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圣山网>圣经研修> 文章正文
刘重明:关于和合译本修订问题的探讨
来源:圣山网 作者:刘重明 时间:2008-10-29 Tag: 点击:
关于和合译本修订问题的探讨
刘重明
 
《圣经》的汉语和合译本自从1919年出版以来,已经整整80周年了。当时有三种版本、文理版、浅文理版和白话文版(即普通话版)。那时有些知识界的同工认为:用白话文译圣经似乎有些不合适,表现不出经文的深奥和庄重。[28]但80年的历史说明,能够在普世华人教会中广泛流传的,还是白话文的和合译本,其他两种版本现在仅存在图书馆内,供少数学者研究之用了。新约的原文是用希腊文写的,同样地也不是用深奥难懂的古希腊文写成的,而是用公元1世纪时通用的通俗的希腊文写成的。
感谢
神,赐给华人教会这样一本好书――《圣经和合本》,圣灵藉着这本圣经使许多人认识真神和主耶稣基督,信而归主,奔跑天路;使信徒有共同语言,共享团契,共建中华基督教会。
如果以“信、达、雅”三原则来评论译文的优劣,则和合译本可以说是上乘之作。在“信”的方面,和合译文力求忠实于原文,翻译风格严谨,按原文字义不轻易加添或减少一个字。有的地方必须加字才能表达清楚原文意义的,和合本译文就对这些字加符号注明。例太27:40中的“拆毁圣殿”的“圣”字,又如约13:19中“可以信我是基督”中的“基督”两字,是译者加上去的,加了以后意义更明确了。有的地方没有按原文词义直译,也随即注明,例王下3:15中的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有的地方原文古抄本有异文,在和合译文中将其并列,例撒下12:31,“或叫他经过砖窑”(或作“或使在砖窑里服役”)。细心的读者在读经中可发现更多例子。
在“达”的方面,和合译本通顺流畅,简捷明快,传达出了原文的风格,又符合中国人的阅读心理和习惯。
在“雅”的方面,和合本的文字读起来琅琅上口,有音乐感,特别是诗歌体裁的句子,平仄格律排列有序,没有诘屈聱牙的弊病。许多美妙的诗篇、箴言,信徒能背诵如流,耳熟能详,如诗篇23篇,1篇…….等等;又如提前3:16的译文:“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
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译文流畅,气势恢宏,对仗工整,精炼简洁,把原文的意义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又不累赘絮叨,是何等优美的文字。
(一)
和合译本既是上乘之作,为何又要提出修订的问题呢?从1919年以来,80年中汉语本身己经有了一些变化。在圣经研究方面,由于在1947年于昆兰废墟发现较早的圣经抄本《死海古卷》,以及许多圣经学者的工作,对圣经古代文本的研究有了更多的成果,人们对圣经的认识和理解更深刻与全面了。由于以上的新情况和新材料,人们再来研读和合译本,就可发现还有少数一些地方译得还不够完美。再者现代汉语有些词的语义有了微妙的变化,不修订易使人产生误解或费解。例:路7:6中有个短语“不要劳动”,实际语义是“不要劳驾”。又如在一天内时间的表示方法,和合译本中用“午正,申初”等,在1920年前后,一般人都能知道是指什么时间,现在许多人就不清楚了,如果改为中午12点,下午3点,则就通俗易懂了。又例如但以理书3:3所讲的臬司、藩司,许多人不查字典就不知道这是指什么官职,如按原文译为“顾问(祭司)、财政大臣”,则一般人就能读懂。又如赛53:11和合译本译为“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按死海古卷和七十子译本的意思是“他受了生命之苦以后,必看见光明”,后一译法更接近圣经原始文本。又例如人名、地名的译法,有一些译名在社会的文字交流中已形成共识,在权威性的辞典,辞海和百科全书中已有了统一的译名:如意大利(不译为义大利),西班牙(不译为士班雅),凯撒(不译为该撒),大马士革(不译为大马色),西奈(不译为西乃)……等等;如果我们的和合译本仍沿用旧译,则往往使读者莫衷一是。
(二)
和合译本的修订是必要的,但修订的原则和标准是什么?根据笔者接触的一些同工的意见,一般在原则上都同意以下三点:
一、修订不是重译或新译,仅是对原和合译本个别地方有与原文字义不符之处进行订正,可改可不改的地方尽可能不要改。
二、要保持原和合本的文体和风格,仅对极少数文理欠通顺或名词译音不规范之处进行更正。
三、修订后的经文一定要尽可能取得华人教会同工和信徒的共识,只能改好,不能改的比原译本差。没有把握的地方,不可草率修改,宁可保持原译。
坚持以上三点原则,才能解除不少信徒的疑虑。如果改得很多,面目全非,不如称为新译本,不要仍用和合本的名义,因为内容和风格已大不相同了。有一些信徒由于不了解和合译本仍存在少数不足之处,恐怕有人篡改圣经,对修订工作极力反对,对出版不同的译本也有意见。这就需要作必要的解释和说明,以实际的例子告诉不明情况的同工同道,使他们理解每一条修订都是为了更符合圣经原文的原始文本,是为了更好地表达圣经原文的精意,都是有根有据,非改不可的。
(三)
当前修订工作实际进展的情况,根据笔者不完全的了解,现在有三方面在进行这项工作:
一、联合圣经公会(亚洲区)在组织进行这项工作,己经有六年多了。先从新约开始,组织圣经学者提出修订意见和修订后的草稿,然后开审稿会细致地进行讨论。已见到的成果有《马可福音》修订版(试用本),据说四福音本也将于年内问世。在这项工作之前,联合圣经公会已出版了新标点和合本,其中对标点符号、段落标题及若干专门名词(人名地名)和个别章节编号进行了修订,这些皆不涉及到经文本身的语义。上述工作都是由翻译顾问骆维仁博士主持进行的。
二、在台湾的华人圣经会所进行的修订工作,从1996年5月开始,迄今已近三年,该会发行人兼主编是王正中牧师,他也是浸宣出版社出版的一系列原文工具书的主编。他在编辑原文工具书的基础上进行修订工作。按照计划,已开过分区说明会,展示修订前后对照稿,正在广泛征求意见,接纳建言再次修订的阶段。预计在1999年年底前完成新旧约全书的修订工作,并出版修订前后平行经文对照版。
三、中国基督教协会派同工参加联合圣经公会进行的和合本修订工作审稿会,参加讨论并提出建议。
中国基督教协会在1987年出版的简化字通栏横排和合本圣经,已进行了一些不牵涉经文本身语义方面的修改。计有以下几个方面:
1、按国内标准,采用现代的标点符号,与《新标点和合本》略有不同,例:引号的符号不同,有的断句也有差异。
2、第三人称代名词,凡女性或阴性名词用“她”,动物及事物均用“它”,而《新标点和合本》分别用“
”或“它”。“他”既可用于阳性名词,也可统指第三人称(不分性别或人物)。
3、修订了一部分地名:如“利巴嫩”改为“黎巴嫩”,“义大利”改为“意大利”,“西乃”改为“西奈”,“约但”改为“约旦”,“亚西亚”改为“亚细亚”,“亚拉伯”改为“阿拉伯”等。
4、“的”按情况改为“地”“得”或保持用“的”。
5、句尾的“么”改为“吗”。(不包括什么中的“么”)
6、按国内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的词组组合修改。例如:“服事、事奉”改为“服侍、侍奉”,“庄村”改为“村庄”(尼11:30),“绝气”改为“气绝”(伯11:20),“望看”改为“看望”。
7、根据简化字方案不用异体字的原则,“辊”改为“滚”,语尾的“喇”改为“啦”,感叹词的“阿”改为“啊”,“
着手”改为“攥着手”,“ 訇”改为“砰訇”。
8、“分”与“份”的用法也易混淆,或是说也是允许混用的。但为了在文本中用字前后一致并与《词典》相符。在1987年版中统一作以下区分:身份、年份、月份、省份、有份、一份等用“份”。福分、职分、名分、分量、本分、分内、分外等用“分”,但读音均为(fen)。
9、在该版中大都用“作”不用“做”,用“姐妹”不用“姊妹”,这是与《新标点和合本》不同的地方。
10、在该版中用“线砣”不用“线铊”,是辞典的规定。“铊”是表示一金属名。用“擘饼”不用“掰饼”,是考虑为教会传统用语,以不改为好。用“凭藉”不用“凭借”,“藉”不简化为“借”,是为了与借贷的“借”相区分。其他按词典规定,用“纷争”不用“分争”,用“邱坛”不用“丘坛”。
1987年的上述修改,经过十二年以来国内教会广大信徒的使用,看来已基本上取得认可,很少有信徒由于上述修订而书面提出异议。但对“事奉”改为“侍奉”,有的同工提出质疑,以为仍旧用“事奉”比较好。当初和合译本的译者选用“事奉”这两个字,是否比“侍奉”的所含语义更宽一些;即按原文字义,除了作奴仆服侍这一层含义外,还有从事
神所选派的工作、敬拜、作工尽职守等含义。所以现在有些和合本圣经和教会出版物仍习惯用“事奉”两字。对于这个词是否改回去,要采取慎重态度,在这里仅是抛砖引玉,希望从学术上先进行探讨。从1987年到1998年,全国许多爱主的弟兄姊妹,在阅读了1987年版的简化字圣经以后,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特别是在印刷错误和标点符号方面,函件有数百件之多。我们以繁体字和合本圣经为准,接受其中的正确意见,一一进行了订正,使出版质量大大地提高了一步。
到1998年,我们在上述基础上进行了以下一些修改,绝大部分是在排版格式、专门名词译音和段落标题方面,很少牵涉到原文语义的订正。
1、将通栏横排改为分左右两栏横排,便于阅读,避免跳行,这种排版法是国内外大部分新版圣经通常采用的。
2、诗歌体裁的经文,用诗体排法,即分句起行,有的是分子句起行,便于句子之间的对比,品味其节奏韵律;而不是分段起行。
3、经文分段略有调整,使之一目了然,符合经文内容的上下脉络而自然分段。段落标题参考了《新标点和合本》,又经圣经出版委员会编校小组多次讨论修改,再征求国内教会熟悉圣经的多位牧师的意见而重新拟定,力求抓住每段经文的核心意义,使之简明扼要又通俗易懂。例申21:15前的段落标题,原为“勿以私爱废冢子”,修改为“关于长子继承权的规定”,又如林前5:1前的标题原为“教会容忍淫乱的事”修改为“教会中不容忍淫乱的事”。这些修改获得信徒的赞同。原繁体字直排和合本的段落标题是用文言文,其中有一些生僻的字,又因它是书眉标题,有的未能表明某一段的中心思想,分段也不清楚并不尽合适。
4、对一些地名和人名及称号,继续按1987年的做法,按社会上通用统一的译名修改,计有:“丢斯”改“宙斯”,“该撒”改“凯撒”,“亚底亚海”改“亚得里亚海”,“伯拉河”改“幼发拉底河”,“吕彼亚”改“利比亚”,“埃提阿伯”改“埃塞俄比亚”,“大马色”改“大马士革”,“居比路”改“塞浦路斯”,“希利尼”改“希腊”,“希底结河”改“底格里斯河”,“米利大”改“马耳他”,“米所波大米”改“美索不达米亚”,“革哩底”改“克里特”等。这些修改是与联合圣经公会出版的《新标点和合本》相同的。但是我们经过讨论,有些该版本修改了的,我们没有改动,如“撒玛利亚”不改为“撒马利亚”,“推罗”不改为“泰尔”,用“推罗”比较接近于原文发音,“泰尔”是近似于英语发音;又如“古列”我们改为“居鲁士”,而不是“塞鲁士”是基于同一道理,且与国内权威文献用字相同。
对于人名、地名的修改,我们认为应该掌握以下一些原则:
①约定俗成的原则:有些人名、地名己经广泛为教会内外所接受与使用,就不要改动重译;如“约翰、彼得、保罗、耶利哥、迦萨”等就不要改为“琼、彼得罗、保尔、杰里科、加沙”等。
②尊重历史的原则:有的地方在历史的变迁中,曾经有过不同的名称,如“塞浦路斯岛”在旧约时代名为“基提岛”,“死海”在公元前称为“亚拉巴海”或“盐海”等,在旧约时代的文献和地图就要用古名,在新约时代也要用其当时的名称;均不能用现今的、于之不同的名称。
③名从主人的原则:译人名、地名时如采用音译,应以所属国的语音为准;或原始文本采用的语言为准。
5、按词典和专业术语的统一标准用法,将“麻疯”改为“麻风”,“抽疯”改为“抽风”,因为麻风病是一种皮肤病,与精神方面的“疯病”没有关系,抽风是脑部器质性疾病所引起,也不是疯病。又将“金钢石”改为“金刚石”,因它是由炭元素所构成,与钢金属没有关系。又如“捐赀”改为“捐资”,“帅领”改为“率领”,都是与“现代汉语词典”的用词与组词相一致。
6、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1986年10月10日关于重新发表《简化字总表》的说明中指出,“叠”、“覆”、“像”、“
”不再作“迭”、“复”、“象”、“罗”的繁体字处理,……“ 望”中的“
”,不简化为“了”。根据上述说明,我们在1998年出版的简化字圣经中,将“好象”均更正为“好像”,“了望”更正为“
望”,“帐目”更正为“账目”。
7、个别处作了符合原文字义的修改和校订:
①赛34:3 b中和合本(繁体字版)原为“诸山被他们的血 化”,“
化”的原文编号为H4549,基本语义是“液化”,思高本译作“溶化”,(吕、新两译本也相同)。在简化字圣经中于1992年以后将这字改为“融化”。
②赛10:10中繁体字版和合本译为“手己经 到有偶像的国”,而在简化字版中将“
”改为“构”字,但赛10:14处未改。从现代汉字词典可查出“
”与“构”是可通用的。但这两个字主要语义是“构造、组合、形成、造成”的意思,没有原文为H4672,G2185中“到达”的语义;而汉语中的同音字“够”确含有这一语义,(用手等)伸向不易达到的地方去接触或拿来,(现代汉语辞典446页释义),因此在1997年以后将圣经中原有“构”字的章节(赛10:10,14,林后10:13-14)的这个字均改为“够”字,是符合现代汉语规范的。
③代下21:20中末句,原和合本按希伯来文圣经译为“……这都是以色列王约沙法的儿子”,而约沙法是犹大王,按七十子译本、叙利亚文本译为“犹大王”,思高本、吕振中译本、新译本、新标点和合本、新修订标准本(NRSV)等均改译为“犹大王”,启导本和新国际版(NIV)在注释中说明应为“犹大王”。国内出版的繁体字和简化字圣经于1992年左右均已将“以色列王”改为“犹太国王”,加了一个“国”字是由于排版问题不致改动过大。在代下28:19中原和合本译为“……以色列王亚哈斯”,新标点和合本,吕振中译本等尚未改,现代中文译本、思高本、新译本等译本已改,其中以色列王亚哈斯谢也是犹大王。
(四)
综上所述,国内出版的圣经和合本尚未按原文进行语义方面的更正和修订,仍是以繁体字直排本为准。语义方面的更正和修订是更重要的,也是较困难的。结合各种译本的实际情况,笔者认为一个重要的前提问题是:在修订中如何处理各种不同的古手抄本和古译本之间的关系。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比较重要的古代文本:
文本名称文字名抄本抄写年代简称说明一、死海古卷(昆兰)手抄本
二、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其西奈抄本 亚历山大抄本 梵蒂冈抄本
三、马所拉辅音本(旧约) 四、*马所拉元音及标点本的手抄本 五、武加大通俗译本(Vulgate)
六、别西大通俗译本(Peshitto)希伯来文 希腊文 希伯来文 希伯来文 拉丁文
叙利亚文175BC-225AD 285-275BC译 4世纪后期 5世纪初 4世纪中叶 6世纪
9世纪 4世纪末 5世纪末 QMs(s) GK或LXX Heb MT Vg
Syr以赛亚书较完全,其他为残卷 现存大英博物馆 耶柔米(340-420年)译
1世纪从希伯来文译出七、奥利金(Origens)六行(Hexapla)并列本 八、他尔根
Targum(圣经及注释)①希伯来文 ②希腊文(从希伯来文 音译) ③亚基拉(Aquila)译文
④西马库(Symmachus)译文 ⑤七十士译文 ⑥提阿多若(Theodotian)译本
西亚兰文(迦勒底文)7世纪被毁Syr.H Tg公元236年 成书于2世纪
从上表可看出,除残缺不全的死海古卷外,现在有关大博物馆收藏的最早的圣经古手抄本均为希腊文本,是七十子翻译的,在5世纪以前;而希伯来文本的手抄本为6世纪及以后的。这许多古手抄本虽然年代久远,但其绝大部分的内容是完全相同。旧约的抄本是犹太教的历代文士所做的工作,他们对上帝是很虔诚的,抄写经文时非常认真按*他勒目(Talmud)所规定的抄录方法和程序如下:
(1)先抄子音字母, (2)在子音上加代表母音的符号,
(3)细心校对, (4)以马所拉文本核对,
(5)统计字母数核对, (6)遇有 神名之处,洗手后再写,
(7)抄写在坚韧的羊皮纸上,成为书卷,可长久保存。
注:*他勒目,是犹太教文士编纂的旧约圣经注释本,包括米示拿(Mishnah)。米示拿是对口头律法的编纂,由支配生活的律法组成,主要是对摩西五经的注释,有63项,约800页,在公元3世纪编成。他勒目不仅对米示拿不明确的地方提供精确注释并且详细地叙述了早期犹太教礼仪、医疗等各方面的规定和特性。是从2世纪开始整理的口传律法,历时约500年完成。耶路撒冷的他勒目12卷,巴比伦的60卷。
*马所拉(Masorete)文本是旧约经过勘校训诂的本子,凡经文内容上有可商榷之处,均经考订妥洽。勘校者是6世纪在提比哩亚的一派著名的犹太研经学者,号称马所拉。后世圣经学者将此文本奉为圭臬。
虽然各种古抄本的内容绝大部分是完全相同的。但人毕竟是不完全的,在辗转抄写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些“异文”。这或由于手抄写中个别的失误,或是由于在翻译过程中的不同理解(从希伯来文译为希腊文、叙利亚文及拉丁文等)。根据解释学的观点,当不同的人都阅读或译同一文本时,由于各人原有的知识基础和认识结构的差异,这些差异就会反映到不同的译本中。
在圣经和合本的修订工作中如何处理古代文本之间的差异,我们可以借鉴几种英译本和中译本的做法:以下简列八十至九十年代新出版的几种版本:
译本名简称说明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Revised English Bible
思高版圣经 吕振中译本 现代中文译本 新译本NRSV NIV REB 思 吕 现
新新修订标准本,1989年版 新国际版译本 1973年初版 1984年三版 英语修订版圣经
1992年研用本版 1976年初版 天主教思高圣经学会 1968初版
联合圣经公会代印,1970年初版 联合圣经公会出版 1979年初版 1995年修订版 天道书楼
1992年三月初版
以上译本对古文本有异文之处,都采用脚注的办法。在经文正文中按译者认为最为恰当的原文版本翻译,但对其他古抄本或古译本中有助于读者理解的异文就在脚本中表示。一般说来,NRSV和吕、思等译本参考七十子译本、叙利亚文别西大译本等异文列入经文正文之处的较多。而NIV和新译本则大都按希伯来文马所拉文本列入正文,而将其他文本的异文放在脚注中。
用脚注的方法是犹太文士校订经卷的一个传统,也是古希伯来文字工作者的一个传统。笔者认为在和合本的修订工作中,也应该采用脚注的方法,不可贸然改动,以避免不必要的失误。至于遇有异文处,是以七十子译本等为主要依据,抑或按马所拉经文;笔者认为也不可一刀切,要结合全卷章节行文脉络和考据的成果来决定;在以下将举例以说明。
(五)
以下我们选择几处经文为例,看他们如何处理和选用原文版本:
例1,赛49:17和合本按Heb译为:“你的儿女必急速归回,毁坏你的,使你荒废的,必都离你出去。(KJV,NIV,当代圣经简称当)的译意基本相同。
而按死海古卷(QMs),和思高译本译为:“建筑你的工人急速动工,那毁灭你的和破坏你的,要离你远去。”(吕、新、现、及RSV、NRSV等译本译意基本相同)。
例2,在士19:2中,按Heb,和合本、新译本等译为“妾行淫”,当代圣经译为对丈夫不忠(NIV)。按GK、思、现、吕等译为“妾恼怒丈夫”(RSV,NRSV)。要按整个事件前后情况分析,七十子译本似乎能排除一个疑问:就是一个利未人为什么去寻找一个行淫的妾?或许七十子译本是正确的,利未人是去找一个对他有意见而恼怒的妾。
例3,伯23:2中,按Heb、和合本译为“如今我的哀告还算为悖逆,我的责罚比我的唉哼还重。”(现、当、译意基本相同)。
按Gk、Syr、Tg、Vg,新译本译为“直到如今我还有苦情要申诉,我虽然叹息,他的手仍然沉重。”(思、吕、NRSV译意基本相同)。七十子译本等似乎可以解决一个矛盾:就是哀告为什么要算为悖逆?相较之下,后译仅是表达约伯的苦情和沉痛的哀怨,没有责怪上主的意思。
例4,撒上10:1“这不是耶和华膏你作他产业的君吗?”这是和合本按Heb所作的译文(新、NIV译意基本相同)。而吕振中译本等(思、现、NRSV)按Gk、Vg增加了以下一段:“你必须统治永恒主的人民,必拯救他们脱离四周仇敌的手。永恒主膏你作管理他产业的君王,这要给你作记号。”
例5,撒上14:41和合本按Heb译为“扫罗祷告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说:“求你指示实情。”(新、NIV、KJV译意基本相同)。
而RSV、NRSV、吕、现、思等译本按GK增加了以下一大段:“扫罗说:“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今天你为什么没有回答你的仆人?如果这罪过是由于我或我的儿子约拿单;耶和华我的
神,请给出乌陵;但如果这罪过是在你的以色列民,请给出土明。”这增加的段落,对乌陵和土明的用途叙述的很清楚,在和合本的修订中似应考虑。
例6,撒上10:27-11:1和合本按Heb译为“……
礼物,扫罗却不理会。亚扪人的王拿辖上来……”(新、当、KJV、RSV、NIV、NASB等译本译意相同)。
按GK、VG、QMs等,吕振中译本等(思,NAB,NJB,REB)译为“……礼物,大约过了一个月,亚扪人的王拿辖上来……”。
而NRSV按死海古卷又比较约瑟夫的古代史(Antiquities,VI,V,1
68-71)增加了以下一大段:“……礼物,扫罗却不理会。现在亚扪人的王拿辖上来,残酷地压迫迦得人和流便人,他用手指挖出每个人的右眼并不准以色列人来救援。没有被亚扪人的王拿辖挖出右眼的以色列人,没有一个仍留在约旦河东,但有七千人从亚扪逃出后已进入基列雅比。大约过了一个月……”。
增加了上述这一大段,对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有较大的帮助。但仅见有NRSV这一个译本作这样的修改。在和合本的修订中似不宜贸然采用,最多在脚注中注明。
例7,撒上13:15,和合本等(新、当、NIV、RSV等)按Heb为“撒母耳就起来,从吉甲上到便雅悯的基比亚”。
而吕振中译本(思,现)等按Gk,Vg等译文如下:“撒母耳就起来走他的路,其余的众民都跟着扫罗上去迎接战士,他们从吉甲来到便雅悯的基比亚”。看来七十子译本插了中间一段比较可信,撒母耳不与扫罗同去,符合上下文的意思。
例8,撒上6:19和合本(新、现、当、NIV)等按Heb,译为“耶和华因伯示麦人擅观他的约柜,就击杀了他们七十人。
吕振中(思,NRSV)等译本按GK译为“但是耶哥尼雅的儿子们看见永恒主的约柜时,不和伯示麦人一同欢乐,永恒主就击杀了他们七十个人。”后一文本可以解除一种可能的质疑:伯示麦人为了欢迎约柜的到来,并不是要擅观约柜,为什么要被击杀呢?
例9,撒上15:32b“亚甲就欢欢喜喜地来到他面前,心里说,死亡的苦难必定过去了。”这是和合本(新,思,KJV,NIV)按Heb的译法。而吕、现、NRSV等译本按GK译为“战战兢兢地(或犹豫地)来到他面前,心里说,死亡多么可怕啊!”从上下文看,后一文本似乎与事物发展的逻辑相符合。
例10,在撒下13:21“就甚发怒”后面,吕振中(思,NRSV)等译本按死海古卷和GK加了以下一段:“但他不刑罚他的长子暗嫩,因为他爱暗嫩,暗嫩是他的长子。”而和合本(新,当,现)等未加。从这一例证,可看出七十子译本是比较符合死海古卷的。
例11,代下9:4和合本(KJV,NASB)按Heb,译为“又见他上耶和华的台阶”,而新译本(现,吕,当,思,NRSV,NIV)按Gk,Syr,Vg等译为“又见在耶和华殿里所献的燔祭”。看来后一文本可信度较高。
例12,传2:25和合本(KJV)等按Heb,译为“论到吃用、享福,谁能胜过我呢?”而吕振中(当,新,思,NIV,NASB,RSV,NRSV)等译本按GK,Syr等译为“要不是出于
神,谁能吃喝谁享受呢?”后译有教诲有意义,前译是君王在夸耀自己,与人无益。
通过以上所举的例子,我们可以获得以下一些初步的看法:
1、马所拉希伯来文本(Heb)并非完美无缺,通过死海古卷和七十子希腊文译本(GK)可以对这文本进行有益的补充和校订。
2、各种古抄本圣经的相同之处是主要的,是占绝大部分的。全部圣经约一百余万字,无论旧约或新约,异文对经文语义有重大影响的不到0.1%,并且绝大多数与基本要道及教义无关。我们不应因为这个差异而怀疑圣经的权威性。
3、在中译本和英译本中,和合本、KJV、NIV较多按Heb译意。而吕、思、NRSV等较多按七十子译本修订。
4、按圣经评鉴学,鉴别异文时的原则有内证和外证两个方面:内证主要是那种版本的表述符合整部圣经的神学思想和各卷的写作风格以及上下文脉文理。内证要鉴别转抄过程中可能的失误(包括形近字母的混淆,重复误写,遗漏字母,串行漏行)以及为使文义谐协,文笔通顺而故意作的修改。外证主要看古抄本和译本的年代及其特性;应不单以佐证量多少为准,出于不同地域的佐证更为可靠。有人认为在异文中较难懂的语句为可取,较短的语句较可取;这恐怕不能成为一个评鉴的原则,[23]还应结合内证和外证中各个因素来综合判断。对疑难章节,一时不能准确有把握地判断异文的正确与否,则应择其要者列于脚注中。
(六)
和合本之需要修订,除了由于不同的古抄本有差异的原因以外,还由于牵涉到以下一些问题:
(1)神学理论方面的问题
(2)语言的现代化、通俗化、规范化的问题
(3)翻译理论方面的问题
首先我们研究有关神学理论方面的几个问题:
一、神的名,在和合本中译为“耶和华”,是参照1611年以前的英译本中(Yehovah)一字译出的。而目前在我们所见到的各种译本中,除和合本和新释本外,已没有将
神的名译为耶和华的。吕振中本译为“永恒主”,思高本和现代中文译本译为“上主”,当代圣经和日语圣书均译为“主”,英文圣经KJV,NIV,NRSV,RSV,TEV,REB,NAB,NASB八种版本均译为“LORD”,注意四个字母均为大写字母,以与一般的主人(Lord)及主(Lord)相区别,德文译本译为“HERR”也是“上主”的意思。印尼文译本译为(Tuhan)意为“上主”。英文圣经NJB译为Yahwah(雅威)。
为什么绝大多数译本,不采用“耶和华”这一译音呢?我国圣经学者、骆振芳神学教授和许鼎新教授已经就此有过明确的论述[25]。主要是犹太人因为避免妄称
神的名,对希伯来文圣经中出现
即YHWH(雅威)之处均读作“阿东乃”(Adonay)即“主”的意思。在1520年一位加拉太人将Adonay的元音a,o,a加在YHWH中,就成了Yahowah,后演变成为Jehovah(耶和华)这一误译在1611年出版的雅各王钦定本(KJV)中已得到更正,将其译为LORD。按希伯来文“雅威”的语义是自有永有的,是“我是”;吕译本译为“永恒主”最为达意,但为了简捷,译为“上主”也是恰当的。我们应该学习犹太人敬虔的精神,在适当的时候将这一误译更正过来。但华人教会许多信徒对旧的译名己经习惯,如不讲清道理,贸然改动,恐怕会引起误解;但如果说清楚了,信徒是会理解的,首先要使教牧人员明白应更正的理由。
二、“上帝”与“神”的译名问题:在希伯来文中主要有两个词el(*H410)和elohim(*H430),是表述“神”这意义的,在希腊文中主要是以theos(*G2316)表达“神”这一意义的。
注:*为strong编号,Strong氏为英文版经文汇编主编,他将圣经中旧约出现的8674个希伯来文(少数为亚兰文即迦勒底文)单词,新约出现的5624个希腊文单词统一编号,以便初学原文的读者检索。前者以(H××××)表示,后者以(G××××)表示。
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中上述各个词既可用于表述独一的真神-上帝,也可用以表述假神;在加上这两种文字的这些词的词首字母没有大小写的区别。因此在翻译成为英文时,是由译者根据上下文的脉络,分列将其译为God(真神)或god或gods(假神)。和合译本于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教会对这词译为“上帝”或“神”,曾有过激烈的论争,有的宗派甚至对有不同意见的传教士曾采取组织措施召回或停职,但最后以互相尊重、彼此包容的精神,停息了这一论争。圣经公会决定同时刊行出版“上帝版”和“神版”两种版本圣经,供不同需要的教会和信徒使用,这一好的传统已为中国基督教协会继承并坚持下来。
在和合本中,表示为独一真神处,在上帝版里用“上帝”,在
神版里,神前要空一格。原是便于两种版本的排版印刷,不要全部重新植字,仅在“上帝”处改为“
神”;但实际起的效果,“
神”(前有空格)相当于英文中的God。在上帝版中的“神”和“神”版中前不空格的“神”或“神明”多指假神或诸神(相当于god或gods)。
“上帝”一词较早地在诗经《大雅
大明》中出现,意为“天帝”,现在有些同工建议译本中只用“上帝”一词,以为以此称“独一的真神”最为合宜。但有人认为“帝”字容易与专制皇“帝”、玉皇大帝,帝国主义的“帝”字引起联想,不习惯以此称呼他们所敬拜的独一真神,也不能勉强他们。因此仍以出版“
神版”和“上帝版”两种版本并存为宜。
希伯来文中的elohim,希腊文中的theos,天主教思高本中译为“天主”,古兰经中译为“真主”,“安拉”,“阿拉”,“Allas”(阿拉伯文、印尼文),均是对这一位独一真神的称呼。只要是不妨碍我们对独一真神的认识和敬拜,不引起误解,应该尊重别的信仰团体的传统和习惯称呼。
三、“后悔”问题 在民23:19说:“
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诗110:4中说:“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
。但在和合译本中有若干经文又说“神后悔了”(创16:6,出22:14),这是否前后矛盾呢?这是由于不恰当的翻译造成的。因为译为“后悔”的希伯来文的词(H5612hacham)是个多义词,有“叹息,强烈地呼吸”这一基本语义,引申后有“难过、惋惜”这一含义。用于正面的,可有“同情、安慰、怜悯”这些语义;用于反身词,可以有“悔恨、悲叹、忏悔”这些语义。要根据上下文的脉络来选择相应的语义,不可全译为“后悔”,有的地方应该译为叹息,忧伤,惋惜等。
四、“不一定死”和“一定不死”
在创3:4中和合本译为:“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KJV,NIV)。而其他译本(吕、新、当、现、思、RSV、NRSV、NASB、TEV、REB、NJB、NAB等)译意为“一定不死”“决不会死”等。而希伯来文是在“不”之后重复两个“死”字(4191muwth),是强调“决不会死”的意思。看来后译是正确的。
在解经中按后译应为“这说明了魔鬼撒但是说谎言的,是欺骗夏娃的。”而按前译应要解释为:“魔鬼撒但在动摇夏娃对
神的话语的信心,引起怀疑”。而解经应以正确的译文为前提。
五、罗8:3和合本译为“
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应改译为“
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有罪的肉体的样式,作了赎罪祭,在肉体定了罪的罪案”。这样就更明确基督是无罪的,仅是成为肉身(肉体)的样式,而这个样式与有罪的人的样式相同。是定了“罪”的罪案,而不是定了“基督”的罪案。基督耶稣在十字架上受死,完成了救赎大恩,以无罪之身战胜了罪,战胜了死亡,战胜了魔鬼,这才是本段经文的精意。
(七)
语言的现代化、通俗化和规范化问题:我们要使
神所默示的圣经让现今普世的人们读的懂、容易理解、不致产生误解或感到费解;就必须在翻译圣经和修订译文时要在保证精义不改变的条件下尽可能地采用现代化的规范化的语言,并且尽可能地通俗化、大众化,便于众人理解和领受。但圣经是神圣的书,用词不可粗俗。圣经汉译本是面对全球华人教会的书,不可用地方方言或俚语。语句要通顺,词序要符合汉语语法规范;名词、动词、形容词和副词的搭配要符合现代修辞学的常用习惯用法。以下分别举例加以说明:
一、语言的现代化举例
经文章节和合本原译 建议修改说明创35:20 创3:19 结4:16 创41:56-57
创41:56-57 利13:12 代下8:18 代上9:26 代下36:17一统碑 才得糊口
喝水也要按制子 粜 籴 皮子上 泛海 门领 老人白叟纪念碑(或柱子) 才有饭吃 喝水也要按分量
卖 买 皮(或表皮) 熟悉航海 殿门的守卫长 白发老人“一统”两字用在这里不当,应按原文字义修订
“糊口”这词有点粗俗。 现代汉语词典中没有“制子”这词,按原文字义是“分量”。 用通俗化语言
用通俗化语言 含义更明确耶32:10 民13:26 申24:12 诗133:1
创32:16 斯3:9 民1:52 可1:29 耶42:20 王上21:25 申25:15画押
回报 当头 同居 空闲的地方 国帑 纛 害热病 用诡诈自害 自卖 对准签名(或签字) 向……报告
抵押品 共处 要留一段距离 公款 旗 发烧 自己欺骗自己 出卖自己
标准或准确画押是过去中国习用的签署方式 避免与“知恩回报”的意思混淆
“当头”为口语,“抵押品”为书面语言 避免误解“同居”为“夫妇关系”。 避免岐义何14:8
民31:48 赛17:6 赛25:11 耶19:11 耶32:14 代上13:2 撒上2:3
出4:10 出14:3关涉 各军长 异样的栽子 水的 囫囵 封缄的 未来的弟兄 智识 能言的人
地中绕迷了关系 各军官 外来的枝子 游泳的 完好(完整或补好) 封好的 没有来的弟兄 知识
善于说话的人 在这地绕迷了
“军长”在现代汉语中为一级军职,为避免误解,改译为“军官”较合原文字义 通俗易懂
避免误解为“将来的弟兄” 规范化统一译名 准确译意 “地中”译意不准申15:7 鸿2:1
但3:3 但3:3 出20:25 出23:26 出29:40 林前5:9 诗94:20
伯33:22攥着手不帮补 大大勉力 藩司 臬司 一动家俱 坠胎 一欣四分之一 相交 架弄残害
他的生命近于灭命的袖手不理 集中全力 财政大臣 祭司 一动工具 流产 四分之一欣 交往 制造奸恶
他的生命临近死亡书面语言 按原文准确译意 现代语言 按原文准确译意
按原文准确译意,现代汉语“家俱”为“家私”的意思 现代通用的书面语言 现代表述方式
修订经文用词使现代化、通俗化,也要有一定的限度,不是愈通俗愈好。有些名词如“夫子”“拉比”“拉波尼”等,不必一律改为“老师”。因为“夫子”这一尊称,现代华人能懂;而“拉波尼”的称呼是希伯来语,“拉比”是犹太人特有的对师尊的称号。均比“老师”这一称号更为尊贵。现在汉语中“老师”一词含义广泛,包括幼儿园到大学的所有教师,又包括德、智、体、美、劳等各方面,各科目、各专业的教师。
二、语言通俗化举例:
经文章节和合本原译建议修改说明伯31:22 伯31:22 利11:30 利11:30
利11:30 利11:30 申14:5 赛17:4 提前2:15 约叁6 申28:45 腓2:6
伯18:9 伯19:20 结16:27 番2:14 诗104:17 赛16:3 鸿1:14
路7:6缺盆骨 羊矢骨 龙子 守宫 蛇医 蜓 狍子 枵薄 生产上得救 配得过 神 恶眼看 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 机关 牙皮 应用的粮食 箭猪要宿在拉顶上 鹤,松树是它的房屋 不可显露逃民 鄙陋
不要劳动肩胛骨 肘关节 巨蜥 墙上蜥蜴 沙蜥蜴 变色蜥蜴 棕鹿 衰弱 生育上得救 对得起 神
以惧怕的眼光看 却不坚持自己与 神同等的地位 网罗 牙龈或牙床 需用的粮食 要宿在柱顶上
鹳,松树是它的房屋 不要暴露出逃的人 毫无价值 不要劳驾 符合原文字义 通俗又准确译意
现代汉语“生产”包括工农业生产等 人是难以配得过 神的,但求行事为人对得起 神
既通俗又准确译出原文字义 神不会是强夺的 “机关”一词现多用于“政府机构”为了避免误解
“牙皮”何指,含义不清。 原文字义为鸟类 鹤是涉禽,鹳是候鸟,按原文字义是鹳
按原文字义用通俗化语言表达 现代汉语“劳动”一词主要是“工作”,为避免误解,译为“劳驾”较好。
以上所建议的修改,并不是否定和合本过去的译文。和合本出版问世迄今已整整80年,有些词的词义由于社会的发展和新形成的习惯用法和认识,为避免误解和岐义,要进行修改为宜。如“游行”这个词,原意是“漫游行走”,但近几十年来,这词多用于政治性的示威“游行”,反而淡化了原来的词义;因此在修订中将其改为“漫步”较好。又如“同居”这个词,原来是“在一起居住”的意思,但现在常用于指夫妇在一起生活,与经文中“同房”同义了,为避免误解,则改为“相处”为好;“彼此相交”改为“相互团契”也是基于同一理由。
三、语言规范化举例:
1、对一天之内的时间表示法:和合译本按中国古代以地支(十二支)来表示一昼夜24小时(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
、亥)。但现代人对这种表示法,大都不很熟悉。如太20:5中的“午正”改为“中午十二点”,“申初”改为“下午三点”;徒23:“亥初”改为晚上九点,则既符合当今规范,又通俗易懂。
2、对度量衡和钱币的表示法:和合译本大部分用译音方法,如贺梅珥、伊法、细亚、俄梅珥,罗革、欣、罢特、柯珥等容量单位;季拉、比拉、舍客勒、弥那、他连得等重量单位。个别容量单位“卡布(cab)”译文“升”,是近似的,也属可行。长度单位在和合本中大都按原文译意,如分别译为“指、掌、虎口、肘”等,也是可以的。但有的地方,在和合译本中将长度及其单位换算成丈、里数。如启21:16,和合本中译为“四千里”的,原文为12000史狄(stadiun),(史狄约合185米,12000史狄约合2220公里,比四千里要多。但原文中12000为1000×12的相乘数,象征完全数,但译为4440里也不合适。又如徒27:28和合本中的“十二丈”,原文为200
寻(orgoia),1寻约合1.85米,200寻约等于37米,而十二丈等于40米,因为是概略估计数,这样译也无不当。现代中文译本将此处改译为40公尺。和合译本修订中是将其改为37米或仍保留用“十二丈”表示,应对全本圣经统一考虑而后决定。如要修订,则应按国家规定的统一的长度计量单位,以米、厘米、毫米等表示,而不用公尺、公寸、公分和公厘。
钱币的表示,在和合译本中是用一文钱,一个小钱、一块钱、一钱银子、舍客勒等来表示原文的各种计量单位,一般说还是可行的。它们相当于现今货币的价值及相互换算关系可参考有关圣经注释及工具书。国内于1998年出版的《圣经简释本》,附录中有这方面的资料。
3、对于量词的用法:在汉语中有一些习惯的、约定俗成的用法,如一头牛、一匹马、一只鸟、一辆车等。辞典上也说明对于马、驴、骡的计量单位用“匹”;对牲畜(特别是家禽、牛、猪等)用“头”;对羊用“只”或“头”均可。但在和合译本中,牛的计量单位用“只”,而未用“头”;似以修订为宜。
4、有的词语采用通用现代汉语词典及专业词典和文献上的规范用法:如“麻疯”改为“麻风”,“金钢石”改为“金刚石”,“好象”改为“好像”,“搀对”改为“搀兑”(赛1:22),“元孙”改为“玄孙”(番1:1等处),“工用”改为“功用”(结15:8),“了望台”改为“
望台”,“上长”改为“上涨”。
5、出28:17,启21:19中的“红璧玺”(H6357,G5116,英译topaz)应译为“黄玉”。

  (八)
翻译理论方面的问题:将一种语言(源语言)翻译为另一种语言(目标语言)是一项艰辛而难度很高的工作,不是仅仅靠查字典和文法书就能做得好的。特别是对古代经典著作,难度就更大。译者必须对源语言和目标语言的民族历史、文化、社会、心理等背景和知识有相当的了解,对两种语言的特征和结构以及习惯用法能熟悉掌握。
在翻译中还要有准确的翻译理论为指导,才能完成较好的译文。翻译圣经时,译者要有谦卑虔敬的心志,才能认识与理解
神启示的话语。
从我们现在见到的圣经译本来看,基本上是在两种翻译理论思想指导进行的:一种是强调以直译为主、适当地灵活;和合本、新译本、思高本、吕振中译本、KJV、NRSV、NIV等,是在这一理论指导下的代表性译本。另一种是“提倡意义相符、效果相等”的原则,不拘泥于“词词对应”,但求将原著(源语言)的语义表达出来,现代中文译本、当代圣经、TEV、Living
Bible等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完全的直译是行不通的,这可能是翻译工作者的共识。由于任何两种语言的词序和文法结构不同,表述方式各异。完全直译的译文必然生硬、佶屈聱牙,不能适应目标语言读者的阅读心理和习惯,就难以读懂,读者甚至会感到头昏脑胀,如堕五里雾中。例如在和合本中,结21:19译为“画出一只手来”是一句直译的话,使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如改译为“立一个以手指路的牌”,读者就明白所指的意思了。又例如伯16:13和合译本为“他破裂我的肺腑”,“肺腑”两字的原文编号是H3629,其基本词义是腰肾,可以引喻为“心思”。和合本译为“肺腑”,适应中国人的心理,如直译为“他破裂我的腰肾”,反而未传达原文的精义,使汉语读者感到蹩扭。又如耶4:19处和合本译为“我的肺腑啊”,此处肺腑原文编号是H4578,其基本词义是肠、腹部,扩展的意思为“胃、子宫”,喻意为“心意”,此处如直译为“我的肚腹啊,我的肠子啊”,就不及译为“我的肺腑”达意。以上说明和合译本不是完全的直译,他在适当的地方为了表达原文的精义也是灵活的。
语言文字中的一词多义性是一个共性现象,同样一个词或字用在不同的场合或句子当中,会有不同的语义。一个词一般地都会有它的基本语义,也或多或少地有从它引伸、衍生、扩充后的语义。有的可以与其他的词、组成词组,从而形成一个由基本词为中心的词系。汉语的六书是象形、形声、指事、会意、转注、假借;这些构字和构词方法,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中也同样有类似的做法,特别是在会意、转注和假借方面。例如希伯来文编号为H6148的词,arab其基本语义是“编带、使混合、混杂、杂族”,扩充后语义是“交易”,引申后语义是“担保、抵押、当头”。与H6148辅音完全相同的H6149其基本语义为“紧密联合”,引申(含意)的语义为“甘甜、香甜、相爱、悦纳”。与H6148字形,元辅音完全相同的H6150的基本语义是“织物复盖”,引伸的语义为“晚上、黄昏、黑夜、天黑”,H6151为迦勒底文,词义同H6148,字形也相同。H6152从H6150而来,基本语义为不生育的,喻意为“土地贫瘠的”,假借此来称呼这样的土地和生长在这样土地上的人,衍生的语义为“阿拉伯”,“阿拉伯人”。H6153从H6150而来,语义是“黄昏、黑夜”,H6154从H6148而来,语义是网丝、混合物、阿拉伯、混合人种。H6155(从6148)语义是柳树(从用柳条可编织成篱笆而来。H6156
(从6149)语义是“甘甜”
。H6157(从6148)语义是“蚊子”,从蚊子为密集,群居的而来。从H6148-6163形成了一个词系。在翻译中如何根据上下文脉(context)选择一个词的语义,往往是煞费苦心的事。
希伯来文词汇还有一个特点:是一些词可以有褒意和贬意两种用法,如H1288barak,既可译为“祝福”,也可译为“咒诅”,又如H4284machashabah既可译为“巧工、筹划”,又可译为“诡计”、恶计“,这也要看上下文的文脉来决定其意义。
希伯来文和希腊文词汇的共同有一个特点是语义涵盖的广泛性,如Hl ab,G3962
Pater这个词,既可译为“父亲”,也可译为“祖父、先祖”;H1121 ben,G5207
huios这个词,既可译为“儿子”,也可译为“孙子、子孙、后裔”;因此也只有根据上下文来决定其语义。但其基本语义是存在的,前一个词是用于长辈,后一个词是用于晚辈;两者不会混淆或颠倒。
希伯来文圣经的词句言简意赅,与中国古代汉语典籍(诗经、论语等)有相似之处,再者古代文本没有标点符号,词与词之间的字母是连着写的,虽然有五个字母在词尾处有不同的书写形式。但对同一段文字,由于翻译时标点断句分段的不同,就会有不同的语义。这也是翻译中的疑难之处。例耶39:3,和合本译为“尼甲沙利薛,三甲尼波,撒西金,撒拉力,尼甲沙利薛,拉墨”(KJV也相同),似乎是六个人;而现代中文译本(TEV,NRSV等)译为四个人,撒拉力和拉墨译为前一名字的职衔;思高本(NEB,NAB等)译为三个人,“三甲”译为“卫队长”,“撒拉力”译为“大将军”,在标点断句中,将“尼波撒西金”连在一起成为一个人名,“拉墨”译为“战车司令”。
又如撒上6:18和合本(吕)等中“……乡村,以及大磐石。这磐石是放……”,在其他译本中将大磐石后的句号移在前面改为:“……乡村。有大磐石,在其上放……”(现、新、思、NIV、NRSV等),是正确修改标点符号的一例。因大磐石与金老鼠数目无关。
关于不同民族的历史社会背景,文化习俗语言的影响,以下举两例说明:在士7:19中,和合本译为三更之初,而希伯来原文的意思是中更之初,具体是指什么时间呢?在古希伯来人(包括以色列人)中,每天的开始是从下午六时(黄昏)时开始计算的,从下午18点到次晨6点为一夜,共计12小时,每夜分三更,每更3小时,中更之初为晚10时左右。而我国为晚上20点到次晨6点为守更时间,共计10小时,计分五更,每更2小时,三更之初约为夜晚12点左右。又如可6:48中所说的“四更天”,是指罗马人的更次,罗马人将一夜12小时,从晚18点到次晨6点分为四更,每更3小时,四更天指凌晨3-6点。而在我国,四更是指凌晨2-4点。
又例如结13:20和合本译为“所以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与你们的靠枕反对,就是你们用以猎取人,使人的性命如鸟飞的。””“靠枕”H3704
Keceth,其基本语义为“遮盖”“护身符”原译者从“遮盖”这一基本语义引伸为遮盖座位的坐垫及枕头等,因而译为“靠枕”,但为一误译。结13:17-23整段文字的意思是斥责假先知(女)行巫术,在人的膀臂上缝“魔带”作护身符,引人随从偶像,这是当时迦南的一种风俗。因此将“靠枕”改译为“魔带”“带子”,就较正确地表达了其含意。思、现、新、当、吕、NIV、NASB、RSV、NRSV等均按此意进行了修订,而不用“靠枕”这一词义。
在修订工作中又会牵涉到翻译理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对名词的翻译是采用译音或是译意的方法。如laser,译意为“激光,译音为“莱塞”。在和合本中对大多数专名词(人名、地名)采用译音方法,对通用名词基本上用译意方法,这是正确的抉择。不像佛经的翻译,基本上用音译,读者就不知所云。但人名地名用译音方法,往往就会丢失一些信息,例雅各和他十二个儿子的名字,摩西和约书亚的名字本身都有它的语义,和合本采用加注的方法予以说明是可取的。
例和合本中王下18:17译为“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三个词,现在大多数译本均将其译为“元帅、卫队长、大将军”(现、思、吕、NIV),或仍译音不加人名号,表示这不是具体的人名而是一种称号,如法老,凯撒等一样,也是一种称号;不要加人名号。
又例如拉4:9,在和合本中译为“底拿人”(H1784)的词,在思高本和现代中文译本中译为法官(审判官)(H1782);“底亥人”译为“即是”的意思。在和合本中有些一般名词也有译音的,如在新约中太6:24的“玛门”(财利),太5:22中的“魔利(愚人)”,“拉加(白痴)”
;又如在旧约出30:34中的“拿他弗(苏合香)”,“施喜列(香螺)”“喜利比拿(白松香)”,代上9:2中的“尼提宁(殿役或圣殿中的工人)”等等。这些一般名词如可以有相对应的汉语的词来译意,还是用译意的方法为好,使读者明白其意义,而不用音译。但在译和合本的20世纪20年代,除以原文为据外,主要参考译本为KJV,可能那时候的译者,认为还没有一个确当的汉语或英文单词来分别译上述各个词,因而采用音译。
以下再列出若干经文中译音和译意的比较:
经文卷章节译音译意说明士12:1 撒上23:28 撒下15:17 王下9:27 王下10:12
书15:7撒分 西拉·哈玛希罗结 伯墨哈 伯·哈干(Beth-haggan)
伯·艾克特(Beth-ekkd) 隐示麦泉(En-水泉)北方 逃避岩或分隔岩 最后的房屋
园亭之路 剪羊毛之处 示麦水泉和合本译音 Rock of Escape or Division
和合本译音 和合本译意 和合本译意 Waters of
En-shemesh在地名中,如上表的“隐示麦”,译意为“太阳之泉”;“隐罗结”为“漂洗工之泉”
;“隐他普亚”为“苹果城之泉”
;它们的前缀“隐”(En)的语义就是“泉”。类似的例子还有:“便雅悯”为“幸运之子”,“便希悉”为“仁慈之子”,“便亥伊勒”为“力量之子”;“便Ben”这一前缀的语义是“子”。又如“伯待利”意为“上帝的殿”,“伯利恒”意为“粮食之屋”,“伯甲”意为“羔羊之家”,前缀“伯Beth”有“殿、家、屋”等语义。类似的前缀或后缀还有如下表的一些:
英文译音汉语译音汉语译意英文译音汉语译音汉语译意Beer Hazor Keriath Baal
Ramoth Gath Geder Regem庇或别 哈撒 基列 巴力 拉末 迦特 基德(底)
利健(坚)井 村 城·市 主人 高地 酒榨 墙,栏 朋友Rimmon Migdol Shavah
Shemron Timnah Hazor- Abel- Ebed临门 密夺 沙微 伸仑
亭拿(纳) 夏琐 亚伯- 以别(伯)石榴树 塔 平原 望高地 部分 城堡 草地 仆人 (九)
误释举例和原因分析:误释的情况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一、未准确理解原文字义,或在一词多义的词中,所选词义不当。
二、在一个句子里,词序排列不当以致不通顺或费解。
三、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
四、与译者的思想观点有关。
在以下分别举例说明之:
未准确理解原文字义
经文章节和合本原用字按原文字义建议修改说明申1:7 俄19等 申30:1 诗104:17
拉6:11 亚5:8 诗78:57 赛16:3 结43:11 哈2:3 撒下16:10 高原
咒诅 鹤 粪堆 园铅 翻背的弓 献谋略 规模样式 堆积万民 我与你们有何关涉呢低地 祝福和咒诅
鹳 垃圾堆 铅盖 松弛的弓 请指教我们 图形结构 聚积万民 我和你有什么共同点呢H8219 漏译
H2624 H5122 H5777,按上下文 H7423 耶15:18 箴19:23 诗62:9
诗62:9 林前13:8 传12:11 民12:1,8 诗118:7 民22:32 创2:7
伯41:7 斯9:7 赛60:3 诗107:34 民3:6 利19:33 出28:4 书17:7
书18:8 士8:11 士5:7 士5:8 得4:15 得4:16 撒上10:6 王上11:31
王上21:15 斯2:7 伯4:18 伯18:21 赛58:8 结17:9 但1:15 哈2:5
林后12:2像流干的河道 恒久知足 下流人 上流人 扶助真理 会中之师的言语 毁谤
在帮助我的人中,有耶和华帮助我 偏僻 有灵的活人 扎满他的皮 举行 发现的光辉 碱地 好服侍他
和你同居 杂色的内袍 往北 划明地势 坦然无惧 官长停职 岂能见盾牌枪矛 提起你的精神
作他的养母 新人 夺回 得 容貌俊美 为愚昧 地步 你所得的医治要速速发明 芟除 肥胖 因酒诡诈
前十四年像靠不住的溪流 安居饱足 老百姓 大丈夫 拥护真理 收集的言论 出言反对说
耶和华偕同我,以帮助我 忤逆 有生命的活人 扎透他的皮 执行 升起的光辉 咸地 协助他服务 寄居
绣花的内袍 往南 绘地形图 自以为安全 农村绝迹 竟不见盾牌枪矛 恢复你的精神 抚养他 不同的人
撕裂 占有,霸占 体态美好,容貌娟秀 有过错 下场 你必速速得医治得成长 啄光 丰满,健壮
因财富诡诈 十四年前“流干”为意译 “下流人”这词与原文词义不同,汉语中“下流人”有侮辱人的贬义
真理是不可战胜的,不需要人的扶助,只需要拥护
H1696,程度上有不同,另可译为毁谤的词有H704,H2278,等 耶和华是 神,不是人
“扎满”是生硬的直译,汉语选词不当 H4420 是服待耶和华,而不是服侍亚伦 H8665
H3225 H2308+H6520 原文无“新”的语义 程度上更专横,原文字义 原有漏译
H7082 H1277 死海古卷 在一个句子里,词序排列不当,以致不通顺或费解。
例赛58:12和合本译为“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 ,应改为“你要建立累代拆毁的根基”
,才符合原文字义。修改后才符合现代汉语通顺的句法结构。
又如但12:1,和合本译为“打破圣民权力的时候”
,按原文字义应译为“直到摧残圣民的势力终止时”,两者语义是不同的,前者的误译使人不理解而产生疑问:“圣民有权力,为什么要打破他?”后一译文就很明确,也符合上下文的意思。
代上24:31和合本译为“长者与兄弟没有分别”,这一句话不明确是在那些方面还是在所有方面没有分别。如改译为“族长和年幼的兄弟都一样地抽签”,这就避免误解了。
但8:19和合本译为“恼怒临完必有的事”,令人费解。改译为“震怒的末期所必有的事”就使人明白了。在这里的“临完”,原文为H319,语义是“末期、结局”,是名词。
代下9:25和合本译为“有套车的马四千棚”,“棚”不能作为马的计量单位。改译为“有四千个棚为养马存战车”,就符合汉语语法了。诗100:4和合本译为“当称谢进入他的门”,易使人误解为“当”什么时候,“称谢”进入他的门。改为“以称谢进入他的门”,隐指人当以称谢进入他的门,就符合汉语表达的习惯了。代下26:5和合本译为“通晓上帝默示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按原文字义应为“撒迦利亚以上帝的默示指导(乌西雅)的日子”,这两者语义是不同的,后者是不仅自己通晓,还要指导乌西雅,这与上下文文脉相合。
撒下5:6和合本译为:“你若不赶出瞎子、瘸子。必不能进这地方”,这是误译;瞎子、瘸子等残疾人何罪,为什么要先赶出他们。误译使人对圣经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按原文正确的译法应该是:“你不能进入到这里,因为甚至瞎子和瘸子也能击败你”,目的在形容其防御工事的坚固。
利26:16和合译本语为:“我必命定惊惶”,这在汉语语法上是不通的。改译为:“我必命惊慌临到你们”,才是一个完整的句子。
启14:20和合本译为:“那酒 踹在城外”,在语序上也是不通顺的,如改为“在城外的那酒
被踹踏”,就通顺多了。
创7:14“爬在地上的昆虫”,按原文字义为“爬行动物”,它包括“昆虫”在内,但比昆虫涵盖的内容和种类要多。
书9:12“干了、长了霉了”,和合本这一译法从原文H5350的基本语义为“有点的”推引为“有霉点的”,而译为“长了霉了”。但这一译法与下文9:14“以色列人受了他们些食物”有矛盾
,以色列人遵守律法追求洁净,对不洁净的长霉的食物是不会要的。现在多数译本都改译为“干硬破碎了”,既符合原文字义(碎成点状),又与上下文没有矛盾。
书20:9和合本译为“不死在报血仇人的手中,等他站在会众前听审判”,如改译为“在他未出庭受会众审判之前,不致死在报血仇的手中”;则两个子句之间的相互关系就理顺了,更符合原文精义。
拉7:12和合本中译为“通达天上上帝律法大德的文士云云”,改译为“这位精通天上上帝律法的文士”就明了简洁,删去了“大德”“云云”等赘字。
箴3:8和合本译为“她与持守他的作生命树”,改译为“对紧握智慧的人,智慧是生命树”;改译就较通顺而明确。
可6:48和合本译为“意思要走过他们去”,这是广东方言口语的一种表达方式。但在普通话和书面语言中应删去“他们”两个字,才通顺并符合一般表达习惯。
徒11:24中“巴拿巴原是个好人”,其中“原”字是可删去的,不删去则可能使人误会巴拿巴原是个好人,现在不是了。
有些误译是由于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或是在语法和逻辑修养方面有所欠缺。举例如下:
例王上7:32中和合本译为“心子”的词(H4526)字义是围护的一些物件,可译作“边板、边缘、堡垒”等,在这里译作“边板”较合适。由于译者缺乏机械机构学的概念,不熟悉这方面的专业术语,就误译成“心子”,使王上7:28-35这段经文叫人看不懂。
王上7:30中的“璎珞”的原文编号H3914,字义为“花环、花圈”,而“璎珞”的语义为用珠玉穿成的戴在颈项上的装饰品,H3914译为“璎珞”是不够确切的。
太13:26中和合本译为“稗子”的词,希腊文原文编号G2215,原文词义是“莠草”俗称“麦莠子”,是生长在麦田中的。而“稗子”是生长在稻田中的。从上下文来看,应译为“麦莠子”。在朝鲜文圣经中,这词的翻译是正确的,在日语圣经中这词译为“毒麦”。这问题是一位朝鲜族姐妹阅读圣经后发现的,千里迢迢从吉林延边乘火车到南京来告诉我们。她接触农村生活,对农业方面的词汇比较熟悉与敏感。
王下4:10和合本译为“墙上盖一间小楼”,从一般建筑学常识可判断这是不行的,墙上如何能建楼呢?除非像长城那样的宽厚的城墙。改译为“在楼顶上用墙隔个小屋”就通顺达意并且符合原文字义。
王下19:23和合本译为“肥田的树林”,“肥田”和“树林”两者一般是不相容的。“肥田”一般用于种植庄稼(稻麦等);树林一般种在苗圃、林园、道路旁、山岭上、宅前后、田野间;因此改译为“园地般的森林”就没有矛盾了。
哈2:3和合本译为“堆积万民”,“堆积”的对象一般是“物件”,不宜用于人,改为“聚积万民”,就较合适。
伯39:18和合本译为:“你岂能与
神同铺穹苍吗?这穹苍如同坚硬的镜子”。和合本在这里用肯定句“这穹苍坚硬”,并不是原文的字义。改译为“你岂能与
神同铺穹苍,使他坚硬(或明亮)如铸成的铜镜?”用疑问句,则避免了误导人对穹苍有错误的概念,因穹苍是围绕地球的大气层,它本身不是坚硬的,圣经原文并未肯定它是坚硬的。同理箴8:28和合本译为“上使穹苍坚硬”也为误译,选译词义不当,不如思高本译为“上使穹苍稳立”为好。伯16:4中和合本译为“联络言语”,未正确表达出原文语义,在汉语上很少见到这样配搭动词与名词的,宜改为“编造言语”,则既符合原文语义而又通顺。伯16:5和合本译为“我缝麻布在我皮肤上”,现代外科手术也不可能作这样的事,意思应译为“我缝麻衣包裹在我的皮上”,
有些误解,与译者的信仰和思想观点有关,举例如下:
例诗131:1中和合本译为“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这反映了译者胆小谨慎,被动怕出
事的思想意识。而按原文字义应译为“我不涉足过于我能力的大事和奇事”。后一语义体现了诗人在
神的引领下明智地知彼知已,主动地控制自己,依靠 神,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要去涉足。
箴4:23和合本译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而按原文语义是“因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后译有更深的属灵意义,参约7:38“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可见这节经文不仅是指个人“一生的果效”,还指出人接受圣灵以后,有水从永远的“生命源泉”流出来,就是把永生的福音传给别人,使渴求的人得到满足。
申4:26中和合本译为“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们作见证”,其中的“呼”和“唤”在原文中都是没有的;应改为“今天我在诸天和大地面前向你们作见证”。“天”与“地”都是无生命的被造之物,不需要去“呼”“唤”他们。
摩8:6中和合本译为”坏了的麦子卖给人”,“坏了的”原文是H4651,意为“落下的,抛出的”,意思是扬场以后被弃置的、结实不饱满的麦子。
拉10:3“休这一切的妻,离绝他们所生的”,和合本的译法似乎太绝情。原文的意思并不是这样;应为“送走这一切的妻子和他们所生的儿女”。
箴12:1和合本译为“被人轻视,却有仆人,强如自尊,缺少食物。”这一误译似乎叫人不要“自尊”,尽管被人轻视,有仆人就行,这有什么教益呢?似乎是叫人不顾廉耻。但圣经原文语义不是这样。正确的译文应是“被人轻贱,去作仆人,强如自夸,缺少食物”。经文的精义是鼓励人去劳动工作,作正经事谋生,而不要空口自夸。原译为“自尊”的希伯来文原文编号H3513是多语义的,贬意是“沉重的、压抑的、忧虑的”,褒义是“富有、尊荣”,在这里译为“自夸”或“忧虑”均可。希伯来文是很简练的,“去作仆人”或“却有仆人”,是由译者根据上下文来选取的,而选取时与译者的思想观念有关,翻译中不可避免地会掺入译者的解释和认识,包括对整本圣经精意的理解。
赛21:5中和合本译为“派人守望”(H6822),但上文为“摆设筵席”,下文为“又吃又喝”;有的译本将其译为“铺上地毯”(H6823)。以上两词字形相同;这主要是对多义词选择其中哪一个语义较恰当的问题。
耶10:5和合本中译为“它好像棕树是旋成的”“旋成”的原文编号为H4749,但现在大多数汉译本(吕、思、新、现),将其译为“瓜田中的稻草人”“瓜田”的原文编号为H4750,
H4749和H4750是同字形的,这也是在多义词中选择一个适当词义的问题。“稻草人”是意译,原文H8561意思是“像棕榈树一样的木柱”。
可9:52和合本译为“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而按原文字义应译为“怎么用它调味呢?”
路1:20和合本译为“你不信”,按原文应为“你不信我的话”。漏了三个字,意义就不明确了。
路22:49中和合本译为“光景不好”是意译,按原语言应为“将要发生的事”。
约8:59中的“躲藏”改译为“隐藏”较好。人害怕才躲藏,而主耶稣是不会害怕的。但因时间未到,先暂时隐藏。
罗3:34和合本译译为“你责备人的时候显为公义”,而按原文应为“因为你在话语上显出公义”。罗16:19中和合译本为“在恶上愚拙”,按原文G185的语义不是“愚拙”,而应是“纯正无瑕”。
罗16:25“并照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按原文应译为“并将永古以来隐藏的奥秘启示出来”,“启示”,这个关键词不可漏掉。
弗4:21和合本译为“听过他的道,领了他的教,学了他的真理”,按原文应译为“听了他并在耶稣里面,照着他的真理受了教训”。“在耶稣里面”这是关键词,是有无属灵生命的大问题,不可漏译。
弗3:19“一切的丰盛”,原文应为“完全的丰盛”,“完全”较“一切”包涵的意义更广更深。
西4:4“将这奥秘发明出来”,“发明”应译为“阐明”。救恩的奥秘,使徒只能阐明它,并无能去发明它。也许在80年前人们对“发明”一词的理解与现今有所不同。
提前2:11“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地顺服”,应译为“女人要在沉静中以完全的顺服来学习(真道)”。“一味地顺服”语意不明,顺服什么?向谁顺服?后译就明确了在学习真道的事上顺服,而不是其他无原则的一味顺服。
提前2:12“不许女人讲道”,应译为“不许女人教训人”,因按林前11:15,女人是可以讲道的;但在讲道中要多以爱心劝勉帮助人,而不是板起面孔指责教训人。
提前4:9“十分可佩服的”应译为“值得完全接受的”,“完全接受”与“十分佩服”是不同的概念,“佩服”仅是慕道的开始,“接受”才是得救和生命之道的根本。
雅5:19“失迷真理的”应改为“失迷离开了真理的”,“离开”两字不可漏掉,是人失迷后离开了真理。真理本身是不可能被失迷的。
启11:3“毛衣”,其原文字义是“麻布衣”(G4526)。
撒下2:27“你若不说戏耍的那句话,今日百姓就回去,不追赶弟兄了”,这是联系到2:24的话来释意的。但在2:27中原文并无“戏耍的”三个字,是译者加上去的。而现在大多数译本改译为“若你没有说话,众人直到早晨,连一个也不会停止追赶族弟兄的。”这是联系到2:26押尼珥表示和解的话;再联系到下文约押不追赶了。看来后面这一译法符合事物发展和语言的逻辑,按原文的意思,后句也可译为“众人直到早晨,还要继续追赶他的弟兄”。
代上29:1和合本译为“还年幼娇嫩”,应译为“还年幼缺乏经验”,所罗门作为接位的君王,主要是“缺乏经验”的问题,这是符合原文字义的译法。
民23:25和合本译为“你一点不要咒诅他们,也不要为他们祝福”。应译为“你一点不咒诅他们,也一点不要为他们祝福”。前一子句中的“要”字是多余的,巴勒专门特为请巴兰来咒诅以色列人的,怎么会说“不要咒诅他们”呢?改译后才符合逻辑和原文的精意。
箴16:26和合本译为“劳力人的胃口使他劳力,因为他的口腹催逼他”,这一译文使人有“劳力的人活该要劳力”的印象,对劳工和劳动不尊重。新译本(NIV等)改译为“劳力的人身体的需要促使他劳力,因为他的饥饿催逼他”后译则说明人因生理需要、生存需要必须要劳动,是正面的意思。
综上所述,我们举例分析了误解的原因和危害。但总体来说,和合译本中的一些问题,仅仅是白璧微瑕。绝大部分译得是成功的,如本文卷首所述。我们提出修订的目的就是将这些“微瑕”之处打磨去掉,校订得符合原文字义和精意,使这一全球华人教会广大信徒喜爱的译本,发出更加灿烂夺目的光辉。
 
参 考 文 献
和合本圣经(简化字,横版双栏) 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 1998
新标点和合本圣经 联合圣经公会出版
和合本圣经(繁体字,直排) 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 1992
吕振中译本 联合圣经公会代印
现代中文译本修订版 联合圣经公会出版 1975年初版 1995年修正版
思高本圣经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出版 1968年版
新译本圣经 天道书楼 1992年初版
圣经(寻根版) 浸宣出版社 1995
圣经原文字典 浸宣出版社 1996
旧约圣经中希英逐字对照(一)(二)(三)(四) 浸宣出版社 1988
新约圣经中希英逐字对照 浸宣出版社 1984
Annotated Bible: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NRSV) 牛津大学出版社 1989
Study Bible: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NIV)
Zondervan 1984
Study Bible:Revised English Bible(REB)
Oxford(牛津) 1992
New American Bible (NAB) Oxford 1990
The New Jerusalem Bible [NJB] Doubleday 1990
Holy Bible King James Version(KJV) Cicero 1989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Hendrickson
Dr.James Orr 编:圣经百科全书 少年归主社 1981年版
苏德慈 圣经研究入门 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 1989
许牧世 经与译经 基督教文艺出版社 1983
圣经简释本 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 1998
黄锡木 新约经文鉴别学概论 基道出版社 1997.10
光碟 Almega 启创电脑公司 1998
骆振芳 耶和华名称考略 金陵神学志 1996.4
赵宾荻 读《校订汉译圣经刍议》一文有感 金陵协和神学志 复第二期 1985、6
王神荫 校订汉译圣经刍议 天风 1981
魏贞恺 和合本圣经与新文学运动 金陵神学志 1995.1-2
 

【责任编辑:圣山网编辑】
网友评论:共有 3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巴斯德原著,吴主光译:归纳性研经:创世纪至启示录
  • 基督徒必背的65个经文!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来书第一章
  • 康来昌:不义的钱财——路加福音16章1-13节的比喻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一)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三)
  • 如何带领小组查经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二)
  • 刘重明:关于和合译本修订问题的探讨
  • 丁道尔雅歌注释:雅歌导论
  • 相关文章
  • 拉尔夫•戴维斯:以斯拉-尼希米记注释:5-8章
  • 信心的量度
  • 如何带领小组查经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来书第一章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來書導論
  • 丁道尔雅歌注释:雅歌导论
  • 斯科特·林赛:创世记1:1-2:3 释经
  • 康来昌:不义的钱财——路加福音16章1-13节的比喻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三)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二)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