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圣山网>圣经研修> 文章正文
巴斯德原著,吴主光译:归纳性研经:创世纪至启示录
来源:圣山网 作者:巴斯德原著,吴主光译 时间:2008-10-29 Tag: 点击:
圣    山
 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
 
圣 经 研 究
归纳性研经:创世纪至启示录
 
巴斯德原著   吴主光   中文版主编: 杨 牧 谷
国际种籽出版社有限公司
 
总 目 录
 
原序
编序
导言
总论
卷 一
创世记                                            一课至四课
出埃及记                                          五课至八课
利未记                                          九课至十二课
民数记                                        十二课至十六课
申命记                                        十七课至十九课
约书亚记                                    二十课至二十三课
士师记                                    二十四课至二十五课
路得记                                    二十六课至二十七课
撒母耳记上                                二十八课至二十九课
撒母耳记下                                  三十课至三十一课
列王纪上                                  三十二课至三十四课
列王纪下                                  三十五课至三十九课
历代志上、下                                四十课至四十一课
以斯拉记                                  四十二课至四十四课
尼希米记                                  四十五课至四十七课
以斯帖记                                    四十八课至五十课
 
卷 二
诗歌书总论                                         五十一课
约伯记                                   五十二课至五十六课
诗篇                                     五十七课至六十一课
箴言                                               六十二课
传道书                                   六十三课至六十五课
雅歌                                     六十六课至六十八课
先知书                                             六十九课
先知书与先知                                         七十课
以赛亚书                                 七十一课至七十四课
耶利米书                                 七十五课至七十六课
耶利米哀歌                                         七十七课
以西结书                                 七十八课至八十一课
但以理书                                 八十二课至八十五课
何西阿书 约珥书 阿摩司书                 八十六课至九十课
俄巴底亚书 约拿书 弥迦书               九十一课至九十六课
那鸿书 哈巴谷书 西番雅书               九十七课至九十九课
哈该书 撒迦利亚书 玛拉基书             一百课至一百零三课
                                             ——旧约部分完
 
卷 三
两约中间时代                        一百零四课至一百零七课
新约与旧约                                      一百零八课
新约总论                                        一百零九课
四福音总论                                      一百一十课
马太福音                        一百一十一课至一百一十四课
路加福音                          一百一十八课至一百二十课
约翰福音                        一百二十一课至一百二十三课
使徒行传                        一百二十四课至一百二十六课
教会书信总论                                  一百二十七课
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
加拉太书                        一百二十八课至一百三十四课
以弗所书 腓立比书 歌罗西书    一百三十五课至一百三十七课
帖撒罗尼迦前后书                一百三十八课至一百三十九课
教牧书信                          一百四十课至一百四十一课
希伯来书                                      一百四十二课
雅各书                                        一百四十三课
彼得前后书犹大书                一百四十四课至一百四十五课
约翰壹、贰、叁书                              一百四十六课
     启示录                                        一百四十七课
 
原 序
 
    本书之初稿,原为我在爱丁堡的查诺弟教堂(Charlotte  Chapel,Edinburgh)星期四晚的查经班用;预备的时候,本来没有意思要付梓出版,因此无论形式上,结构上,都相当口语化,不着重文章的形式,或词藻的考究。只为便利当时讲台上使用,后来成书付梓,我仍保留着它原有的样式,相信这样会对读者有特别的帮助和好处。唯望具文学修养及要求严格的读者能宽宥包容。
    本书之原式既为讲台所用,我亦在不少部分能适意地享有一个讲员引用别的作品的自由,而不必像作者那样的受限制。希望我纯因钦佩而引用的材料,不致使我越过抄袭的界限。即或如此,我所引用的,均是已在天上与基督同在的先圣先贤而已。
    我对于亲爱的老(不少人看来是古老吧)杰多约翰、优加克约翰、皮雅逊、安德逊罗拔爵士,摩根金宝先生等(John Kitto,John Urquh-art A.T. Pierson,sir Robert Anderson,and Campbell Morgan),以及其他持守纯正信仰的人士,是满怀感激的,尤其是那套无与仑比的《讲台注释书》(Pulpit  Commentary),匡助我的地方很大,在此我要一并致最深的谢忱。
    无论怎样,本书均是我多年独自研经的成果,对书内各部分言论亦欣然负责,深信自始至终,均能持守「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原则。唯愿神能使用它,叫一切为他的儿子、我们的救主而活而事奉的人,深得益助。
 
                                                     ──巴斯德
 
 
 
编 序
 
    宇宙众生的创造者既是深爱被造的每一个人,我们就有权利要求他在自然界的启迪之外,藉着可流传的文字记录给予清楚明确的启示,可使我们知道他喜欢什么,痛恨什么──这就是启示圣经。
    天地万物的承继者既欲崇拜他的创造主,他就有权利要求我们在自然的认识及冲动之外,藉着他已经启示的圣经去明白他喜欢什么,痛恨什么──这就是读圣经。
    哀哉!这一代何竟不明白?我们何竟不知道?
    站讲台的人可以滔滔不绝,而「言不及经」。
    在下面的人亦可以「喜欢到礼拜堂坐坐」,而每当主席要读小先知书卷,便要报告在旧约第几页才可以翻得到!
    无怪乎我们这一代有饼吃,却仍饥饿,有水饮,却仍干渴。
    阿摩司先知说:「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摩八11)
 
(一)
    在旧约历史最痛苦黑暗的时代,神兴起了从表面看没多大成就,从历史看则绝对是中流砥柱的人物:他们引导国人离弃偶像,认识真神,抗拒社会之腐臭,而作整个民族之守夜者,他们何止尽了「盐」之防腐作用,也实在履行「光」之照明职份──他们就是先知。
    在新约时代,启示未完,教会待兴,而耶稣基督已经离开了地上,他拆毁了「两造之间的墙」,用自己的身体铺成一道桥,叫人可以进到神的面前,但没有多少人知道桥之所在,也没有多少人明白桥之真理。神便兴起了一些当时看来不受欢迎,甚至遭受杀身之祸,而今日看来是历史上绝对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建立了新约教会,亦完成了新约圣经——他们就是使徒。
    先知时代过去了──留下旧约圣经。
    使徒时代过去了──留下新约圣经。
    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有「新旧约全书」。
    神在旧约之危机时代兴起了先知,
    神在新约之建设时代兴起了使徒,
    神在这一代要兴起什么样的人呢?
    是不是「组织人材」?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必然是与他的话语有关的人——如先知,如使徒——是透过了痛下功夫研究圣经,又忠心地按时用神的话语去喂养他小羊的人。
    如历史上真正的伟人一样,他们生前多是藉藉无闻却是脚踏实地而工作的人。
    如圣经上先知和使徒一样,他们生前多是不受尊重却是鞠躬尽瘁地效忠的人。
    一个甘于寂寞,勇于寂寞,又肯痛下苦工,按时分粮的人,才是这一代最需要的人——他们是神在今日要留心寻找,又给予呼召训练的人,好承继先知使徒未完之工。
 
(二)
    我们是基于以上的信念而把约翰·史诺·巴斯德的「圣经研究」放在中国教会面前。
    无容置辩,学术性的研经十分重要,它使我们不曲解神的启示,但研经而只有学术,最多亦只会使我们成为二十世纪的文士,却不会使我们的生命更丰盛,对基督教会更尽忠,对神更敬爱。我们需要正确却是有力的信息,这才是先知和使徒们的信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选上巴斯德的「圣经研究」——它不是单为学者而写的,它是为每一个有生命的人而写的,因此我们不相信一个按着这课程的指示来研究的人,生命会完全没有改变。
 
(三)
    有几项编辑上的问题,值得在此简述一下:
   (1)原著有颇多诗,中文版只保留翻译后仍能保持其深意者。
   (2)原书多用文章方式,一段段的,中文版为方便研究,凡可进一步研究者,均以笔记方式,分条排列。
   (3)专有之地名、人名,除已熟习之外(如:李文斯顿),多以三字或两字译出,易于记忆也。
   (4)如上述,本书是特为中国教会而编译者,故在材料之增减,均以中国教会之效用为大前提,尤以旧约中最后三卷之历史书及先知书为然。
   (5)每课前均有「题示」一项,务请先按指示读完有关经文,才开始阅读课文,不然事倍功半也。
   (6)编辑与出版社同人为求书之完美,已尽所能,但智虑所限,错谬在所难免,望同道不吝指正,俾再版时得以改正,荣神益人。
 
                                                      ──杨牧谷

 
圣 经
 
蕴藏在这本奇妙书卷内的是奥秘的奥秘;
                  那些展开了
                  而阅读,而敬畏,而盼望,而祷告的,
                  他就托起了门闩,找到了出路,
                  福哉斯人!
                  神正要施恩与他。
                  但那为怀疑和讽骂而阅读的。
                  却有祸了,
                  他们不生在世上倒好。
                                      ——司各特爵士
 
 
导 言
 
    不认识圣经的人,他的教育不算完全;
    不详细研究圣经的传道人,不配事奉基督的教会;
    不立志了解圣经的圣工人员,他的工作不会有价值;
    不充份领会圣经真理的基督徒,他也不能过基督徒得胜的生活。
 
我们的目的
 
     本书是以查经课程的结构而写成,目的是叫我们有机会来熟习圣经;因此,开宗明义,让我们坦诚又清楚地说个明白,虽然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地保持每部分都详细地研究的标准,但真要立志明白圣经的人,却不能单阅读本书,而置圣经于次要的地位,这样不单本末倒置,也把本书的大前题完全误解了。我们强调地指出,阅读本书之前,一定要先阅读圣经本身,一段一段的读,并且要反覆地精读,而本课程只是一种辅助性质的材料。无论我们怎样仔细地研读本课程,若不与圣经并排而读,他就会错过研读圣经的宝贵助益。我们冀望的,是那些从没有仔细地研究过圣经的人,每星期能用他们宝贵的时间照着本课程的提示,从创世记开始,慢慢地把整部圣经读完。
    今天大多基督徒读圣经,为的就是东抓一把,西抓一把的来找材料,或是穿凿附会的制造一些所谓亮光,来帮助他的基督徒生活,结果把神的话语弄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这太糟糕了;这样子读圣经,他的灵性和理性不流于浮浅单薄者,几稀也!圣经并非急就章,它也不容许人在匆匆忙忙下,像翻电话簿那样看它。我们需要整体地来研读,来了解它,只有抱这种态度来读圣经的人,他的事奉才有深度、丰富,和踏实,使他的属灵生命和经历坚固。再者,我特别要提醒传道人一件事,最伟大的讲章,都不是为了讲道而读圣经读出来的,乃是基于平日为要研究神的真理而读圣经读出来的。
    我写这本书的目的,不全是为了帮助预备讲章的——虽然我们若恒久地按着本书的提示来研究圣经,这目的仍会达到——它为的是帮助我们能够实实在在地了解圣经整体的真理。很多时候,一些听起来很受感动的讲章,过不了几天就忘得一干二净,半点不留,但另外一面,那些最能改变我们生命的,通常听的时候不见得是怎样轰轰烈烈的。我们应该重新修正一下我们对圣经的态度,不再为着一时的兴趣,或是处于危机时才寻求它的引导,乃是立定心志,要好好下功夫在神的话语上,务要对圣经有一个明确的认识,这样我们整生的属灵生命和事奉才算得是坚固牢靠;这是唯一的法门,没有捷径,每一个传道人或是任何形式的圣工人员,都应该是精通圣经的。
 
我们的方法
 
    至于我们使用本书的方法,也应该在这里交代一下,圣经是一本丰富无边的书,研究的方法实在是多得数不胜数。这好比有人问一个水手船要开到什么地方去,他说:「先生,我只是在海洋上航行呀!」当我们打开圣经,要着手研究,情形就差不多是这样,圣经就像一个无边无际的海洋,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奇妙而满有恩典的真理,只是我们不想漫无目的地启绽,不然我们什么地方都去不到。我们需要一张航海图,也需要一个罗盘,才不会在这个荣耀的海洋上转得头昏脑涨,费时失事,结果半点都得不着。一个正确的方法是十分重要的。
    正如上面所说,研究圣经的方法很多,就如:灵修法、历史法、表象法、分题法、预言法、时代论法、分析法、传记法、批判法等等,我们可以按着自己的需要来使用。但本书所采用的,则是「解释法」(Interpretative),我们要一卷卷书来解释,换句话说,我们先要找出每卷书的中心思想,解释那一卷书中最特出的意义和信息,然后再看它跟别一卷书的关系。这种研究法的重要性是明显不过的,倘若我们连最显着的信息都抓不着,那卷书的最终目的就算达不到了。事实上,这种渐进式的解释法是一切研经法的基础,没有正确的解释,任何方法都容易陷入歧途。
    随着这方法的是,我们会按着各卷书不同的特性,藉着三方面来剖视每一卷书的基本信息:
   (1) 分析它的结构;
   (2) 从它相同的地方看全书的主流;
   (3) 提供意见来作更深研究它特别的地方。
    我们让每卷书来亲自教导我们认识它的奥秘,了解它的意义,所以我们坚定地反对任何人为的、牵强的解释,来加诸圣经中任何一卷书。为了显示人的聪明而牺牲准确性,是我们对神的启示的傲慢。今天有些传道人常会高抬某种特别的「架构」,无论那种说法是多漂亮高明,其分析若是错误了,就足以使整卷书的重要信息显得迷糊不清。当我们按着本课程的提示,按卷研究下去,就会了解只要分析正确,神的话语就会显得非常有力和美丽,所以诗人说:「你的话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
    开始的时候,你或许会奇怪有卷书会讨论得特别详细,而另一卷书又好像是只就其概要来讨论。我要在这里指出,这种安排是为要叫我们的目的更明朗。无论怎样,我们不能以一卷书所占的篇幅来衡量该书的价值的,好比一颗钻石的价值,一定会超过一大块玻璃板,又或者是一个划时代的行动的重要性,会抵得上几十年的琐事一样。圣经也是如此,万事都有它的位置,有的较为明显,有的不,就如扫罗高过以色列的众子一样,每一部分都重要,只不过有些部分较特出而已。
    我们在这卷书所铺陈的,也是按着这个道理,我们会就每卷书不同的信息,以及这个信息与别卷书的关系来讨论,因而讨论的简详也有所不同,我们相信透过这样的安排,是最能拱托出圣经整体的真理。这是为什么我们会用较多的篇幅来讨论摩西经卷(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因为它们是整个真理的基础;而五经中的申命记,我们又会特别详细,因为该书的文字、表记、预表,以及观念,一直贯穿整部圣经,直到启示录。而对历代志上、下的讨论则较为简单,因为该二书的内容是属于历史性的,研读的方法——特别以本书的篇幅而言——则是正确的组合,胜于逐字逐句的分析了。
让我们谨记,我们的目的有别于一般的圣经注释,在注释中,我们可以按着每本书的一章、一段、一节,甚至一个字,来详加注释,但本书的目的,是叫我们有机会来了解圣经整体的意义,它的结构、主流,以及鲜明特出的思想。
 
我们的立场
 
    没有比坚持正确的立场来研究圣经更重要的了,今天有人企图要把圣经普罗化,只把圣经看作一种文学作品之类,我们很慎重地宣告,这种作法是害多益少的。只要我们留心研读,就会发现表面看来是分歧的真理中,实在蕴藏着无比奇妙的统一性;由六十六卷书构成的圣经并不是一种集体性创作的汇编,而是整体性极其明显的一本书──一本渐渐把整个真理启示得透彻的书,一本在结构上彼此辉映而又各自独立和谐的书,一本在彼此宣告属灵真理上显得极其一致的书;圣经之被称为神的话语,真是名至实归;无论内容的性质,或是它在历史上的影响,都可以见证这一点。因此,这本书既是神的启示,人就不能单以文学作品视之,同样的,我们也要避免以人意强解、企图规避,或是不诚实等的态度,因为这样子读圣经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我们研究本书的立脚点,乃是绝对持守圣经——每字每句——都是神的启示,是神的话语,我们都愿服在圣灵的光照下,去学习神的法则、真理,以及他的旨意。
    我们读圣经的时候也要小心一件事,就是不要太迷醉于读圣经的本身,以致把读圣经的目的弄糊涂了。如上所说,这些课程为的是帮助我们清楚地了解全书重要而特出的真义,除非这个信息得着我们,读圣经的目的仍没有达到。耶稣基督告诉我们,他自己才是整部圣经的中心信息;因此,在每一卷书里我们都要找出字里行间的真义——基督。他才是那永活的道,我们要认识他,以致使我们更爱他,更信他。曹埃特博士(Dr.Jowett)说过,有一个观光客到外地旅行,一天到晚只看那本精美的旅游指南;反而忽略了沿途美丽的风光,那实在是大煞风景的一回事,读圣经的人也会犯这个毛病的。我们至终的目标是想要认识真神,使我们更像基督,更为圣灵所得着,真正读圣经的人都应该常常校正这方位,只有基督才会使每一页的圣经都生气勃勃,满有感动,又历久常新。
    因此,让我们以满怀敬畏之情来打开圣经,相信每一句说话都有圣灵的印记,亦只有他——圣灵——「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才能「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真知道他!」(弗一18),让我们像诗人一样祷告:「求你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一一九18)亦让我们读圣经的动机,如保罗对歌罗西人的劝勉一样:「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的多知道神。」(西一10)
 

 
伟哉此书!
不与群伦地矗立于天地之间;
上帝是它的作者,
圣灵是它的真道,
启示是它的来源;
虽然假人手使它得写成。
 
真理的活石,
蔑视一切攻击强袭,
经历了时代的风暴,
依然屹立在至尊的荣光;
它长远活着亦永不倾亡!
 
十架的书卷啊!
救赎真理坚定不移;
大道至纯,历史至诚,
福音古老,弥久常青;
直到永远的永远!

 
 

 
总 论
 
圣经概论
 
    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清楚又明确地钩划出研究的方法和动机了,现在我们就要按着上述的界说和限制,来开始研究这本书中之书。但在我们正式阅读创世记第一章之前,对圣经的整体有一个概念,实在是大有帮助的。
    我们的圣经是由六十六卷不同的书所组成,其中又分开两大部分,就是新约和旧约,亦即是一般所称的新约圣经和旧约圣经;旧约圣经有三十九卷,新约圣经有二十七卷(记的方法很简单,三九二十七就是了)。书虽然是这样划分,只要留心阅读,就会发现它们彼此的组合不单是同性质的,而且组与组之间,有一种极坚强的联系——它们强调的,都是同一的主题,这就是神奇妙安排的明证。
 
旧约圣经
首十七卷
 
      我们先看旧约圣经,前五卷是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和申命记,它们都是属于同一类性质的,也是源于同一的作者——摩西,一般就称之为摩西五经。这里,我们要留意它们的数目和性质了!按其数目是五,按其性质则是历史。
    跟着五经的,就是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撒母耳记上、撒母耳记下、列王纪上、列王纪下、历代志上、历代志下、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以斯帖记是第二组书的最后一本,跟着的约伯记,显然属于另外一种文体。由约书亚记到以斯帖记,共有十二本,是属于旧约中第二组的书;让我们再注意它们的数目和性质,按其数目是十二,按其性质,则仍是历史。
    换句话说,旧约圣经中的第一大类,一共有十七卷历史书,其中又分为前面五卷和后面十二卷,后面十二卷中,可分为前面九卷和后面三卷两组,由约书亚记到历代志下是以色列人占领迦南地的记录;而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则是记录他们被掳归回的史实。因此十七卷历史书中,又可分为五卷迦南前期,九卷迦南时期,和三卷被掳归回等三大部分。
 
中间五卷
 
接着,我们翻到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雅歌;来到雅歌,我们自然就会停住了,因为接下去的,就是以赛亚书,那又是另一组书的第一卷,亦即是先知书类。毫无疑问,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雅歌,合起来就组成了旧约圣经第三组书;正如前面所说,那十七卷书的性质都是历史的,但这五卷则不是历史了,它们是独立的,也是属于经验性的。前面十七卷都是属于国家的,而这五卷则不是,它们是属于个人性的,讨论的都是个人内心的问题;前面十七卷是散文体,而后五卷则是诗歌体。我们再留意它们的数目与性质,按其数目是五,按其性质则是属于经验的。
 
后十七卷
 
    然后,我们来到了旧约圣经中最后的十七卷;这些都是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耶利米哀歌、以西结书、但以理书、何西阿书、约珥书、阿摩司书、俄巴底亚书、约拿书、弥迦书、那鸿书、哈巴谷书、西番雅书、哈该书、撒迦利亚书、玛拉基书。按其组织这十七卷书就如前面十七卷历史书一样,十七卷历史书中,可分前面五卷(摩西五经),和后面十二卷(约书亚记到以斯帖记),这十七卷先知书也是一样分开前五卷,称为「大先知」书,和后十二卷,称为「小先知书」;在犹太人的旧约正典中,我们的十二卷小先知书是被合成一卷的(参徒七42)。
    稍为留意圣经的结构,就知道我们这样分法绝不是勉强的,也不是出于人意的。在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和但以理书中,我们可以发现旧约预言的基本伦理原则,和整个弥赛亚预言的纲要。在以赛亚书中,我们可以看见要来的弥赛亚,就是那位要受苦的救赎主,和要统管万国的得胜王;耶利米书给我们看见耶和华对以色列人的责备,基督就是大卫的「公义的苗裔」,要从新招聚那被审判,被分散的子民;以西结书看得更远,在暂时的审判之外,基督是王,又是那位大牧者,他必亲自牧养,在他统治之下,我们可以看见将来圣殿的规模;但以理书则把将来要发生的事件、次序,都极清楚地说明,我们看见弥赛亚突然被剪除,又没有王位,也失去王国;但不久,列国倾颓了,就在这废墟之上,基督建立他的王国,他便作了全地的王。
    至于十二卷小先知书,它们每一卷都有不同的着重点,是整个弥赛亚预言的骨干,跟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和但以理书所说的没有分别;好比说前面五卷大先知书,是整个弥赛亚预言的鸟瞰,而后面十二卷小先知书,则是就不同的部分,作较精细的描述。
    我们不要以为耶利米哀歌只是一种诗歌体的挽歌,是耶利米书的附录,耶利米哀歌不单本身有其独立性,其地位之独特也是不容忽视的;它是大先知书的「中枢点」,亦即是说,它把以赛亚书和耶利米书归在一边,又把以西结书和但以理书归在另外一边,原来前两卷记载的是以色列人被掳前的事情,而后两卷则是被掳后的。耶利米哀歌不单在位置上是这样把它们分开了,在历史上也的确如此:分隔被掳前和被掳后的先知。所以耶路撒冷城之被毁,大卫王朝的坍亡,以及神之子民的流散,由那个时候开始,足有二千五百年之久,他们不能再聚集成国,虽然神保守了他们,不被异族同化,却始终是流亡的,十足应验了他们离弃神而变成旷野「独行的驴」,在「万国中抛来抛去」。
    正如十二卷历史书可分成两组,九卷一组,而另三卷又自成一组;前面九卷是记载被掳前的史实,后三卷(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以斯帖记)则是被掳后的历史。十二卷小先知也是这样划分:前面九卷是被掳前的,后面三卷是被掳后的(哈该书、撒迦利亚书,和玛拉基书),与前面之历史书互相辉映,应该彼此参照来读。
    因此,三十九卷旧约书卷,是可以这样划分:十七卷是论国家的历史书,中间五卷是论个人内心经验的智慧书,后面十七卷是先知书,前后各十七卷书均可分成五卷一组,九卷一组,和三卷一组,而中间五卷讨论个人内心经历的诗歌书刚放在中间,处于旧约圣经的心脏地带。
    这是巧合吗?还是出于一种特别设计?想想看:旧约圣经的作者超过三十多位,成书时间亦超过二千多年,在不同的地方写成,针对不同的对象,亦为不同的目的而写,旧约圣经作者写书的时候,从没有想到他们的作品要被收入「圣经」之内,但一代一代的过去,它们终于构成了这本纷纭却是极其统一的旧约圣经,只要我们肯冷静而又不存偏见地思想这些因素,就不能不承认在圣经作者的后面,一定有一个超然的安排在内,而这安排一直(二千多年来)管制着这些作品的心思和笔杆。
 
新约圣经
 
四福音与使徒行传
 
    现在我们要翻到新约圣经了,在这部分,相同的次序与安排又再出现,也是同样叫我们不能抹煞神的安排的证据。四福音和使徒行传,就是新约里唯一的历史书,它们也是一切书信的根基,所以同属一组里面。请留意它们的数目与性质:按其数目是五卷,按其性质则是历史性的。
 
教会书信
 
另一组书信是教会书信,它们与整本圣经的联系都是显然易见的。这组书信的对象,全是基督的教会:罗马书、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书、帖撒罗尼迦后书。注意它们的数目并性质!按其数目是九卷,按其性质则是教义性的。
 
教牧书信
 
    另外一小组只有四本,那就是提摩太前书、提摩太后书、提多书、腓利门书。这四卷书不是写给一般教会的,乃是写给个人的,内容是关于牧养教会。
 
希伯来基督徒书信
 
    最后一组,也是有九卷,它们就是:希伯来书、雅各书、彼得前书、彼得后书、约翰一书、约翰二书、约翰三书、犹大书,和启示录(此书其实是耶稣基督的信,看它头一节就知道);这九卷书,不像前面的九卷,它们不是写给基督教会的,事实上它们的内容跟教会书信的性质大不相同,它们是写给希伯来民族的,希伯来书尤其明显不过,再看雅各书,是写给「散住十二个支派之人」的;彼得书信呢?是写给「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亚西亚、庇推尼寄居的」(亦即是被分散的犹太人);我们也不需要再引其它的书信了。从希伯来书到启示录,信内的立场与气氛,都说明这是写给希伯来基督徒的信。
 
奇妙的拱门
 
    从此可见,我们的新约圣经是由五卷历史书作根基,是我们信仰的稳妥根基,从这根基上竖立两条柱子,九封教会书信是一条,后面九封写给希伯来信徒的书信构成另外一柱,把这两条华美柱子联起的,则是四封教牧书信,整个二十七卷书信,则形成了引往基督教会的真理之门,基督教一切超卓的真理尽在里面了:「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不错,从其结构,我们可以看出,圣经就是引往得救之路,永远蒙福的拱门。
    单把前后各九卷书信并排参照来读就已经得着不少。两组书都是以最重要的教义作开始──罗马书和希伯来书:而两组又都是以预言的启示作结尾——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和启示录。在第一组的首卷书——罗马书,告诉我们基督是我们唯一可以得救的道路,而第二组的首卷书——希伯来书,则告诉我们基督是我们「更好」的得救门路。第一组的尾卷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告诉我们基督的再来与教会的关系,而第二组的尾卷书——启示录,则告诉我们基督再来与以色列人和列国的关系。在新约部分(本书第三册),我们还要详细讨论这一点。
    这个计划与安排,并不单存在于书与书的关系,就是在同一卷书内,其同类的 置都是很容易发现的。我们愈仔细阅读它,就愈发现出其奇妙,亦愈发叫我们相信它们是真神给人类的永远之路。
 

 
旧 约 圣 经
 
        (17)
 经验(5)
         (17)
五经律法(5)
被掳前历史(9)
被掳后历史(3)
内心生活(5)
基要预言(5)
被掳前先知(9)
被掳后先知(3)
摩西
 迦 南   人
    中枢
大先知
十二小先知
             
 
新 约 圣 经
 
                              
      (9)
        (4)
       (9)
教 会 书 信
教 牧 书 信
希伯来基督徒书信
 
         
                        
                    (5)
        历    史      的     根     基
马 太
马 可
路 加
约 翰
行 传
 

 
第一课
创世记 之一
 
题示:先把整部创世记由头至尾读一遍至两遍,才开始读本课。
 
 
                          五经的作者
 
    我们会提纲挈领地研究圣经各部分的作者问题。在神学界,新派与基要派最大的争论(也是最早的争论),就是五经的作者问题,到底是摩西呢?还是别的人?全部是摩西的手笔?或只是别人记载摩西的事迹?
    当然,我们不能太深入去研究这问题,那不单是超越了我们的范畴,也没有多大的用处。时至今日,这问题的发展已变得相当明朗化,我们可以很公平地指出,以摩西为五经作者的说法,仍未受到动摇,相反地,持不同观点的论调却一一瓦解了,我们可从马士顿爵士(Sir  Charles  Marston)下面的一段话,可窥其概略:
   「虽然旧约某部分的书卷,可能取材于较早期的文件,但若以为用这种『断章取义』的方法(况且这方法根本不能应用在任何近代文学的研究上),就能孤立它们来为所欲为,结果对任何人的认知能力上所引起的问题就很严重了;譬如说,旧约圣经所根据的文件是怎样写成的呢?又是什么时候写的?还有的是,从摩西以后,以色列是用什么方法,又用什么文字来书写?那些批评家为要解答这个问题,就以为希伯来人事实上是文盲的,这说法太靠不住了。考古学的发现可以说明此点……考古学的发现告诉我们,从摩西的时候起,以色列起码有三种文字:第一种就是西乃希伯来文;第二是腓尼基希伯来文,而最后的,就是他们被掳至巴比伦之后的亚述希伯来文;这些事实把整个文字的问题改观了。所谓「口传」这个理论就站不住脚;而就我们对摩西时代所把握到的资料,也使那些以为五经内的律例规条是摩西之后几百年才孕育成的说法,变得不攻自破。
    故此,以J、E、D或P来看作是五经作者的理论,都是『想当然』而已,完全经不起考验;它们只有使五经的研究变得枯燥无味,浪费我们的时间,亦使我们对外证的判断力变得混乱无章,歪曲失常。曾经有人以为这些理论具有比圣经更高的权威,更深的判断力,但这些曾一度叫我们的研究和灵修黯然无光的理论,现在又慢慢地消失了。」
虽然透过启示,圣经能带领我们的思想回溯到族长的、原始的,甚至是亚当未被造前的时代,但圣经可不是就在那时期写的。圣经之被写成书,是始于摩西的时代。从历史的立场看,整个启示是始于出埃及记第三章所记载的史实开始;在摩西八十岁那年,神藉着何烈山烧着的荆棘,开始对人类传递他的启示。而那一章之前发生的事实,在写圣经的时候都已经成为过去,这是人类历史上伟大的一刻,神奇妙的启示就是这样开始的。
 
创世记与整部圣经
 
    圣经并不是神最早的启示。创世记告诉我们,人类第一对夫妇,以至洪水前的族长,神均能向他们说话;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曾作了某种记录,创世记就是把这些启示,作一个综合性的记录,这些简单却是清楚的记录,已足够作神对人类整个启示──圣经──的引言了。
创世记对整部圣经来说,除了具有上述那种导论式(Introductory)的作用外,它也具有解释性的(Explanatory),它不单成了圣经其他书卷的导论,也是它们主题环绕的中心。我们可以把圣经的主题比作一道河流,河流愈往前伸延,河水则愈深,也愈广;我们可以说,创世记就是其他书卷的源头;或用另一个比方说,无论橡树的干多巨大,树枝多繁茂,一切都是源于那棵橡果;同样的,圣经一切书卷,都蕴藏于创世记里面了。它具有其他书卷一切论题的基因,无怪乎有人说:「其它一切启示的根,均深植于创世记之内,凡欲深究神之启示者,都当自此书始。」良有以也。
 
创世记与五经的关系
 
    圣经一起头,就是五经(Pentateuch),或称摩西五经,「五经」一词,本源自希腊文(Pente即五,teuchos即书,或经)此词先见于七十士译本(旧约圣经主要以希伯来文写成,主前三百年左右,由七十二位亚历山大的犹太学者译成希腊文,后人误把七十二位称为七十位,即以拉丁文之七十Septuaginta当其书名,称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Version),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早于七十士译本前,摩西的五本著作已被人当一整体看待,犹太人称它们为「律法」,或「五份之五的律法」,甚至有简称之为「五部份」,因此很可能这五卷书原本是属于一卷内的五部分,每一部分有它们独立的题目,和它们起首的第一个字,或第一组字。
    在属灵方面,五经也有它们的完整性。这五部分不单提供了我们历史的事实及次序,也显示出属灵上渐进式的完备,亦即是「历代神的子民在属灵经历上的五种程序」。
    从创世记,我们看到人因犯罪而败坏;出埃及记告诉我们有羔羊的血,和圣灵的能力作救赎;利未记告诉我们人在代赎的基础下,得与神有交通;民数记晓谕我们人在神的旨意统管上奔走灵程的方向;而申命记则摆明两方面的真理:一个奔走灵程的完备指南,和神为他的子民所预定的目的地。这岂不是「历代神的子民在属灵经历上的五种程序」吗?
    除此之外,旧约起头的五卷书,也清楚地告诉我们神跟他的子民的关系。在创世记中,神从他的创造和拣选中,显示出他绝对的主权(他拣选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以及他们的后裔,又藉立约,把迦南地赐给他们为预定的产业);在出埃及记,我们看见神藉着他「大能的手」把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引导出来,从而显示他救赎的能力;在利未记,我们可从神坚持他的百姓要分别为圣,看出他的圣洁;在民数记,我们知道神是「恩慈和严厉」的神,对那些从埃及之地上来,却又不肯进入应许之地的不信者,他是严厉的,但对他们的下一代,他又是各方面加以保护、供给,与保守,务使他们承受迦南美地为业,从这一点,他又是恩慈的;在申命记,我们则可看到神的信实──对他自己的目的,应许,子民,他都是贯彻始终,使那些凡被他救赎的,都可以取得应许地为业。我们可从下面两个表来了解摩西五经的属灵意义:
 
从人方面看
 
      创世记    败坏——因着人的罪。
      出埃及记 救赎——藉着「血」与「能力」。
      利未记    交通——基于代赎。
      民数记    引导——本于神的旨意。
      申命记    终点——出于神的信实。
 
从神方面看
 
      创世记    神的主权——创造与拣选。
      出埃及记 神的能力——救赎与释放。
      利未记    神的圣洁——分别与成圣。
      民数记    神的恩慈与严厉——审判与看顾。
      申命记    神的信实——操练与引导。
 
创世记与启示录
 
    我们要十分留意圣经中第一卷书和最后一卷书的关系,它们的彼此呼应正好说明(亦是证明)圣经是神全备的启示。二者忽略其一,必叫我们如堕五里雾中,不得要领;但二者参照来读,却正好互相辉映,互为解说。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会在创世记之前,或在启示录之后的了。创世记广泛地,亦是华美地解答了「万物是怎样开始的」这个问题;同样地,启示录也是回答了「万物要怎样完结」。其上一切会发生的事,都是由创世记一直伸展至启示录的。
    我们留意一下创世记和启示录相同的地方。在二书,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新的开始,新的秩序;二书都有生命树,有河流,有新妇,神与人同行;二书所记述的天堂,都有相同的道德和属灵的模范;神从没有收回伊甸园的理想,虽然最后圣城是取代了伊甸园,但伊甸园圣洁的理想,却是更完美地实现了。
    我们也来比较一下二者不同的地方:在创世记,我们看见伊甸园关闭了(三23),在启示录,天国却重新开放(廿一26)。在创世记,我们看见人因罪而失落(三24),启示录则说人因着神的恩典重新被神得着(廿一24)。创世记人被咒诅(三17),在启示录,咒诅却被除去(廿二3)。在创世记,我们看见人因亚当而失去生命树(三24),在启示录,则看见人因基督重得生命树(廿二14)。在创世记,我们看见悲哀与死亡的降临(三16~19),但在启示录,则是「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廿一4)。在创世记,我们看见罪恶沾污了伊甸园(三6~7),但在启示录却这样写着:「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城。」(廿一27)在创世记,我们看见因亚当而失去管治的能力(三19),但在启示录,人则因基督而重新作王(廿二5)。创世记说罪恶因着蛇而得胜(三13),但在启示录,则看见羔羊最后的胜利(二十10)。创世记说神不再与人同行(三8~19),启示录则说神要与人同住,天上且有大声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廿一3)
    我们再注意创世记和启示录二书是怎样相辅相成。在创世记的伊甸园,为启示录的圣城所取代,一人成了一族类。在创世记,我们看见罪的起头,启示录则说明它藉着淫妇,假先知,兽,并龙,而达到最高和最后的发展。在创世记我们看见地上由罪而引至肉身的死亡,但启示录则告诉我们由罪而引至第二次在黑暗中的死亡;创世记宣告了撒但的刑罚,启示录则执行那刑罚。创世记显示了神应许要来的救赎主和救恩,而启示录则说明它最后的,也是极荣耀的完成。创世记给人希望,启示录完成那希望。创世记是圣经的基石,而启示录则是那块房角石。
 
创世记的结构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一切在出埃及记第三章之前所发生的事,在写圣经的时候已经成为历史了,那么就让我们以出埃及记第三章作站脚点,来回溯记在创世记的事情,好叫我们对其骨干有鲜明的透视。明显地,创世记是分开两大部分的。读过创世记的人都会同意,亚伯兰之蒙召跟前面十一章的叙述是截然不同的,它清楚地划分了第二部分的起头——第一部分是一章到十一章,第二部分是由十二章到五十章。
    从书的内容来看,把创世记分成两部分也是十分贴切的。原来每一部分都是记载着四个重要的史实。第一部分是四件划时代的事情——创造、堕落、洪水,和巴别危机。第二部分则记着四个重要的人物——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整部创世记就是绕着这四件划时代的事情,和四个重要人物来延展开去。
    这四个重要的事件和人物,不单构成了创世记的骨干,亦可看见贯穿全书的统一观念;全书的特性实在是一览无遗。站在全圣经六十六卷书首席的创世记,足以叫我们立刻满怀敬畏顺服之心,下跪于神的面前。因为陈示于我们眼前的,耳提面命的真理,也是百学之母,是解释历史的关键,与神相交的门径,也是研读圣经的要诀,简言之,那真理就是神的绝对主权。
    我们且留意第一部分的四件大事情,和第二部分的四个重要人物,不是随处都可以看见神的主权在运行吗?四件重要大事之第一件(创造),我们看见神创造自然界的主权;第二(堕落),可以看见神试验人类的主权;第三(洪水),可以看见神在历史上审判人类的主权;第四(巴别),可以看见神在人种分布上的主权。神这个主权,是显在他永恒的自决上、道德的权威上、审判的严厉上,和他统治的超越上。
    翻到创世记的第二部分,我们可以看见神在重生上显示出的主权。而这个重生跟前面的堕落,刚成强烈的对比。从亚当到亚伯拉罕,我们看见人堕落的过程:起先是个人的——亚当;然后是家庭的——该隐和他的后裔;再后是国家的——洪水前文化;最后,则是整个人类了——巴别塔事件。圣经写到这里,突然来个新的转机,我们看见人的重生开始了,人不再只往下堕,也因着神的拣选而一步步超升。首先是个人的——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然后是家庭的——雅各的十二个儿子;再后是国家的——以色列;至最后亦是延伸至整个人类。
    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身上,我们看见神拣选的主权。虽然亚伯拉罕在他兄弟中是最小的一个,神却拣选了他。以撒是以实玛利的弟弟,亚伯拉罕的儿子,神却拣选了他。雅各比以扫年轻,神却拣选了他。神拣选的原则,随处可见——他只是按着完全的恩典,拣选他要拣选的人。跟着的,就是约瑟动人的故事,我们可在约瑟一生中,看见神引导的主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亦无论表面看来是多么荒谬矛盾,神的管理与引导是不会错的,至终都要引导我们去到他预定的目的地。
    在亚伯拉罕身上,神藉着超自然的呼召,来显示他的主权。因为他是非常明显地介入了亚伯拉罕的生命中(参创十二1~3)。
    在以撒身上,神却是藉着超自然的诞生,而表明他的主权。亚伯拉罕曾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但不!虽然亚伯拉罕已经一百岁,撒拉亦九十岁,但神仍把以撒赐给他们。
    在雅各身上,则是藉着超自然的看顾,来显明神的主权。首先神救他脱离以扫的刀,在伯特利与他相遇,使他在奸狡的拉班家里强大,然后再救他脱离那大发烈怒,带着四百人要追杀他的以扫,这类的事情在雅各一生中,真是多不胜数,以至他临终的时候,他给玛拿西和以法莲的祝福是:「愿……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赐福与这两个童子。」这是他经验之谈。
     最后,我们可以从约瑟的身上,看出藉着超自然的管理而显明神的主权,他使一切发生的事,对他为人定的旨意都是有益的,没有无谓的损失或浪费,也没有突变或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
    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四个人的四种经历,也是四重互有联系的发展:(1)超自然的呼召;(2)超自然的诞生;(3)超自然的看顾;(4)超自然的管理。
    从圣经的第一卷书的内容,我们可以窥见整部圣经的轮廓,因为上述那四个经验,也正是神对他的子民的四种步骤,他呼召我们,他重生我们,他看顾我们,他也管理我们。
为了方便研读,我们可从下列一表来认识创世记的中心教训:
 
 
 
 
 
 
创 世 记
 
           神的主权——创造历史与救赎
Ⅰ 太古的历史(一~十一)
 
四件重要的事实
 
创造—神藉自然界的创造显其主权:神永恒的先决权
堕落—神藉对人类的试验显其主权:神道德的权柄
洪水—神藉着历史的审判显其主权:神执法的严厉
巴别—神藉着种族的分布显其主权:神统管的至尊
 
Ⅱ 族长的历史(十二~五十)
 
四个重要的人物
 
亚伯拉罕—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呼召
以撒—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诞生
雅各—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看顾
约瑟—神拣选的主权:超自然的管理
 
第二课
创世记 之二
 
 
题示:重新仔细详读创世记一章到十一章,遇上重要的地方,作点札记。
 
    在研究昔日洪水发生的地点前,我们有些地方要留意。现今我们所用的中文圣经,正如众所周知,并不是当初神启示给圣经作者写成的那本。无论中文圣经或是英文圣经,都只是其中之一种译本,在翻译过程,圣经学者确实尽了最大的努力,使译文忠于原意;但从一文字转到另一文字,既要越过二文字所代表的文化,及其必然存在的差异,又要顾及行文的顺达,有时译文与原文略有出入是避免不了的事。因此若能真正懂得原来文字的意义及用法,肯定会对我们解释圣经大有裨益。认识这点并不就等于叫不认识希伯来文或希腊文的人泄气;时至今日,见解精辟而极有价值的工具书多的是,其中尤以史特朗的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更是研究圣经的人必备的工具书。它不单检阅的方法简单快捷,使你立刻知道那一节圣经在什么地方,其特出的地方是:他把希伯来文与希腊文的字和词,都翻成英文,附上英文的发音符号,他亦把基于同一的希伯来文或希腊文的字,而翻成不同的英文字并列出来,使我们对该原文有更深阔的了解——其他优点也不必一一详说了。我们认为研究圣经的人必须自己拥有一部史特朗的经文汇编。遇上不明白的地方,翻查一下,了解本来文字是什么意思,必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第一课我们已经看到,创世记最重要的思想,就是神的主权。我们也谈过,创世记是分成两大部分,前部是一到十一章,记载四件重要的事情——创造、堕落、洪水,与巴别的分散。第二部则由十二章到五十章,是记载四个重要人物——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现今我们先对第一部分四件重要大事作一探讨。
 
创造
 
    圣经开头两章,就记载着最超卓的一件事实,那就是创造。一开始,圣经就说:「起初神创造天地。」注意:这不是人的理论,这是神的见证,在诗篇九十三篇第五节里说:「你的法度,(钦定本译『见证』)最的确。」神的话语所见证的真理,远超过人无助的智慧所能探测或研究的。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就是这样的真理,我们要留意,理论与见证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其差别不啻天壤。理论涉及的,是事实的解释,而见证所涉及的,却是事实本身。圣经第一章所宣告的真理,不单是人类哲学的公准,亦是神启示的第一个见证,是神极欲人类知道的第一个伟大的真理:人没有神的见证,就无法知道这个真理。我们相信它,接纳它,也愿与诗人同说:「耶和华的见证(中译作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诗十九7)
     造物者的第一个见证,是多么精简而崇高;没有企图给神下定义,没有创造过程的描写,也没有创造日期的记述,只是正面地,又全备地宣告:「神创造天地。」这宣告的本身虽是完全的,却没有限制后来高度发展的科学,或与圣经后面六十五卷有任何冲突;这宣告本身是一个公理,正如几何是要建立在某些公理上,圣经的第一节第一句,就把整本圣经赖为基础的公理立稳了。今天,人公开否认神迹存在的可能,蔚成风尚,我们若接纳了圣经第一句说话的公准,接受圣经里面记载的神迹就没有什么困难。再者,这一句宣告也同时否定了人类自古以来一切虚假的哲学体系。
      「起初神……」——它否定了无神论。
      「起初神……」——它否定了多神论。
      「起初神创造……」——它否定了以机缘为思想中心的宿命论。
      「起初神创造……」——它否定了以永恒的改变为思想中心的进化论。
      「神创造天地……」——它否定了以宇宙和神为同享的泛神论。
      「神创造天地……」——它否定以物质为永恒的唯物论。
    因此,耶和华这一个见证,它不单是真理的宣告,亦是人类一切谬论的否定。
    第二节又怎样?「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它是什么意思?是指地球被造之后的原样吗?其他六「日」的创造呢?也是被造成的原样,然后慢慢演变成今天的样子?这些问题都要弄清楚,不然积压下来的误解只会加深,问题仍没得解决。
    圣经既是神的启示,那么还有比认真地了解它对原始的事的启示更重要的吗?但事实上,整本圣经也没有比创世记首两章招来更多的误解。不错,我们可以说,这两章圣经是「创造」的记录——第一章第一节记载宇宙的创造,廿一节记载动物的创造,廿七节记载人的创造——但这记录却实在需要稍加描述与解释。
    我们一定要区别(事实圣经本身就加以区别)第一次被造与第二次再造的大地,而人类现今所居住的地球,亦即是第二次再造的地球。我们不能太强调地说创世记第一章的六「日」,并不是二十四小时一日的「日」,因此「六日」也就不能看为地球被造的时间与过程;凡持这观点的,他一定看六「日」是一段极慢的时间,好叫圣经的宣告,与今天地质学告诉我们地球有极古远的历史的理论吻合;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帮了圣经一忙,不必与科学的发现有太尴尬的距离。事实上这些努力是徒劳无功的,不单如此,这理论还会使圣经陷于难解的自我矛盾中。在这里,我们不打算太详细地讨论这一问题。本课程的附录会特别讨论它,我们且就其要点提出研究。
      本章第二节说「地是空虚混沌」,可不如一般人以为神造的地球原本就是这样,后来再加上「修茸」才成现今的样子。不,神创造地球不像人做一只碗那样,先做个碗的模样,然后加工,才成一只美丽的碗,这些过程在神的创造里都是不需要的。那么,这句到底是指着什么来说的呢?其实这是暗指神在第一节创造了地球之后,神因着某种原因,就用洪水毁灭了它,才引至第二节「地是空虚混沌」的情形,第一节与第二节中间,逻辑上并没有什么关连,其间相距的年代,人无从知道。所以第二节「地是空虚混沌」,应该译成「地就成了(不单是「是」)空虚混沌」,因为二章七节中「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在希伯来文用的是同一个字(很多地方这个字都是这样译法)。近代地质学发现地球的年龄十分古远,在这一方面,创世记跟地质学的发现是没有冲突的。创世记首二节相距的年代,足以容纳任何地质学划分的世纪,因为无人能说出这两节相隔了多长的时间。
    因此,我们可以说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只是说神创造了天地,然后就停住了,过了不知多少年,第二节就告诉我们地变成了空虚混沌。于是神再经过六日的重造,就成了今天人居住的世界。到底为什么地球会变得「空虚混沌」呢?我们没有太确切的资料可以说过明白;但在别的地方,暗示着似乎跟亚当之前的一次叛逆有关系(参赛十四9~17;耶四23~27;结廿八12~18;明显地,这些经文所提及发生叛逆的时间与地点,都不是上文下理所指的王或是国家的的)。我们也不打算在这里用大多篇幅去讨论它,我们只是想再强调一点:那六日的创造并不是指第一节原造的地球。其他圣经也没有说那是原先的创造。
    在首四日中,并没有记录任何创造的行动,直到第五日起,论及动物与人类时,希伯来文「创造」一词才开始使用(21、27节);换句话说,那六日的记录,是一「重新开始」的记录,而不是「第一次开始」的记录。我们认清了这一点,圣经与地质学中间的冲突,就不再存在了。
    最后,我们要指出这六「日」所陈示的过程、发展,与目的。在第二节我们读到「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然后每一过程中,我们都看到「神说……」,由此,我们知道整个过程都显示出由神的话来表达,藉神的灵来执行他的旨意,这个过程包含了六个彼此相关的发展阶段,整个过程是引到人的身上,这就是六「日」创造的目的——神把人放在最尊贵的地位和目的上。
 
至尊的人
 
    在第二章,记载了人的被造及亚当最初的情形。那包括四个过程——创造、预备、试验、与及发展。在第七节是人被造的记录,人虽是「用地上的尘土」所造,神却将「生气吹到鼻孔里」,我们要留意人的微小——泥土所造,人的高贵——有神的生气在其中;他虽是属地的,也同时是属天的!第二、留意到八至十四节——神为人所预备的,这供给是那样的完备,那样的奢侈!第三、十五到十七节我们看见人被神试验了,人的自由要受一种限制——对神忠诚。神为人预备了各样的美物,却也预备了一项可藉此向神表示顺服的禁令。最后,留意十八节到廿五节的发展,一点一滴的向前推进——就如人与动物的关系,人说话的智能,与及最重要的——神为亚当至深处的需要而创造了夏娃,使亚当有一个最完全的,也是最蒙福的婚姻。概括来说,按神的形象的「被造」、身体的「预备」、思想上的「试验」,与及引至完全满足的「发展」,按其次序,人就同时有了四种身份,人、君王、仆人,与丈夫。
 
人的堕落
 
    今天,人因着罪而吃尽苦头的事实,我们都知道得很清楚,到底是怎样开始的?圣经在创世记第三章说得很明白。世上的小学怎样说,我们不去理会,圣经说的,我们便接受。圣经是向我们宣告事实,不是辩论,要明白真理,就要接受圣经的解释。这个堕落的记载包括了三方面:一、试探;二、接纳;三、结果。
【责任编辑:圣山网编辑】
网友评论:共有 3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巴斯德原著,吴主光译:归纳性研经:创世纪至启示录
  • 基督徒必背的65个经文!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一)
  • 康来昌:不义的钱财——路加福音16章1-13节的比喻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三)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来书第一章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二)
  • 刘重明:关于和合译本修订问题的探讨
  • 亨利·马太:罗马书注释第一章
  • 司布真论解经
  • 相关文章
  • 如何带领小组查经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来书第一章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來書導論
  • 丁道尔雅歌注释:雅歌导论
  • 斯科特·林赛:创世记1:1-2:3 释经
  • 康来昌:不义的钱财——路加福音16章1-13节的比喻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三)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二)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一)
  • 爱德华滋:《罗马书》二章八到九节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