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圣山网>灵修神学> 文章正文
司布真:"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来源:古旧福音 作者: 时间:2008-11-07 Tag: 点击:


讲道第210号  司布真
1858年8月22日,安息日早晨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命记 33:25
  
亲爱的人,每一个白天都要消亡,都有一个夜晚跟随而来,这看起来真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当我们看到山峰满布青翠直到峰顶,海洋用银光的荣耀冲刷它们的根基;当我们举目远眺,看到充满可爱和美丽的广阔图景,我们不禁感到伤心,日光竟要落下在如此的景色上面,如此的美丽竟要被包裹在黑暗的湮没里。但是我们有何等大的理由为夜晚向神称谢! 因为要是没有夜晚,极多的美景将不会被我们发现。哦,我的神,如果不是你首先用黑暗的厚厚斗篷把太阳遮盖,我就永远不会看到你指头作成的天空:如果不是你隐藏太阳的光线,让他退到西方的帐幕里,你所命定的月亮和星星,在我的眼中就永不会闪亮。夜晚看来是星宿的好友:如果他们不是被设立在黑暗的衬托下,他们将永远不会被人的眼睛发现。同样,冬天也是如此。我们可能感到伤心,夏天所有的花朵都要死去,秋天所有的果实都要被收进仓库里。每棵树都要被扯得光秃秃.,所有的田野都要失去他们美丽的花朵。但是如果没有冬天,我们就不会看到雪闪亮的晶莹:我们就不会观察到从屋檐挂下来的美丽的冰柱。神奇妙的白霜的奇迹大部分要隐藏在我们之外,要不是有冬天的冰冷,当它剥夺了我们一个美景,就赐给我们另外一个,— 当它取走青翠的绿宝石,它赐给我们冰的钻石 — 当它把鲜花的闪亮红宝石从我们这里夺走,它赐给我们雪可爱的洁白。现在,把这两点用在别处,你就会发现为什么即使我们的罪,我们失丧败坏的光景,在神的手中,都被变成为向我们显现他卓越品格的手段。我亲爱的朋友,如果你和我没有困难,我们就永远不会有这样的应许赐给我们: —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是我们的软弱,给了神有地方赐给我们如此的应许。我们的罪给一位救主留下地方;我们的过失为圣灵留下地方来纠正它们;我们一切的游荡给好牧人有地方,使他可以寻找我们,把我们领回。我们不喜欢夜晚,但我们却喜爱星星;我们不喜欢软弱,但我们却感谢神给了在软弱中扶持我们的应许;我们不羡慕冬天,但我们却羡慕那闪光的白雪;我们想起自己颤抖的软弱就发抖,但我们依然要感谢神,我们软弱,因为这留下地方让他自己不可战胜的能力,在实现如此的应许上得到彰显。

今天早上我对你们讲话,首先要留意我们这节经文所暗示的我们自己的软弱;第二,我要看这经文的伟大应许 ;然后在得出结论之前我要尽力作一两点引申。

I. 第一,这节经文所暗示的我们自己的软弱。按我比喻的说法,如果这个应许好比一颗星星,你知道在白天,当我们站在高地上的时候是看不到星星的;我们一定要下到一口深井里,然后我们可以找到它们。我所亲爱的,我们的心现在是白昼,我们必须要下到对我们过去的试炼和困苦的以往回忆的深井中。我们必须首先要清楚明白我们自己的软弱,然后我们才能够看到这个丰富和极其宝贵的应许的大光。一个自负的人是不能理解这个应许的,就好比一个挖煤工人不明白希腊语一样:他从来没有处在一个可以理解这点的位置上;他从来没有领会到自己需要其他人的力量,因此不可能明白这应许的价值,这应许赐给那超过我们力量以外能力。让我们花几分钟考虑自己的软弱。

你们这些神的儿女,在尽责任的日子里你们岂不是看到自己的软弱吗? 主已经对你说话,他说, "人子,快跑,做我所吩咐你的这样那样的事情。" 你就去做了,但当你上路的时候,一种极大的责任感把你压倒,在一开始的时候你就准备要回头,喊着说, "你愿意打发谁就打发谁,只是不要是我。" 得着力量,被坚固,你去尽责任了,但在尽责的时候,有时候你感觉自己的手极其发沉,许多次你要抬头呼喊, "哦主,给我更多的力量,因为没有你的力量这工作是不能完成的,我自己不能做。" 当这工作完成之后,你回头看,你会惊奇一个像你自己这样如此可怜软弱的虫竟可以把它做成,或者你会充满恐惧,因为你怕这工作因为你自己缺乏技巧,好像窑匠制作陶器的转盘上的器皿被弄糟了。我要承认在我自己的位置上,每天我有上千个理由承认自己的软弱。在预备上讲坛的时候,我们是何等常常发现自己的软弱,上百的经文展现出来,我们不知道该选择哪一处才好,当我们选好了题目以后,让人分心的念头就来了,当我们想要集中思想看一些神圣的题目时,我们发现自己的思想被牵引到这里到那里,像小孩子的思想一样被每一个念头之风吹来吹去。当我们在讲道之前屈膝下跪,寻求主的帮助,我们的舌头是何等常常拒绝开声讲出我们心里的热切之情。哎! 当我们预备要做一件工作,这工作需要一颗如火炉般火热的心,如烧炭般燃烧的嘴唇,我们却常常发现自己的心冰冷。在这讲坛上我常常认识到自己的软弱,当话语远离我而去,思想也离开了我;当那我以为会像瀑布倾泻而下的大海,却像一条无力的小溪细细流出不情愿的水滴,源头几乎不行了,看起来好像它要枯干死去。讲道后,我是何等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呻吟,因为我想我失败了,没有讲清楚我的信息,没有按照我的主要我去做的那样传讲我主的话语。我敢说,你们所有人,在自己的呼召中,有足够的例子证明这点。我相信基督徒自我省察的时候,没有人是不会发现每天都证明了自己的软弱的,甚至在自己尽责的时候。你的店铺无论是多小,对你都是足够大,来证明你的软弱,你的生意,无论多么小,你的负担,无论多么轻,你的家庭,无论多么小,都会给你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事实: "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 "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

但是亲爱的,当我们在受苦的日子里,也许我们更明显证明我们的软弱。这时候我们就是真正的软弱了。我曾坐在那些病得非常厉害的人的身旁,留心观察他们的忍耐;但我不晓得我曾经对一个生病男人的忍耐感到过惊叹,就像我自己生病的时候一样: 这个时候的忍耐是一种超乎寻常的美德。妇女受苦,受苦得很好;但我确实认为几乎没有多少男人能够忍受许多妇女所忍耐的受苦的献祭,而不显露出百倍的不耐烦的。我们大多数人有强健体魄的恩赐,只是受到有一丁点的疾病要对待,却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托,却有太多的不能忍耐,我们真是要反思自己;我们是如此容易发牢骚,如此轻易低头希望自己死掉就好了,只是因为一丁点的痛苦在对付着我们的身体。在这里我们确实证明了自己的软弱。啊! 神的子民,谈论火窑是一回事,身处其中又是另外一回事。看这医生的刀是一回事,感受它又是另外一回事。轻啧药杯是一回事,躺在床上度过可怕的一个星期或一个月,不断,不断,不断地喝那使人恶心的药又是另外一回事。当你们在旱地上,大多数人是优秀的水手,出了海你们就有大大的分别了。很多人是异常勇敢的战士,直到他上了战场,他希望自己远离这地方,除了他的马刺,没有什么武器是他可以大大使用的。那从来没有生病的人不晓得他的软弱,他耐心和忍受的缺乏。

亲爱的,如果责任或受苦不能证明我们的软弱,那么还有一件事情是能很快把它显明出来的 — 就是进步。你明天坐下,阅读一些神卓越的仆人的生命故事:也许是大卫布莱纳的生平,他是如何在旷野里为他的主奉献自己的生命的,又或者是亨利马田的英雄事迹,他是如何为基督牺牲一切的,你看的时候在心里说道, "我要努力像这个人一样,我要努力有他的信心,他的舍己,他对永远不会灭亡的灵魂的爱心。" 亲爱的,努力争取这些,你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软弱。我有时候想我要努力有更大的信心,但我发现保守我现有的信心都很艰难。我想, "我要更爱我的救主," 我努力这样做是好的,但当我努力爱他更多的时候我发现也许我在倒退而不是在进步。当神答应我们的祷告时,我们是何等常常发现自己的软弱!

"我求主我可以成长
在信心,爱和各样的恩典上;
更多明白他的救恩
更热心寻求他的荣面.

我希望在某个蒙恩的时候
他可以马上回答我的恳求,
用他爱克制的能力,
制服我的罪,赐给我安息.

相反,他让我感到
我心里隐藏的罪恶,
让地狱愤怒的力量
攻击我灵魂的各处.

'主,为什么是这样?' 我颤抖哭泣
'你要把你的虫逼上死路吗?'
主回答,'我就是用这个方法,
'回应求恩典和信心的祷告."

这就是,当我们只是想向上生长的时候,主帮助我们向下扎根。让你们每个人努力在恩典中成长,努力奔跑天路,要有一点的进步,你很快就会发现,在我们必须行走的这容易滑倒的路上,迈出向前的一步是非常困难的,向后倒退许多步却非常容易。

基督徒,如果这三样都不能显明你的软弱,我要建议你试一试另外一个。看看你在试探中会如何。我在神林里看到一棵大树,纹丝不动,好像一块岩石,我站在它广阔伸展的树枝下,想要摇晃它的树干,看看我可不可以摇动,但它立着不动。太阳照在它身上,雨水落在它上面,许多个冬季的风霜把雪撒在它的枝条上,但它依旧站立稳固。但是一个夜晚来了一场狂怒的大风,横扫森林,那看起来是站立得如此稳固的树横躺在地上,它那曾经向天高举的大树枝无力地躺在地上,被折断了,树干从中裂开成两段。同样我见过许多承认相信的人,坚强有力,没有什么看来是可以把他摇动;但我看见逼迫和试探的大风吹来攻击他,我听见他发牢骚发出的开裂声,最后看见他在叛教中折断,躺在地上,成为一个可悲的样板,显明任何不以主为自己的力量,不倚靠至高的神的人的下场。有人说, "啊!, 我不相信自己可以被试探犯罪。" 我的朋友,这要看是哪一种的试探。我们许多人是不会被试探去醉酒的,其他人是不会被淫念试探的。如果魔鬼在你们当中一些人面前摆上酒杯,盛满最出名的产地所出产的美酒,你们不会被打动,就算喝了,浅尝一点对你就足够了;想用醉汉的歌声试探你,这是枉然,没有什么可以引诱你,可以用使人沉醉的烈酒让你失去清醒;但也许你正是淫乱的试探可以把自己推翻的那种人。有其他人,淫乱和酒都不能胜过他,却可能被发财的前景引导,进入不诚实的事情里面;还有其他人,得利,淫乱,美酒都不能让他走差路,可能会被怒气,妒忌或苦毒所胜。我们所有人都有弱点。当泰提斯抓着阿克琉斯把他放进冥河里,你们记得她是抓住他的脚后跟的,当水接触他,他就是刀枪不入的,但如果他的脚后跟没有被水覆盖,他就是软弱的,帕里斯向他那里射了一枝箭,他就死掉了。我们也是如此。我们可能以为我们全身都被美德覆盖,使全身刀枪不入,但在某处我们有一个脚后跟,有一个地方魔鬼可以用他的箭得逞:因此绝对必要给我们自己穿戴上"神的全福军装",在盔甲上没有一点是得不到保护,是不能抵御魔鬼的箭的。撒但非常狡猾,他知道人性的方方面面。有一座古城堡,抵挡过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但最后里面的某位叛徒走出来说, "我知道一条古老没有人使用的通道,一条地底下的后路,是很久没有人走过的。在某处某处的田野上你会看到一处开阔地,在那里清开一堆石头,我要带你们下到那通道,你们会来到一扇古老的门前,我有钥匙,可以让你们进来;这样我就可以带你们从后路进到城堡的中心,你们就可以轻易攻取下来了。" 撒但也是如此。人认识自己不像没有撒但认识他那样清楚。有后路和地下通道进入人的心,魔鬼很清楚知道这些,那以为自己是安全稳妥的,让他小心免得他跌倒。瓦茨先生那首毕竟不错的圣诗,告诉我们参孙有头发的时候非常强大,但是

"参孙,当他的头发失去的时候,
遇上非利士人,吃了大苦头:
摇动他软弱的手,他大吃一惊,
无力争斗,失去了他的眼睛."

原因是有一条后路通到参孙的心里。非利士人不能战胜他: "我用驴腮骨杀人成堆,用驴腮骨杀了一千人。" 非利士人,放马过来吧,他要像对待壮年狮子一样把你们打得粉碎用未干的青绳子捆绑他,他要把它们像麻线一样折断;用纺织工的纬线与他的发绺同织,他要把纺织机和一切的扯走,像喝了新酒,充满精神的巨人一样出去。但是,哦,大利拉,他有一条后路通进他的心,你已经找到,现在你可以打败他。颤抖吧,因为你可能会被制服! 如果神让你孤单一人,你就像水一样软弱无力。

这里我认为,如果我们认真察看我们在地上道德水平的各方面,每一个神的儿女都要承认自己是软弱的。我可以设想,你们一些人可能会说, "先生,我什么都不是。" 那么我要回答, "啊! 你是一个年青的基督徒。" 其他你们一些人会说, "先生,我比什么都不是还要不是。" 我要说, "啊! 你是一个老基督徒"。基督徒越发成长,他们就越发轻看自己,他们就越发感到自己的软弱,就更全然依靠神的力量。

II. 在讲完第一点后,我们现在该来到第二点—伟大的应许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首先,这是一个非常有保证的应许。一个应许什么也不是,除非我很有把握它会得到实现。人大部分的应许是徒然的,除非他们的实现和他们的应许一样广大,因为他们的应许就和他们的欺骗一样大。但神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神发行的天国银行的钞票,如果他愿意,马上就可以兑现。在全能神的金库里有足够的金条,可以兑现人的信心和神的应许所要支取的一切支票。现在请看这张支票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亲爱的,神有极大的储备来兑现这个应许,因为他自己岂不是全能,能行万事的吗?信徒,除非你可以抽干全能的海洋,将大能高山击得粉碎,否则你不需要担心。除非你的敌人可以用一支芦苇拦阻旋风的路径,除非他可以用他微弱的口中所出的一句话改变飓风的道路,你不必以为人的力量可以胜过在你里头的那力量,就是神的力量。只要地巨大的立柱依然存在,你就有足够的令你的信心坚固。指导行星轨道的同一位神,他指导地球的轨迹,加添太阳的燃烧火炉,维持星星永远燃烧— 这同一位神应许了要供应你力量。他有能力行这一切的事,不要以为他不能实现他自己的应许。要记得他在古时,在以往的世代所做的事情。要记得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你岂不是看见他在幽暗的远古中吗? 那时除了冷冰冰的黑暗什么也没有, 在那里他站立 — 这大能的工匠:在砧上他铺设一团热热的火焰,用他有力的臂膀加以锤打,从中飞出的每一点火星都成为一个世界;这些火星现在在闪光,这是他永恒旨意的砧的产物,他自己庄严大能的颂歌。那创造世界的岂会疲倦? 他岂会失败? 他岂会因为缺乏力量而不守他的应许? 他将大地悬在虚空,他把天的柱子立在光明的银座上,在上面挂上金灯,就是太阳和月亮,成就这一切的岂不能支持他的儿女吗? 他岂是因为臂膀无能力,意志无力量而对他所说的话不守信呢? 请再一次记起,你的神,那位应许要作你的力量的神,就是用他大能的手托住万有的神。是谁喂养那麻雀? 谁供应狮子? 这岂不是他做的吗? 他怎样做的? 他张手,使有生气的都随愿饱足。他什么事情也不需要做,只是张开他的手。限制大风的是谁?他岂不是说他用云彩为车辇,藉着风的翅膀而行,用手心量诸水? 他岂会对不住你呢? 当他把如此的应许记录在案,你岂可容自己有片刻的怀疑他自己应许过分,超过了他可以实现的能力? 啊! 不是的。是谁从前砍碎拉哈伯,刺透大鱼? 是谁分开红海,让水聚起成堆? 是谁带领人经过旷野? 是谁把法老沉在海中,把他特选的军长沉于红海? 是谁从天上降下火和硫磺临到所多玛和蛾摩拉? 是谁用黄蜂把迦南人赶出去,为他的民以色列开了一条生路?是谁再一次把他们从被掳中带出来,再一次把他们安置在他自己的土地上? 是谁废除君王,是的,杀灭大能的君王,为他的子民开路,让他们可以安然居住? 这岂不是耶和华行的吗: 耶和华的膀臂岂是缩短不能拯救,耳朵岂是发沉不能听见? 哦你是我的神我的力量,我可以相信这应许可以实现,你无边的恩典的库藏永不会耗尽,你力量无限的库房永不会被敌人清空劫掠。这样说来,这是一个非常有保证的应许。

但现在我要你们留意,这是一个有限制的应许。有人说,"什么!有限制的?" 它可是说,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是的,它是有限制的。我晓得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它是无限量的,但它仍然是有限制的。第一,它说我们的力量要像我们的日子一样,它没有说我们的力量要像我们的愿望一样。 哦! 我们是何等常常这样想, "我希望自己像这人那人坚强就好了" — 像那有极大信心的人就好了。啊! 如果你的信心超过你需要的,这有什么好处呢? 信心正如以色列人吃的吗哪一样 — 如果他们不是当天吃完,它就生虫发臭了。有人会说,"我还认为,如果我们有像这人那人一样的信心,我想我就可以行大事。" 是的,但你就会因此得荣耀。这就是为什么不让你有这信心,因为他不要你行大事。那是留给神的,不是留给你的,— "唯有他独行奇事。" 还有,它没有说,我们的力量要像我们的恐惧一样。 神常常让我们独自和我们的恐惧漂流,— 却从来不把我们撇弃在困难中。许多神的子民在他们的家后面有一个作坊,用来生产困难,家制的困难像其他家制的东西一样,是非常耐用的,通常也是很好用的。神所送来的困难总是合适的 — 为坚固我们是正好的;但那些我们制造的困难是错误的,比神所带来的困难更为持久。我认识一位老妇人,坐着发愁因为她相信自己会死在济贫院里,她要神给她相应的恩典;但那有什么好处呢? 因为如果主的意思是要她死在她自己安静的卧室里呢? 我听说和认识一些人,他们病了,相信自己快要死了,求恩典让他们平安地死去;但神不给因为他要他们活下去,除非他们真的要死了,为什么要给他们临死的恩典呢? 我们认识其他人,说他们求恩典,可以忍受他们预计要临到他们身上的困难,他们很快要失败。但他们没有失败,他们得不到恩典渡过难关,这就不奇怪了,因为他们不需要这恩典。 这应许是"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当你的器皿倒空,我就要盛满,我不会给你额外的,超过的。当你软弱的时候我要令你坚强,但我不会给你额外的力量储存起来:力量足够让你忍受苦难,尽你的责任;但不是有力量和你的弟兄姊妹较劲,为了你自己得荣耀。" 哦! 如果我们按着自己的愿望得到力量,我们所有人很快就会像耶书仑 —粗壮,光润,开始抗拒至高的神。而且还有另一个一个限制。它说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它不是说, "你的星期,"或 "月份," 而是 "你的日子。" 不会在星期天就有星期一的恩典赐给你,或在星期一就有星期二的恩典。在星期一早上,你一起床,需要的时候就有恩典赐给你,不会在星期六晚上就赐给你;你要 "每一日"得到这恩典 — 不会超过你需要的,不会少于你需要的。我不以为神的子民立刻就会有一个星期的恩典交托给他们。他们和我们许多伦敦的工人一样:他们在星期六晚上发工钱,然后这些家伙离开去享受圣星期一,圣星期二,一点活儿也不干,直到星期三,他们跑到当铺抵押他们的工具,帮助他们捱到下一个星期六晚。这里我想神的儿女也会这样做。如果他们在星期六就有恩典赐给他们,帮他们维持整个礼拜,我要质疑魔鬼会不会从中渔利, — 他们会不会在这个星期结束之前就把他们的老凭据抵押出去,为了可以活老本:把他们所有的恩典在星期一和星期二都花光了,把他们大部分的力量用在沉迷于骄傲和夸口之中,而不是谦卑与他们的神同行。不,"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在讲完这应许是有限制的之后,也许我一定要加上一句 — 这是何等广阔的应许!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一些日子是很不重要,在我们的日记本上没有什么好记下来的,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一些日子是非常大的日子。啊! 我曾知道有一个大日子— 伟大责任的日子,为神行大事的日子 — 这看起来一个人做是太大了;伟大的责任如果只尽了一半,大麻烦就来了,这日子是我可怜的心从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哦! 那是一个何等大的日子! 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哀伤的夜晚,有痛哭,哀悼和死亡的喊声。啊! 赞美神的名,尽管这日子有大风暴,尽管它满了恐惧,然而那日子如何,神的力量也如何。看那可怜的约伯,他曾经历了一个多么大的日子!一个人说, "主人,牛正耕地,驴在旁边吃草,示巴人忽然闯来,把牲畜掳去。"又来了一个人说, "神的火降在群羊身上。"另外一个人说, "哦,迦勒底人把骆驼掳去。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你却依然看到恩典随着这日子增长,苦难加增,力量也加增。最后来了重大的打击: "狂风从旷野刮来,击打屋子,房屋倒塌在你正在吃饭喝酒的儿女身上,他们就都死了。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恩典还在加增,最后恩典的确超过了苦难,那可怜的老先祖喊叫着说,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啊! 约伯,这真是一个大日子,这是极大的恩典伴随着这大日子。撒但有时候用他恶毒的口气吹起我们的日子,直到它们增长到这如此可咒诅的高度,连我们都不知道这日子是多么的大。想起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要经历如海般广阔的苦难,我们的头天旋地转。但是哦! 想起恩典的床榻绝不会太短,不容得人在上面伸展安身,大能神的爱绝不会太短,盖不住我们的需要,这就何等甜蜜。我们决不需要害怕。如果我们的苦难变得和大山一样高,神的恩典就会像挪亚的洪水一样:水势要淹没高山,比山高出十五肘。如果神要给你和我一个像这样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的日子,他也必会给我们像这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的力量。你看到马丁路德骑马进入沃木斯的情景吗? 一个孤单的僧侣站在大公会的面前:他知道他们要烧死他,他们岂不是烧死了约翰胡斯,和布拉格的耶柔米吗? 这些人都有安全通行证,但都被侵犯,教皇的人说对异端无需守信用,他们都被处死了。路德不指望他的安全通行证,你会以为当他骑马进入沃木斯的时候他一定是面容沮丧。不是这样。当他第一眼看到沃木斯的时候,有人就建议他不要进城。他说, "如果沃木斯的鬼魔和屋顶的瓦片一样多,我也要进城。" 他就骑马进去了。他到了旅店,吃了面包,喝了啤酒,安稳得就像在他自家的壁炉旁一样;然后他安静上床睡觉。当被传召来到公会的面前,他被要求收回他的意见,他没有要求时间来考虑,或与之争辩,而是说道,"我所写的这些东西是神的真理,我要坚持这些直到我死;愿神帮助我!" 整个会众都在颤抖,但这位勇敢的僧侣脸上一丝不乱,他的膝盖没有发抖。他是身处武装的人和那些想流他的血的人当中。那里坐着狂怒的红衣主教和嗜血的主教,以及教皇的使节,像蜘蛛一样要吸他的血。他对他们不加理会,他走开,坚信"神是他的避难所,是他的力量,是他患难中随时的帮助。"你会说, "啊! 但我不可以这样做。"是的,你可以,如果神呼召你这样做。任何神的儿女都可以做神其他的儿女做过的事,如果神加给他力量。没有神的力量,你连现在正在做的事也做不成;如果你求他把他的能力充满你,你可以做一万次,这是一个何等广阔的应许!

还有,这是一个何等因势而变的应许!我不是说这个应许会改变,而是它自我迁就,适应我们一切的改变。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这是一个晴朗,阳光灿烂的早上,全世界都在欢笑,万物看起来都很高兴,小鸟在歌唱,树木看起来充满音乐的生机。天路客说,"我的日子如何,我的力量也必如何。" 啊! 天路客,一小块乌云正在形成。很快它变大了;闪电的光束划过天空,天开始下大雨。天路客,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小鸟停止了歌唱,世界不再欢笑,但是"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现在黑夜降临了,另一天接近了 — 风暴的一天,旋风,狂风的一天。天路客,你在颤抖吗?—"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在树林里有强盗。"—"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那里有狮子会吞噬我。"—"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河流,我怎样可以游过去?" 有一条小船会载你过去:"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火焰,我怎样可以通过" 这是保护你的盔甲: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白日飞的箭。" 这是你的盾牌:"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但有黑夜行的瘟疫。" 这是你的解毒药: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无论你在哪里,无论有什么苦难在等候着你,"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神的儿女,你岂不能说这是真实的吗? 我能。如果我要讲上个星期我在这方面所领受的凭据,我可能会显得骄傲,但我仍然禁不住要记下我对神的赞美。上个星期天那我离开这讲坛的时候病得非常厉害,离开这个国家的时候也是病得很严重,但当我踏足彼岸,准备在那里传讲福音的时候,我平常的力量就完全回到我身上。我一披挂整齐要打我主人的仗,每一处疼痛就都消失了,我所有的疾病都逃跑了;就像我的日子如何,很肯定我的力量也如何。我相信如果我躺在床上快死了,如果神呼召我去美国讲道,我有信心被抬着上船,我就会有力量加给我,尽管我看来快要死了,却要按神命定我的去事工。这对你们每一个人也是一样,无论在哪里你们都会发现,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作为结束,这是一个何等长远的应许! 你可以活到很大年纪,但这个应许要比你更长久。当你进到约旦河的深处的时候,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你要有勇气面对最后一个可怕的暴君,即使在坟墓的大口中也有恩典可以微笑。当你在复活的那大日再次起来的时候,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尽管这地充满绝望,你却不晓得恐惧;尽管天上因混乱踉跄,你却不知道愁苦。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当你和神面对面,尽管你的软弱足以让你致死,你却要有力量担当起这美好的景象:你要和他面对面,你要活着,你要躺在你的神的怀中;变为不朽的,充满了力量,你甚至可以面对至高神的大光。

III. 从这点我可以有什么样的引申? 活神的儿女,除去你们的怀疑,除去你们的愁苦和恐惧。年轻的基督徒,不要害怕向前奔跑天路。你们这些害羞的基督徒,像尼哥底母一样羞于站出来公开承认你们的信仰的基督徒,不要害怕,"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你为什么要害怕? 你害怕令你的信仰承认蒙羞,不必这样,你的日子尽管满有苦难和试探,却比不上可以完全解救你的力量。

至于你们这些还没有神的人,我要为你们作一个引申。你的力量在衰残。你在变老,你的老年不像你的青年时期。你有力量 — 你行淫把这力量交给了撒但的事业,你滥用为魔鬼服务。当你变老的时候,你会的,除非你的邪恶让你早进坟墓;看出去这要变黑暗,蚱蜢要成为你的负担,你的力量将不及你的日子。当你要死的时候,你是一定要死的,你就没有死的力量;你要孤单而死;你要听见你的铁门嘎吱转动的声音,你走过可怕的地牢,没有护卫的天使给你安慰。你要在复活的那大日站在神那大大的审判台前,在那里没有人加给你力量。你的脸色因恐惧何等苍白! 当你听见这说话,“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你的灵魂是何等恐惧。你没有这样的应许鼓励你前行,但你有这点让你绝望:你的日子要越发沉重,但你的力量要越发微薄;你的愁苦要加增,你的喜乐要消失;你的日子要变短,你的夜晚要变长;你的夏天要变昏暗,你的冬天要变得更加漆黑;你一切的指望都要消灭,你的恐惧要继续。你要在永远的忿怒的可怕酒榨里收取你罪的收成。愿神给我们所有人恩惠,当日子年岁过去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在天国里相会。这里有一些人我是见过很多很多次的,我以为之前他们是应该已经悔改归正的了。我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他们中的一些人我是真心尊敬的),这问题就是—约旦河发大水的时候你要怎么办?当死亡抓住你的时候你要怎么办? 那时候你要怎么办? 愿神帮助你回答,预备好去见他!


【责任编辑:圣山网编辑】
上一篇:需要复兴的25个表征 <<——————————>>下一篇:敬畏神:改革宗灵性的中心
网友评论: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丁道尔解经系列:马太福音
  • 司布真:"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 司布真的祷告
  • 有关司布真不寻常的24个事实
  • 温伟耀:追求属灵的得与失
  • 迈尔:圣经人物传——保罗
  • 颜新恩:我为什么关注灵修学
  • 劳伦斯 :与神同在
  • 约翰·欧文:如何才能保守自己的心抵挡试探?
  • 敬畏神:改革宗灵性的中心
  • 相关文章
  • 巴克斯特:恨恶罪的指引
  • 他泊之雪:成圣与深度祈祷
  • 斯考特•克拉克: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 加尔文论圣灵见证圣经——读《基督教要义》第一卷6-9章
  • 《基督徒生活的属灵操练》1.1
  • 迈尔:圣经人物传——保罗
  • 杨小凯:我认识基督教的三个过程
  • 颜新恩:我为什么关注灵修学
  • 周功和:律法主义与灵恩
  • 罗博学:《自述·见证:大地血泪》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