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您现在的位置 : 圣山网>圣经研修> 文章正文
斯科特·林赛:创世记1:1-2:3 释经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01-20 Tag: 点击:

文/斯科特•林赛 译/诚之



想象有一天你拾起一本有关棒球历史的书,布置好你最喜欢的椅子和最喜欢的香浓咖啡或其它的饮料,然后打开第一页,开始阅读。经过几分钟,你翻开一页又一页,发现在你翻到的下一页的页顶,用黑体字写着:“第一章”。然后第一行字写着:“棒球的故事是这么开始的”。


看到这里,你停了下来。你翻回前面你读过的,然后问自己,“且慢,如果这里说这是第一章,如果这页说这是起头──那么前面几页是作什么的?它们也讲了很多介绍棒球的内容啊!我没有看到哪里有‘前言’或‘简介’,或任何相似的字眼。”然后,你会怀疑你刚刚读过的那几页与你下面将要读的有什么关系。


这个假设的经验与一个人开始坐下来阅读创世记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你刚读完开头的章节,看到各种介绍性的文字,然后到第二章第四节,你看到下列的字眼:“创造天地的来历,在耶和华神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


一旦看到这里,你必须问你自己:“我刚才读的都是些什么?如果第二章是天地创造的记载,那么,第一章是什么?”正如很多书籍中序言的功能一样,创世记1:1-2:3也有类似的作用,圣经学者喜欢说它是创世记其它部分的“开场白”(prologue)。


我不太了解你的情况。但是当我年轻的时候,在高中或大学,我被要求读一些书籍。我几乎从来不读像前言或序言一类的东西,我会直接跳到第一章。对我来说,读一本书最要紧的是只读必须读的部分,不多不少。意思就是说,只阅读主要的部分,跳过其它的细节。


然而,经过这么多年,我发现这种方法可能会使阅读更加困难。我在读了不少书之后可以告诉你,通常最能帮助我阅读一本书的,是它的前言或序言。这是因为在这些开头的段落,作者会给读者这本书的某种架构──或者至少是一些阅读的秘诀。通常这些介绍会相当有用,会帮助我们理解情节和论证,及每一章之间的关系等等。


当然,这样的对比并不准确。创世记的开场白包含一些作为序言的特征,或有相同的目的。它提供我们真正的观点和有帮助的架构,来理解创世记中其它的段落,事实上还包括圣经其它的部分。基于此,我们会专注于创世记这段开头的章节,特别是创世记1:1-2:3。


如同我刚才说的,理解这个段落的一个方法是把它当作创世记的序言或开场白。另外一个方法是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来看。在他绘画之前,必须铺开将来要展示的画布。类似的方式,在这些开头的话语中,我们看到上帝的一段叙述,他在做的正是:准备画布,要在这个画布上画一幅称为“救赎”的画,透过救赎,他要展现他的荣耀、良善和爱。


最后一个象征可能也有帮助:把这个开头的段落视为一出伟大戏剧起首的场景。在这个场景中,布景被安排好了,舞台被搭建起来,主要角色被介绍,安放在适当的位置,一些基本的背景也给了出来。这些细节形成这个故事的基础。上帝即将要展开的,是有关此世界和其居民与他们的创造者之间的关系的故事。


所有的这些景象──前言、一张准备好的画布、一出伟大戏剧开头的场景和布置──都提供一些有益的方式,帮助我们思想和接触这些造物主向人类说的非常重要的话语,而人类是他在造物中的冠冕。


当你用中文阅读这段开场白,如果你没有任何有关美索不达米亚文化或迦南宗教等等的背景资料,这个段落中一些很重要的精妙之处,对你来说就不会很明显。例如,一位名为卡斯托(Cassuto)的犹太学者所注意到的一些事情是,数字“七”,或者我们应该说“七”的“概念”,把希伯来文化结构和内容图像式地带入这个段落中。“七”具有重要性是因为这是希伯来语言代表完全和完美的数字。如此,透过实例解说,卡斯托注意到:


1)在希伯来文中,这个段落包含七个小分段。

2)一些字出现的频率很高,如“上帝”、“地”和“天”,但是这些字出现的次数都是七的倍数。

3)一些片语在整个段落中出现七次,包括“神看着是好的”和赞许的结论:“一切所造的都甚好”。

4)在第四段中,提到七次“光”,在第二和第三段中提到七次“水”。

5)第一节的第一个句子有七个希伯来字。同样地,最后/第七个段落包括三个句子,每个句子由七个字组成,在这些由七个字组成的句子中,中间的字都是“第七日”。


在这个段落中还有更多这类的用法。那么,这些告诉我们什么呢?这不是说关于七这个数字有什么魔术或特别神秘。但是,如同卡斯托指出的,这段经文很明显的“七”的结构元素,不可能只是凑巧。它是在指出一个精细刻意的结构,来表明我们所阅读的是一个高度格式化的文学作品。七这个数字所代表的(完美和完全),以及这段经文所显明的这个记号,显出这个段落一个很强的目的,是为了强调造物主上帝所创造的一切都是完美和完全的。其次,这种结构和模式也有其它目的,是我们下面要看到的,为要我们思考这段经文中其它的观点。


读者会注意到的第二个明显的元素,是这个记录的手法似乎故意要提到围绕着以色列百姓的异教国家,他们的宗教信仰的一些主要的角色/元素。这为什么很重要?


想象一下,例如,一个男人想带他的儿子出去露营,但是他的儿子从来没有露营过。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的儿子时,他惊讶地发现,他的儿子不是很兴奋,反而变得很紧张和忧虑。经过一些讨论,父亲发现他的儿子紧张的原因。很显然,这个男孩看了很多“鳄鱼猎人”和类似的节目,而他积极的想象使他相信,他在森林中可能成为他在每个礼拜的电视节目中看到的,一些可怕的怪兽如蛇、熊和会蜇人的虫子的牺牲品。


这个父亲觉察到他的儿子所担心的,于是告诉儿子,他曾经有一次如何真的抓到并且杀了一条蛇,或者是他在一次露营中吓走了一头凶猛的熊,或者他有一种特殊喷洒液,可以赶走蜇人的虫子。简单地说,父亲向他的儿子显示,他比这个男孩所担心的任何敌手都要高明,所以男孩的恐惧被去除了,他也开始对这趟旅行感到兴奋。


按照这个类似的方式,创世记的开场白,系统性地呈现了造物主上帝类似的提示,但是以一个更戏剧化的方式,也就是说,创世记开场白并没有显示上帝比诸神高明,而是显示,事实上,他是唯一的神。再者,它也显明这个独一的上帝如何与那一切的存有/力量不同——希伯来人四围的异教徒把它们当作神,而这个开场白却清楚地表明,它们不过是这位独一上帝所造的。对上帝而言它们完全没有能力,也全然伏在造物主的权柄和统治之下。


因此,如果你看看迦南、巴比伦、美索不达米亚和其他异教的宗教系统,你会发现像太阳、月亮、星星、海洋、海中生物、光、暗、各种走兽和飞鸟,甚至混沌(Chaos)。一句话,你会发现有所出现在创世记中的那些元素,并且上帝毫无疑问掌管着它们。


这可以解释为何摩西没有按日和月的名字称呼它们,而是简单地称它们为“大光”和“小光”。他想要证明上帝的优越性,来对比异教神祇的虚无,因此他甚至拒绝使用它们的名字。相同地,创1:21中提到海中没有名字的“大鱼”,它在外邦宗教中也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再一次问,为什么这个很重要?你需要记得当时的处境,特别是那批首先接受这些记载下来的启示的百姓。他们是谁?他们虽是上帝的子民,却犹豫不决地站在应许之地的边缘。摩西正劝勉他们要相信上帝,用信心进入那地,不必惧怕在他们面前的人及他们所谓的“神”。对当时的百姓而言,接受了这个创世的记载,会再次提醒他们,上帝的力量和权能,以及在他们周围的其它偶像神的虚无。


这段开场白的第三个特质是高度结构化和高度的重复。例如,有“日子”的顺序。正如其它的顺序──任何顺序,无论它是“A-B-C”,或者是“1-2-3”,会使事情比较容易记忆,也更有影响力。这里有星期的次序(一个创造的周期)为这段记载提供一个可以记忆的形状。


然后,有重复的片语,如“神说”,“有晚上,有早晨”,“第X天”等等。当然,也有这个片语,我们已经看过的——“神看着是好的”。这些都很有规律地出现。


除此之外,整段的总体结构是建立在开头的两个形容词上,叙述着最初被造、仍待琢磨的“地”是“空虚”(formless,没有形状)与“混沌”(void,空无所有)的。从这个场景的叙述及下面的记载显示,头三天中,地空虚的问题被解决了,上帝塑造了地;以及,在接下来的三天中(如果算植物, 第三天大概也包括在内),混沌(空空如也)的地被各种被造物所填满,是上帝把它们安放在已经造好的区域里面。


另外我们来看这些日子间彼此的关系和明显的结构:第一天相对于第四天,第二天相对于第五天,第三天相对于第六天。第一天你看到光和暗的造成,然后在第四天有天体(直接与此相关的日、月)的创造。第二天,你看到天和海的创造,而在第五天,有天空的飞鸟和海中的鱼的创造。第三天有旱地的创造,而在第六天你看到居住在这旱地上的动物和人的创造。


第七天是从所有的创造活动中安息下来的一天,但是它也属于所记载的这个整体结构。除此之外,它也清楚表明,以色列安息日的惯例是奠基于创造秩序的本身。我们等一下会更详细地来看。


到此为止,我们该看到的只是这个开场白的形式、内容和有高度结构的本质,包括一些重要字、词的高度重复。这是历史,但不是典型的历史。它不是“只要事实,女士”(Just the facts, ma’am)一类的历史。


因此,再一次,当你把开场白当成一个整体,然后问:“我们有些什么?它与后面有什么关系?”你看到的是同时达成了一些目的一个记录。


1)它显示以色列的创造者的权能和优越性,超乎其他一切异教所谓的神祇。

2)它显示出很多的文学结构,包括“七次式”的重复,一个很强的语言特征的元素,因此传达出一个很强的信息——有关上帝创造工作的完美,这也使整个段落容易记忆。

3)它在概念和内容上显出许多的结构,并且经过妥善安排,帮助所写下来的内容容易记忆和保存。


所有这一切导致一个结论:之所以使这段记载有鲜明的特征和高度结构,是要将这段变成一个相当容易背诵和传递或“携带”的故事。创造故事及其中的信息有一个形式,使它容易背诵和携带是很重要的,正是因为这个记录至关重要,它对以色列民非常有用,特别是在他们历史中的这个关头。


我记得一个韵文,是我母亲很早以前教我的,我没有完全记得,但足够使它成为我的一部分,达成它的功能。它大概是这样说的:


“九月有三十天,四月、六月、十一月;其余的有三十一天,除了二月,反正它是个糊涂的月份。”(Thirty days hath September, April, June and November. All the rest have 31 except … February, and it’s a silly month anyway…)


如今,这个小韵文帮助我记得不同月份各有多少天。为了使它有作用,为了使它押韵而容易被记忆,它的确没有让月份按次序排列。换句话说,人们弄乱了它们的次序──不是为了误导人,而是为了达成它的目的,就是作为记忆的工具,以记住月份的天数。但是如果我用我母亲的韵文,作为月历中排列月份的根据,那么我可能错用了我母亲的韵文。我误读了它,把它用在它本来没有想要达成的目的上。


同样,如果创世记开场白的目的是传达上帝创造的完美和丰富,上帝的至高性和独特性是超乎其它假神之上,以及他创造的智慧和秩序,以及广度──而不是提供一个科学或按年代顺序的描写──那么,当我们强迫它适应这个模式时,我们就误用和误解了这个开场白。


更有甚者,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创造了一个不容易与创世记2:5-17契合的观点。在这个段落中,有一个记载是解释事情的确按照上帝的护理(providence),为何和如何发生或没有发生。同时,在许多地方,事件也有不同的顺序。那么,无可厚非的,为了使这两个次序能吻合,对这些经文就有很多不同的解释。有一个名为克里(John Currid)的学者把这个问题处理得相当好。但是即使承认这些解释的可能性(就我的判断并没有说服力),这些解释并没有处理在这些记录背后的上帝护理的解释。在这点上克莱恩(Meredith Kline)讨论得很好。


让我说明我所领受的。创世记2:5-7重述了人的创造,提供给我们在第一章中看到的更多的细节。在为创造人布置的场景中,这段经文提到事情发生在“野地还没有草木,田间的菜蔬还没有长起来”的时候。那么,从表面上来看,这似乎与开场白中第三天发生的事相抵触,在那里,上帝使地长出植物和水果树,使地上覆盖着菜蔬。


为了尝试调和这两个段落,有些学者主张在第一章中造的是野生的植物和树木,它们会自行繁殖。他们认为创世记第一章描述的植物和树木,会自行散播他们自己的种子,不必靠任何外来的帮助。相对的,第二章所描述的植物,不是靠它们自行生长,而是它们需要收割,有如玉米和麦子,是需要特别照料和外在帮助的植物,不容易自行繁殖。


无可否认这是一个很聪明的解释,但它忽略了一个很基本的事实:人被创造前,第二章为这些植物还没有出现在田野所作的解释,这个解释在2:5:“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


如果创世记第一章说的只是某些植物,第二章说的是完全不同的植物,那么在2:5所说的理由就不合理了。因为如果没有菜蔬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雨,那么这个事实也会使其他植物无法生长。做出不同种类植物的区分也许可以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它忽略了其它更重要的问题:第二章背后的上帝的看护。


如此,你有了一个机智问答,至少在表面上试着要调和两个不容易并行的段落。然而,这个现实也许标志着这些段落最重要的事实,虽然很重要,但是却很容易被忽略:就是这两段经文是并排出现的,一段接着另外一段。


这看起来似乎不太重要,但正如我所说的,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事实。在这里我们有两个创世记的记录,是从不同的角度,各有不同的强调。然而比我们更了解这些故事的作者,却把它们放在一起。他显然没有看到它们之间的矛盾,也看不到理由要对它们加以编辑,也没有理由把这两段加以混合,制造出更协调的整体。他保留它们的原貌,这个事实很有份量。它迫使我们和这些经文过招儿,直到我们透过作者的眼来看这些经文,了解这两个记载如何分工合作。


到目前为止,改革宗阵营有两大选择,这是我们正在讨论的。一个观点认为两个记载就他们的文学性和目的来看,是同一个记载,都是为了显示创造的适当秩序和顺序。它假设我们在阅读时应当寻找各种历史和科学的细节。


另外一个主要的观点是认为这两个段落不是相同的。是,他们是在谈论同一件事,他们都是事实,他们都传递了真实的历史。但是主要关注的不是顺序和秩序,而是在整个信息和结构中可以发现的。作者并不是要教导他的原始听众有关创造的秩序。在一章的记载中,他为了创造一个更诗体的结构,抑制了一些按年代顺序排列的细节,使得这个记载变得容易记忆、携带和传递,同时,也更容易教导。这发挥了一个教学的功能。教学在古代是一个很重要的实践。毕竟,希伯来人就总体来说,必须记得所有的事情──他们没有旧约小册子可以参考。


如此,我再说明清楚:这个创造开头的记载是上帝真实的记载,他的确创造了世界——以一个智慧、宏伟的、超自然也是自然的、有秩序的方式,使生物遍满了世界。更进一步,同一个上帝在这个创造过程中,创造了两个人──亚当和夏娃──把他们安置在一个真的花园,给他们一个真的使命,以及真的禁令,作为其准则来生活。如此,创世记当然是一个真的记载,它不是某种神话、想象或幻想和虚构的小说。


创世记的开场白是一个历史的记载,但它是一个诗意的历史记载,它的作用不是其个别日子的顺序,而是在创造星期中的整体信息。此信息是:上帝有目的、全能、有创意的工作,创造的中心是两个人。他们被赋予特权和使命,作为神的形象,使创造界布满其他具有神样式的人,代表上帝,为了他的荣耀而管理受造物。



作者简介


斯科特•林赛(J. Scott Lindsay),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南巴吞鲁长老教会(South Baton Rouge Presbyterian Church)牧师,本文获授权转载自Reformed Perspectives Magazine,Vol. 7,Nr. 31,2005。





《教会》2009年1月总第15期(http://www.churchchina.org)


【责任编辑:圣山网编辑】
网友评论:共有 3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 巴斯德原著,吴主光译:归纳性研经:创世纪至启示录
  • 基督徒必背的65个经文!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来书第一章
  • 康来昌:不义的钱财——路加福音16章1-13节的比喻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一)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三)
  • 如何带领小组查经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二)
  • 丁道尔雅歌注释:雅歌导论
  • 刘重明:关于和合译本修订问题的探讨
  • 相关文章
  • 圣经汉语译本的一和多
  • 拉尔夫•戴维斯:以斯拉-尼希米记注释:5-8章
  • 信心的量度
  • 如何带领小组查经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来书第一章
  • 丁道尔圣经注释:希伯來書導論
  • 丁道尔雅歌注释:雅歌导论
  • 斯科特·林赛:创世记1:1-2:3 释经
  • 康来昌:不义的钱财——路加福音16章1-13节的比喻
  • 司布真: 诗篇23篇 (三)
  • 圣山网(北美站)域名http://www.shengshan.org。本网由中福圣山文化研究所创建于2007年元月19日。
    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Copyright © 2007 - 2008 Shengsh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7006152号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优优人体艺术 炒股入门 LED广告 人体艺术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 汤芳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总裁 做爱 伦理电影 五月天 炒股入门 LED广告 医药招商 手机论坛