我们信主的第一天不解决,十年之后也得解决。我们迟早总得承认这个事实。有许多人需要被带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需要在工作上只有虚空的成就,结果才知道许多的思想都没有用,许多的情感都没有用。思想无论能得着多少人,情感无论能得着多少人,结果都没有用。我们迟早都要承认:“叫人活着的乃是灵。”只有灵能叫人活;就是你自己最好的思想也不能叫人活,就是你自己最好的情感也不能叫人活。人只能因着灵而活。主说的话总是事实。能彀叫人活的乃是灵。许多作主的工的人,经过了很大的痛苦之后,经过了很多的失败之后,才真的看见这个事实。因为叫人活的乃是灵,所以只有让灵出来,罪人才能得重生,只有让灵出来,信徒才能得建立。重生是灵传递生命叫人得生命,建立是灵传递生命叫信徒得建立。没有灵就没有重生,没有灵就没有建立。

有一件事是最奇妙的,就是神没有意思要将祂的灵和我们的灵分开。在圣经里有许多地方不能分别那个灵字是指着人的灵说的,那个灵字是指着神的灵说的。这件事,许多精读希腊文的人都没有法子分别。历代以来,所有繙译圣经的人,从德国的路德,英国钦定本的译者,一直传下来,都没有法子确定新约里面这么多次的灵字,到底那些是指着人的灵说的,那些是指着神的灵说的。

罗马八章恐怕是圣经里面用到灵字最多的一章;有谁知道在罗马八章里有多少灵字是指着人的灵说的,有多少灵字是指着神的灵说的呢?繙译圣经的人,译到罗马八章,只好让人自己去看,是指人的灵或者是指神的灵。英文圣经繙译“勃纽玛”(“灵”)这个字,有的大写,有的小写,许多种译本都不同,没有一个人的意见可以作为定论,因为圣灵和人的灵实在没有法子分。我们得着新的灵时,也得着神的灵;我们人的灵从死里活过来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得着圣灵的时候。我们说圣灵是住在我们的灵里,但是我们要分甚么是圣灵,甚么是我们自己的灵,就不容易分。圣灵和我们的灵是有分别,但是不容易分开。所以,灵的出去不只是人的灵出去,灵的出去也就是圣灵藉着人的灵出去。因着圣灵和人的灵是合而为一的,所以我们在名词上虽然可以分别圣灵和人的灵,但是在事实上就没有法子分开。灵的出去是人的灵出去,也就是圣灵出去。人摸着你的灵也就是摸着圣灵。你如果能使人摸着你的灵,感谢神,神的灵也给人摸着了,你的灵把神的灵带到人中间去了。

神的灵工作时,要用着人的灵把祂背出去。就如:电灯的电并不像天上的闪电那样走法,电灯的电是藉着电线走的。今天不只有电力,并且有电线,是电线背负这个电力,在物理学上称它作电荷,荷的意思就是背负。你如果使用电,就需要有电线来荷它,背它。神的灵也是这样,祂要使用人的灵来荷圣灵,藉着人的灵把圣灵带到、背到人中间去。

每一个人蒙恩以后,都有圣灵住在他的灵里。一个人能被主用和不能被主用,分别不是在他的灵,分别乃是在他外面的人。有的人的难处就是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在那里没有一条血迹的路,在那里没有创口、没有伤痕;结果,神的灵被拘禁在人的灵里,没有法子出去。有时候,我们外面的人动了,里面的人没有动;仅仅是外面的人出去,而不是里面的人出去。

几个实际问题

我们从几个实际问题来看。像讲道,许多时候我们在那里讲,很热切的在那里讲,真是讲得好,头头是道,但是有一个难处,就是里面是冷冰冰的,想感动别人,却感不动自己。外面的人在那里作,里面的人不加进去,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不一致,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不统一,外面的人热,里面的人却是冷冰冰的。我们能对人说,主的爱多大,但是我们里面一点没有感觉。我们能对人说,十字架的苦难多惨,但是我们回到房间里去会笑。这种情形真是没有办法。原因是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不统一,外面的人在那里作工,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动。这就是上面所说的第一种的情形。是思想在那里作,不是灵作;是情感在那里作,不是灵作;是外面的人在那里动,里面的人没有动。好像外面的人在那里表演,里面的人在那里参观,外面的人是外面的人,里面的人是里面的人,两个不一致。

另外有一种情形,就是里面的人非常热切,里面要喊,但是说不出来,说了半天好像是兜圈子。里面越急,外面越冷,一直要说,说不出来。看见罪人,里面巴不得哭一场,但是哭不出来。里面有一个迫切的心,上讲台的时候要喊出来,但是外面不知道说到那里去了。这种情形,使我们感觉痛苦。这也是因为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里面的人就不能出来。外面的壳子还在身上,外面不听里面的指挥。里面哭了,外面不哭;里面难受,外面不难受;里面充满了意思,外面的思想不给你传出去。里面有感觉而冲不出去,灵没有办法冲过外面的壳子。

这些情形,乃是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时的情形:或者是灵不动,外面的人动;或者是灵动,外面的人把灵拦阻了。所以,外面的人的破碎乃是每一个学习事奉神的人的第一个功课。每一个事奉神的人基本的学习,就是要叫里面的人能彀通过外面的人而出来。每一个真实被神用的人,乃是外面的思想不单独行动,外面的情感不单独行动,而是里面的要出来的时候,外面能让它出来,灵能从外面的人冲出来达到人身上。这一点我们如果没有学会,我们在工作上的功效就有限得很。盼望神把我们带到外面的人被破碎的地步,盼望神指引我们一条路,使我们知道怎样能彀在主面前成为一个破碎的人。

一个人一被主破碎,自然而然再没有表演的事了。外面很热闹,里面不动,这样的事没有了。是里面有感觉,里面有话,外面就作。也绝没有里面要哭,外面不哭的事;绝没有里面有意思,外面在那里绕圈子,一直说不出来的事。思想的贫穷不会发生,两句话能说出来的,不必用二十句话来说。思想会帮灵的忙,思想不会挡住灵。情感也是一个很硬的壳子,许多人要喜乐不能喜乐,要哭不能哭,外面的人不听他的话。主如果藉着圣灵的管治或者光照,把我们外面的人重重的击打一下,我们感觉喜乐就能喜乐得出来,我们感觉忧伤就能忧伤得出来,我们里面的灵就能很自由的出来,一点不受拦阻。

外面的人的破碎,使灵能自由的出来。灵自由的出来,不只在工作上有用处,也在我们个人的生活上有用处。灵如果能出来,我们就能继续不断的与神同在。灵如果能出来,我们就自然而然会摸着圣经里面默示的灵。灵如果能出来,我们也就自然而然能用我们的灵来接受启示。灵如果能出来,就自然而然当我们作见证的时候,或者传说神话语的时候,用神的话来服事人的时候,就是作话语的执事的时候,我们就有能力用我们的灵将神的话送出去。还不只,如果灵能出来,自然而然我们能用我们的灵去摸别人的灵。一个人来到我们面前说话的时候,我们的灵能把他测量出来,他是甚么种的人,他是甚么种的态度,他是甚么种的基督徒,他的需要是甚么。我们的灵能摸着他的灵。我们的灵如果是自由的、释放的,就自然而然别人也很容易摸着我们的灵,我们的灵很容易给人摸着。有的人,我们只能遇见他的思想,只能遇见他的情感,只能遇见他的意志,却摸不着他的灵。有的人,我们和他谈三个钟头,我们是基督徒,他也是基督徒,但是摸不着他。他外面的壳子很厚,别人没有法子摸着他里面的情形。外面的人的破碎,能使灵流露,能使人敞开。我们的灵敞开,就容易被人摸着。

出去与回来

外面的人如果能破碎,自然而然人的灵就能继续不断的在神面前。有一位弟兄信主第二年的时候,就读劳伦斯着的“与神同在”那本书。读了之后,感觉非常痛苦,因为劳伦斯能继续不断的与神同在,能一直享受神的同在,但是他不能。那时他和另外一位弟兄就定规,每一个钟头有一次祷告。为甚么这样作呢?因为圣经有话说,要常常祈求,他们就改作时时祈求。他们每一小时都祈求一下,每一次听见敲钟就祷告一下。他们因为一直觉得不能维持神的同在,所以只得尽力量多回到神面前来。好像作事的时候人出去了,需要赶快回到神面前来;读书的时候人也出去了,需要赶快回到神面前来。不回来就变作整天出去了。他们常常祷告,礼拜天整天祷告,礼拜六半天祷告,这样一直维持了两三年。然而难处在这里:回到神的面前的时候是感觉神的同在,可是一出去就失掉了。这不仅是他们的难处,也是许多基督徒的一个很大的痛苦。这是靠着人的记性来一直维持神的同在。这一种的与神同在,是记得的时候就有同在;一忘记,同在就没有了。这一种用记性来维持神的同在,是愚昧的,因为神的同在是在灵里,不是在记性里。

要解决与神同在的问题,就得先解决外面的人破碎的问题。我们的情感和神是不同性质的东西,不能联在一起;我们的思想和神也是不同性质的东西,不能联在一起。约翰四章给我们看见,神的性质是甚么,神是个灵。只有我们的灵和神是同性质的,只有我们的灵才能和神永远和谐。所以我们如果是用思想来得着神的同在,思想一放,同在就失去;我们如果是用情感来得着神的同在,情感一放,同在也失去。有的时候我们很喜乐,就以为神是同在了,但是喜乐会停止,喜乐一停止,同在也就失去了。或者我们以为感觉悲伤流泪的时候,就能觉得神的同在,但是我们不能一辈子流泪,流泪总得停止,不流泪的时候就不觉得神的同在了。因为思想情感的活动都不过是行为,没有一个行为是不会停止的。如果用行为来维持神的同在,只要行为一停止,同在也就失去。必须是性质相同的东西,像空气和空气,水和水,才不容易分开。因为性质相同,所以能同在。里面的人的性质是与神的性质一样的,所以能藉着神的灵将同在显出来。外面的人都是活在行为里,所以能打扰里面的人。外面的人不只不是一个帮助,反而是一个拦阻。外面的人被破碎的时候,里面的人在神面前就不受打扰。

灵乃是神摆在我们里面作祂的反应的。外面的人乃是为着反应外面的事的。一个人丧失神的同在,不能享受神的同在,乃是因为他外面的人一直对于外面的事有响应。我们没有法子把外面的事都除灭,但是我们有法子破碎外面的人。我们没有法子把外面的事停止,世界上千万亿兆的事都要继续。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只要外面一有事,我们里面就响应。我们不能安静的继续的享受神的同在,就是因为有这个外面的人的响应。所以与神同在是根据于外面的人的破碎。

神如果怜悯我们,把我们外面的人破碎了,我们就有以下的情形:本来我们是非常好奇的,今天没有法子叫我们好奇了。本来我们是情感非常强的,一有一件事,就能激动我们,或者激动我们最细嫩的感觉,就是爱;或者激动我们最粗的感觉,就是脾气。只要外面一有事情,我们就有响应,我们就活到那个里面去,就失去神的同在。但是,神怜悯了我们,把我们外面的人打破,打破到一个地步,有许多事情来的时候,我们里面不动,神的同在还在那里,我们里面是安静的。

我们必须看见,享受神的同在是根据于我们外面的人的破碎。一个人能继续不断享受神的同在,乃是靠着外面的人的破碎。像劳伦斯,他在厨房里面工作,许多人向他要东西的时候,声音嘈杂,盘子乱响,但是劳伦斯的里面不受他们的影响。他在祷告的时候感觉神的同在,他在工作忙碌的时候也感觉神的同在。何以他在忙碌中还能感觉神的同在?因为外面的声音不影响到他里面去。有的人为甚么会失去神的同在?因为一有外面的声音,就影响到他里面去。

有些不认识神的人,想要保守神的同在,他们怎么作呢?他们要寻找一个环境是没有盘子响的。他们以为离开人越远,离开事越远,就越能感觉神的同在。他们误会了,以为难处是在盘子上,是在人的搅扰上。不,难处是在他们自己身上。神不是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的盘子,祂是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的响应。外面尽管闹,但是里面根本不响应;外面尽管敲,但是里面根本不响应。主把我们外面的人一打碎,我们里面就不响应,里面好像没有听见。感谢神,我们可以有一个非常灵的耳朵,但是因为恩典在我们身上的缘故,因为主在我们身上作了工的缘故,因为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缘故,那些事情来到我们外面的人身上的时候,就不再影响到里面来,盘子响的时候就像独自祷告的时候一样,能专一的在神面前。

一个人外面的人一被破碎,他就不必再回到神面前来,因为他原是在神面前,所以不必回来。一个未经破碎的人,他去办一次事情,就需要回到神面前一次,因为他是出去了,所以要赶快回来。一个已经破碎的人,他从来没有出去,所以用不着回来。许多人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所以一直出去,连作主的工都是出去的。他最好不动,一动就出去。但是,一切真实认识神的人,他们没有出去,所以他们不必回来。他们今天一天继续的在神面前祷告,是享受神的同在;今天一天忙着擦地板,还是享受神的同在。外面的人一被破碎,我们就能活在神面前,不必回来,没有回来的感觉,也没有回来的需要。

我们的习惯,都是到神面前来的时候才觉得神的同在。我们作任何的事情,不管多么小心,总是觉得自己出去了一点。我们各人的经历,恐怕都是这样:虽然把自己保守得很紧,但是多作一点事情,还是会出去。许多弟兄姊妹总是觉得,要把手中的事放下了,才能去祷告。好像到神面前来的景况,和作事情的景况,总有一点不一样。比方:我们在这里帮助一个人,或者是传福音给他听,或者是造就他,等一等,我们觉得要跪下来祷告,要祷告的时候,总是觉得要回到神面前一下,总觉得和人谈话是离开神一点,要祷告就得向神挪近一点。刚才好像是出去了,现在是要回到神面前来。刚才是失掉了神的同在,现在需要再得着。或者我们作一点日常生活上的事,像擦地板,像作手艺,作了这些事之后,要祷告,总是觉得要回来一下,好像有一大段的路要回来。任何要回来的感觉,都是告诉我们刚才已经出去了。外面的人的拆毁,就是使我们不必回来。我们和一个人谈话,要像和他一同跪下来祷告一样的感觉神的同在。我们擦地板、作手艺,要像祷告一样的与神同在。这些事不能使我们从神面前出去,所以我们也不必回来。

我们引一个极端的比方:在人的感觉里,最粗的是人的怒气。圣经并没有禁止怒气,有的怒气与罪并无关系。圣经说发怒(生气)却不要犯罪,可见发怒可以不犯罪。但是,发怒是何等的粗,发怒是已经近乎罪了。神的话里没有说,爱却不要犯罪,因为爱离开罪很远。神的话里也没有说,温柔却不要犯罪,因为温柔离开罪很远。可是神的话里是说,发怒却不要犯罪,可见发怒近乎罪。有的时候,有弟兄犯了很大的错误,需要严严的责备他,但这是最不容易作的事。慈爱的感觉容易用,发怒的感觉不容易用,因为一不小心,就落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所以,要按着神的旨意发怒,是不容易的。如果有弟兄、有姊妹认识,甚么叫作外面的人的破碎,而能享受在神面前的同在,灵因着不受外面的人的打扰,能继续的与神同在,那么,当他严严的责备一个弟兄的时候,和他在神面前祷告的时候,是同样的在神的同在中。或者这样说,当他严严的责备一个弟兄之后,他到神面前去祷告,不必有要回到神面前去的感觉。任何要回到神面前去的感觉,都是证明他出去了。我们承认这件事是非常难的。但是,我们外面的人如果被破碎了,我们就能责备一个弟兄而不必回到神面前来,神的同在还是同样的继续被享受。

外面的人与里面的人分开

外面的人被破碎,就是使你所有外面的事只到外面为止,而里面的人能一直继续的活在神面前。许多人的难处,就是他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是联合在一起的,所以,影响到外面的人的东西,也都影响到里面的人。其实,外面的事只能影响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则能影响里面的人。在没有被破碎的人身上,外面的人能影响里面的人。在被破碎的人身上,外面的人不能影响里面的人。如果神施怜悯,破碎我们外面的人,把我们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分开,那就外面的事只能影响外面的人,外面的事就不影响里面的人。因为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已经分开,所有的扰乱都到此为止,不得进去。你能用你外面的人和人谈话,你还能用你里面的人和神交通。你外面的人听见盘子响,但是里面的人还活在神面前。你能用你外面的人去办事、去劳碌、去与世界形形色色的东西接触,但是所有的都到此为止,你里面的人不受影响,你仍然活在神面前,你既然没有出去过,所以也不必回来。比方说,有一位弟兄在那里筑路,如果他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是分开的,那么外面的事就不能扰动他里面的人。他能用他外面的人在那里作工,而他里面的人能一直向着神。或者有的作父母的人,他外面的人是在带着小孩子笑,带着小孩子玩,带着小孩子说;等一等一有属灵的事,立刻可以将他里面的人送出去,他那个里面的人从来没有离开过神。我们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分开,与我们的工作和生命都有极重大的关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继续不断的作工,而不必回到神面前来。

有的人,他的人是一个;有的人,他的人是两个。有的人,他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是一个;有的人,他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是分开的。有的人只有一个人,他怎么样呢?他办理事务的时候,整个人都去办事,他从神面前出去了;等到祷告的时候,就要把事情丢掉,整个人都到神面前来祷告。他需要整个人去作事,他也需要整个人到神面前来祷告。所以这个人常常要出去,也常常要回来。这个人是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的人。另外有人,他外面的人被主破碎了,外面的人不再影响里面的人了。这个人能用外面的人办外面的事,又能用里面的人一直继续在神面前,一直继续与神同在,甚么时候需要里面的人彰显在人面前,一转就能出去,他和神的同在没有间断。所以问题是这个人是一个人呢,或者是两个人;换句话说,这个人的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有没有分开,这个分别非常大。

你如果蒙神怜悯,给你有分开的经历,那就当你在那里办事的时候,你外面虽然在动,但你知道你里面还有一个人连动都没有动。一个是出来的,一个是在神面前。外面的人管外面的事,外面的事只到外面的人为止,不通到里面的人来。认识神的同在,就是外面的人对付外面的事,里面的人在神面前,两个一点都不混在一起;可以像劳伦斯那样,外面在事务上虽然劳碌,但是另外一个人在神面前,神的同在一直没有断绝。这样,我们就能在工作上省去许多时间。许多人是因为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没有分开,他需要整个人出来,等一等他也需要整个人回去。许多人在办事上遇见难处,就是因为里面的人跟着外面的人一同出去。如果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只用外面的人去办事,里面的人不动,外面的事就不会办错。这种情形能保守我们对于外面的事不受血气的影响,也不摸着我们里面的人。

总而言之,人的灵能不能使用,是根据于神的两个工作:一个工作是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另外一个工作是要把我们的灵和魂分开,或者说要把我们里面的人和我们外面的人分开。只有当神在我们身上作了这两件事之后,我们才能使用我们的灵。外面的人的破碎,是藉着圣灵的管治;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的分开,是藉着圣灵的启示。


【责任编辑:圣山网编辑】
网友评论: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丁道尔解经系列:马太福音
  • 司布真:"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 司布真的祷告
  • 有关司布真不寻常的24个事实
  • 温伟耀:追求属灵的得与失
  • 迈尔:圣经人物传——保罗
  • 颜新恩:我为什么关注灵修学
  • 劳伦斯 :与神同在
  • 约翰·欧文:如何才能保守自己的心抵挡试探?
  • 敬畏神:改革宗灵性的中心
  • 相关文章
  • 巴克斯特:恨恶罪的指引
  • 他泊之雪:成圣与深度祈祷
  • 斯考特•克拉克: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 加尔文论圣灵见证圣经——读《基督教要义》第一卷6-9章
  • 《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1.1
  • 迈尔:圣经人物传——保罗
  • 杨小凯:我认识基督教的三个过程
  • 颜新恩:我为什么关注灵修学
  • 周功和:律法主义与灵恩
  • 罗博学:《自述·见证:大地血泪》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